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聚焦新冠肺炎疫情
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三星堆又“上新”了,与三星堆博物馆馆长聊一聊

原标题:三星堆博物馆馆长雷雨:三星堆是中华文化大家庭中最调皮的孩子

三星堆又“上新”了。

6月13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了三星堆祭祀区最新考古发掘成果:6个“祭祀坑”目前共出土编号文物近13000件,7、8号祭祀坑发现许多造型精美的青铜器,包括龟背形网格状器、青铜神坛和顶尊蛇身铜人像等。7月25日,中国历史研究院公布了“2021年度中国历史学十大研究热点”名单,“三星堆考古最新发现与解读”入选。

三星堆再次走红后,雷雨变得更忙了,他是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也是三星堆博物馆馆长。1984年,雷雨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来到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三十多年里,他参与了三星堆的考古勘探与发掘工作,见证了一个个惊喜的出现。

这次三星堆的发掘有哪些重大发现、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是什么、三星堆会不会出现文字等,带着诸多疑问,新京报记者对话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

三星堆又“上新”了,与三星堆博物馆馆长聊一聊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受访者供图

“科技考古是非常好的发展方向”

新京报:自1986年发现1、2号坑后,为何时隔三十多年进行大规模发掘?

新京报:自1986年发现1、2号坑后,为何时隔三十多年进行大规模发掘?

雷雨:1986年,我们对三星堆实施的是抢救性挖掘,当时工人在取土烧砖时,挖断了一块玉环,自此1、2号“祭祀坑”被发现。后来,三星堆遗址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遗址,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之后的发掘则是主动性发掘。

1234...全文 6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