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

2017-12-07 16:34:00  中国青年网    参与评论()人

二十年来,他的案子在法院反复开庭,新疆高院也来过多次了。先后经历的六次判决,在他看来,“都是演戏”。

今年再审的时候,他对审判长说,有一个算一个,凡是看过我这个案子卷宗的人都知道,我是无辜的。

1997年5月17日晚上11点,警察敲开了周家的门,带走周远。一开始,周远和父母都不清楚,究竟为什么抓他。后来才知道,当天凌晨,周家所在的伊宁三中校内发生了一起女性被伤害事件,一名17岁女生的下体受到侵害。周远被警方列为嫌疑人。

这样的案件在这个边疆小城发生了多年。从1991年开始,伊宁的很多年轻女孩受害,下体被人重伤,还有不少发生在伊宁三中校内,当地人心惶惶。

周佩是伊宁三中的历史老师,李璧贞是校工,全家都住在学校宿舍里。他们早就听说过这些事,但由于觉得犯罪手段太过肮脏,没跟孩子提起过。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儿子的命运会和这些案件联系在一起。

出生于1970年的周远,当年27岁,待业在家。三年前,他从新疆纺织工业学校毕业。回到伊宁后,零零散散干了一些体力活。周围住的都是父母的同事,他怕别人问起怎么成天在家,有的时候,为了躲避熟人,他会翻墙进出学校。

当天,周远的这个行为被人描述为“不正常”,他成为了公安机关的怀疑对象。

周远后来回忆,那晚,他被带到公安局大楼的地下室。警察跟他东拉西扯地闲聊,并不说正事。后来,慢慢触及案情,周远猜想,大概是发生了强奸案。

他并不知道伊宁三中此前的案件,这时听说,很是震惊。“哪有这么多伤害女性的事情?我真是不能相信。这些确实不是我干的。我觉得那个凶手肯定能抓住,我肯定能出去的。”

他甚至想着,要找自己的同学来跟警察说一说,自己从来没偷过人家的东西,也没偷看过女厕所。

但很快,周远的期待被打破。他回忆,与一开始的东拉西扯不同,后来,六个办案人员对他进行了刑讯逼供。他们把电线连在他的腰部和脚心,只要他说“我没干”,电流就会穿透他的全身。他们说,这是“测谎仪”。

类似的手段层出不穷,一直没被允许睡觉的周远,内心逐渐被击溃。他跟办案人员说,你要啥口供,我就给你啥口供。“能过公安机关这一关、能活着就行了。”

关键词:冤案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