新闻
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新闻 >

录下老板"潜规则"要求后,90后女员工陷入维权困境(5)

工资与红包

2019年3月9日,发生这件事7天后,张丽欣办完了离职手续。在她提供的离职登记表照片上面,离职理由手写着“不会做人”。之后张丽欣去报警,但由于时间已经过了几天,存在证据不足,音频无法证明她被强制猥亵,警方未能认定姚某涉嫌刑事犯罪。

办案人员曾指出,张丽欣与姚某之间私人红包往来,令此案存在疑点。

对此,张丽欣有着自己的解释。她告诉记者,这是因为她只是将私人红包当做工资。“我们合同工资只有两千块,其他的绩效都是私下转账。”她说,姚某时常布置任务,完成任务后才能领到工资,转账也是由其个人或财务私下红包发放。

张丽欣展示了微信记录。新京报记者看到,她在某应急公司工作期间,持续收到的微信转账中,既有来自公司财务人员的,也有姚某的。其中,姚某转账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

刘畅告诉记者,他也是这样向姚某和公司讨要工资。

2018年5月,张丽欣通过招聘入职姚平控制的某应急公司,岗位是总经理助理。她回忆,刚入职时,姚某向她承诺会重用她,还出钱帮她租房子。张丽欣说,租的是130平米的大房子,姚某出了三分之二的房租,理由是租大房子放公司机密文件,让她看管,因此给了姚某住房钥匙。

张丽欣说,在她举报性骚扰后,姚某曾对外说两人有恋爱关系,还以张丽欣曾请他看电影为佐证。对此,张丽欣称“不可能”,因为自己有男朋友。请姚看电影之事,也是因为当天姚请她吃饭,她为了感谢请老板看电影。那天,电影散场后不久她就联系了男朋友,并有聊天截图为证。

张丽欣说,作为姚某助理,她与其私下往来频繁,自工作之初就遭到过骚扰,但此前对于拉手,搂抱,甚至性质更恶劣的行为,她都是采取躲避的态度,为了工作而隐忍。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