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聂树斌案背后细节:这两个男人用半生时间帮他平反(1)

2016-12-03 15:17:16  张家口在线    参与评论()人

2013年6月23日晚,邯郸一饭店内,十几个采访聂案“真凶”王书金案二审开庭的记者,刚接到聂树斌的母亲和姐夫一行,正在互相介绍间,我接到了马云龙的电话。

马云龙是最早报道聂树斌案的记者,也是我大学毕业跨入媒体行业的第一位老师。他很紧迫地告诉我,有个公开声明要发,让我知会下在场的记者们。“你正报道这个案子,用你微博发不合适,我找了XX,过一会儿就会出来了。”

马云龙说,公开声明的内容,就是预告王书金明天将在庭审中全面翻供,否认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杀人案真凶,这将导致过去的8年中,为聂树斌申冤的努力全面崩盘。毕竟,聂案能在聂树斌被枪决10年后进入复查,全靠王书金的“真凶”自供。

马云龙在河北政法界的渠道透露,在河北省政法部门的授意下,王书金曾被带出看守所,换了好几个羁押地,还曾遭遇肉刑,被逼迫否认相关罪行。

“所有刑讯逼供都是逼人认罪,在王书金这里是逼人不认罪,真是旷世奇谈和丑闻!”马云龙很愤怒。当时,我们已经知道时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

张越

(现已落马),是聂案平反最主要的阻挠力量。

在马云龙和我通话后不到十分钟,马云龙署名的《一场惊天丑剧就要上演,真凶王书金将全面翻供》在新浪微博刷屏,激起舆论极大反响。

“我必须阻击他们。”马云龙这次不得不站到台前。“如果王书金真翻供,证明我所言不虚,这审判将成为一个笑话;要是他不翻供,他们追究我造谣寻衅,我也无话可说,进去就进去了。”

马云龙这时已年近七旬,干了一辈子新闻工作,最揪心挂念的三个人中,两人已不在人世,聂树斌就是其中之一。

马云龙是聂案“一案两凶”曝光后,聂树斌母亲张焕枝最信任的人。维权怎么走,律师雇谁,接受采访咋说,即使在聂家内部,都不无争论,但拍板者总是马云龙。

最早发现聂案疑点的媒体人,正是马云龙。2005年,马云龙在河南商报(微博)负责采编工作,有一次,跑政法口的记者楚扬跟他聊起一件“奇怪”的事儿,郑州郊县荥阳一派出所排查时,抓到了一个强奸杀人的惯犯,老家河北,他供述的有一起奸杀案,河北石家庄警方一直不予协查,只回应说案子已破,人都毙了。

马云龙一听,马上安排楚扬和另外一名记者,再加上自己,介入报道此事。

王书金石家庄西郊的案子没落实了,老家广平县的几起强奸杀人案却跑不了。此案专案组组长,时任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在第一次遇到河南商报记者来访时,随口几句话就想打发他们走。

他当时并不知道,他的命运会因这一起刑事案件而剧烈转折。没有见诸媒体的细节是,郑成月发觉聂案有疑时,就开始做两手准备。

一方面,他在河北政法系统内部研讨此案时,一直排除众意,坚持王书金就是聂案真凶,这马上导致他被“靠边站”。另外,他到大街上买来一大堆进口录像带,重新提审王书金,尽可能问得全面细致。这些录像被郑成月复制备份,藏到相关档案中,就他一个人知道。

在马云龙的报道组曝光聂案“一案真凶”后,河北省政法委派员提审王书金,郑成月马上安排广平县的警员现场录像。“他们很警惕,还提出不想让我们录,我们说这是办案规定,你得配合我们。”

广平警方的在场,杜绝了调查人员诱供套供王书金改口的可能,也为他们自保留下了一手证据。10年后的2015年春天,聂案再次陷入僵局之后,极少数记者获悉了这些审讯录像的一些细节。这些内容被报道出去后,再次推动舆论。无疑,这些“违规”的风险,都由郑成月一人承担。

关键词:聂树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