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国际新闻 >

初选眼花缭乱?这里有一份民主党观选指南

初选眼花缭乱?这里有一份民主党观选指南
2020-03-04 10:02:52 观察者网

原标题:初选眼花缭乱?这里有一份民主党观选指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强舸]

2020年又是美国四年一度的大选年,现任总统特朗普早已预定共和党候选人席位,当下的共和党初选不过是例行公事。相比之下,民主党激战正酣,并且情节跌宕起伏:起初布蒂吉格、桑德斯、拜登轮番领先,沃伦、克罗布彻等人也都有不错表现,布隆伯格虎视眈眈,颇为好看;如今布蒂吉格、克罗布彻后劲不继,宣布推选,竞争阵营进一步收缩……

不过,美国大选虽然有着电视剧般的剧情,但我们终究不能只把它当做电视剧,毕竟这会对现实世界(包括我们中国)造成巨大影响。

关注选举,不仅要关注谁赢了,更重要的是不同候选人因为什么样的政治主张吸引到了选民、不同政治势力在选举中有何得失、美国政治版图发生着怎样的变迁。因此,本文旨在构建一个框架,将不同候选人与派系、政治主张一一对应,以便让大家更好地观赏美国大选。

民主党初选辩论现场(图/CBS News)

民主党初选辩论现场(图/CBS News)

一、候选人、派系及政治主张分类图

传统上,一般对民主党会采取二元的派系划分法,即温和派(建制派)和进步派。但是,这一划分方式并不符合当下事实。桑德斯的政治主张并不符合进步派一贯纲领,如果把桑德斯视为进步派,既不利于理解选举特别是随后民主党的妥协与联盟,也不利于理解当下比较热门的“社会主义”在美国的崛起。因此,我一直坚持将现在的民主党分为温和派、进步派、激进派(桑德斯)三个派别。

先上干货,这张表是本指南最核心的内容,将民主党不同候选人、政治主张与派别一一对应,一目了然。

这张表是根据我关于美国政治的新书《他改变了美国?——特朗普、“极右翼”运动与美国政治变迁》部分内容,结合2020年大选形式绘制的。这本书本该上个月就出版了,可以当作一本更系统更全面的观选指南来用,无奈碰上了新冠疫情,希望不要拖延太久才和大家见面。

民主党不同候选人、派系及政治主张

民主党不同候选人、派系及政治主张

简单解释一下布蒂吉格、克罗布彻两人的类别,虽然两人本次的竞选之路已画上终止符。

在表格中,他们两人的位置横跨温和派和进步派。这并不是指两人的竞选纲领融合了两派政治主张。温和派和进步派的政治主张在很多层面上是冲突的,不可能轻易在一个候选人身上融合。如果那么好融合的话,民主党几十年来也就不会有温和派和进步派的长期对立了。

对他们两人的恰当描述是“兼具温和派主张和进步派标签”。在政治主张上,两人是温和派,其竞选纲领大致是第一栏内容,这是基本属性,他们的主要选民来自温和派选民;同时,他们各自具有崇尚身份政治的进步派标签,布蒂吉格是同性恋,克罗布彻是女性,并且常常突出自己关注“气候变化”。因此,两人也能吸引到一些进步派选民。

二、温和派与进步派

接下来,详细解释一下三个派系区别,首先看温和派与进步派。

1。温和派

在经济议题上,继承富兰克林·罗斯福以来的民主党传统,温和派以劳工政治为主要战场,强调保护产业工人权益,主要采取两方面举措:一是支持工会,支持工人通过集体谈判向资方谋求较好的工资和福利。相应的,工会过去也一直是民主党最重要的选举支持者和资金来源;二是有限制的自由贸易和适当的关税,以保护美国制造业和蓝领利益。不过,温和派并不反自由贸易,这与特朗普和桑德斯的主张有根本性差异。

温和派也持有“提升最低工资”等诉求,但是十分温和。具体来说,其一,行动并不积极。2008年以前,“提升最低工资”并不是民主党的主要经济主张。此前,联邦最低工资是克林顿时期确立的5.25美元/小时,十几年时间都未有增长。其二,幅度要求不高。2008年后,随着奥巴马(进步派)崛起,“提升最低工资”成为民主党主要经济主张。但是,当时代表温和派的希拉里提出的最低工资标准一直低于奥巴马(2008年)和桑德斯(2016年)。

同时,温和派也主张福利改革,适当加税以扩大福利特别是医保覆盖范围。但与最低工资议题一样,温和派的诉求十分温和。例如,克林顿是美国医保改革最初的发起者,在第一个任期就打破常规任命当时的第一夫人希拉里主持改革。然而,2008年民主党初选时,以医保改革首创者自居的希拉里并未提出明确诉求,反而批评奥巴马的全民医保主张“不可持续、无法兑现”。而在今年,拜登、布隆伯格、布蒂吉格也都对全民医保持保留态度。

为什么温和派并不看重最低工资、加税、医保等议题?因为这些诉求对温和派的基本盘——蓝领意义不大。

就工资而言,美国制造业平均年薪约为5万美元,平均时薪是20美元左右,均明显高于15美元。提升最低工资主要影响的是以拉美裔和非洲裔为主要就业人群的低端服务业,数十年来美国低端服务业主流薪资水平一直紧卡联邦或所在州的最低工资标准。桑德斯就指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尤其将大大提高少数族裔劳动者的生活水平。如今,半数以上非洲裔美国人以及近百分之六十的拉丁裔劳动者每小时工资不足15美元。”

就全民医保来说,美国中产阶层一直有购买商业医保传统,全民医保并非是必需品。全民医保最大收益者是缺少稳定收入来源的非正规就业群体。

在社会议题上,堕胎、控枪和同性恋是数十年来民主、共和两党交锋的主要战场。不过,虽然民主党温和派一直在控枪、同性恋和妇女拥有堕胎自主权等议题上持支持态度,但是并不寻求激进改变,而是在承认现状基础上,推动渐进改良。

2。进步派

相比温和派,在经济议题上,进步派更注重提升最低工资、提高福利和全民医保改革等议题。相应的,更多财政支出也就需要增加税收。

此外,进步派认为资本是造成美国社会不平等的根源,因此主张打击资本特别是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资本,更多限制自由贸易以遏制资本通过全球流动获得凌驾于国家之上的权力。伊丽莎白·沃伦以及当初的奥巴马就是其中代表。

与进步派相比,温和派则认为资本与劳工具有很大程度的一致利益,强调两者矛盾的调和,支持劳资谈判寻求利益妥协,但并不主张国家层面对资本的限制和打击。

在社会议题上,除积极支持传统的妇女拥有自主堕胎权、控枪等议题外,支持女权主义以及少数族裔与LGBTQ等少数群体争取“平权”也是进步派的重要议题。

表面上看,温和派与进步派都在关注类似议题,但是两者观念基础是不同的。

具体来说,温和派并不真正认同堕胎自由和同性恋正当性,他们之所以支持,是因为其“自由”(liberality)观念,旨在维护个人权利,“虽然堕胎和同性恋未必是好事,但个人有权在不影响他人前提下自由选择生活方式。”

与之不同,进步派政治哲学基础是“进步”(progressive)观念,他们认为,之所以存在堕胎限制、对少数族裔和少数群体的限制和歧视,根源在于不平等的社会政治结构,是白人男性、基督教会等优势群体对弱势群体的系统性压迫。

所以,同样议题对两者具有截然不同意义,温和派是在“捍卫自由”,进步派则是“反抗压迫”。


三、桑德斯与激进派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