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

2017-12-07 16:34:00  中国青年网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顶着强奸犯的罪名活了20年,他该如何面对这个不再年轻的世界?

“这是我跟老周用生命垒起来的。”

挥着手里清清楚楚写着“无罪”、盖着大红章的判决书,站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的大门外,73岁的李璧贞对媒体反复说着这句话。

这天是2017年11月30日。分院所在的伊犁州首府伊宁天气并不好,飘了点雪。儿子周远穿着新买的黑色外套,和她隔了几米,一直看着她,没有说话。

20年后,已不再年轻的周远终于等来一纸判决:“无罪”。

20年后,已不再年轻的周远终于等来一纸判决:“无罪”。

老周,是李璧贞的丈夫、周远的父亲周佩,去世于2006年。病发突然,上午送进医院,下午就去世了。医生问69岁的周佩,有什么话要说。周佩不说话,只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直到去世,眼睛仍然没有合上。

他没等来儿子的平反。

从1997年5月17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猥亵妇女被抓,到2012年5月21日走出监狱,周远失去了15年的人生自由,也失去了从27岁到42岁的最好年华。加上这五年半的申诉过程,周远背负着强奸犯的罪名,活了20年6个月。

小的时候,他叫周易。父亲说,不是因为那本古书,而是因为移风易俗这四个字。高中时,因和大哥的名字发音相似,他给自己起了新名字周远——到新疆支边的父亲,生长于湖南永州宁远县。

后来,父亲没有回到故乡,周远则成为偏离生活轨迹最远的人。

“我没干”

“他们会不会准备了两种判决,一种是有罪的,一种是无罪的?”

宣判前,周远这样问律师。这是一种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心理。他说不上来,什么情况下会念那份有罪的判决。

早在2016年10月,得知最高院指令新疆高院再审的消息,律师王兴就告诉他,这只靴子算是落了地了。再审决定书里明明白白地写着,原有证据“不确实,不充分”。王兴说,这是“戴帽子”下来的,案子已经没有悬念。

周远听得明白,也理解律师的话。他抱着期待等待宣判,但心里的不信任感早已蔓延开。

1234...全文 11 下一页
关键词:冤案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