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北京小客车限购多问题待解 委员建议逐步放开摇号限制

北京小客车限购多问题待解 委员建议逐步放开摇号限制
2021-01-24 20:06:00 新京报

新京报讯(记者 王俊)今年北京两会上,摇号政策仍然是委员建言献策的热点话题。尤其是新冠疫情影响下,公众对私家车的需求更加迫切。北京市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教授裴普成委员建议,增加小客车摇号指标,尽快实现家家有车。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朱良认为,可以新增特定号段新能源指标,通过里程限行来约束车主“用路”量。

现状:48万人排队新能源

回溯摇号政策的初衷,徐康明解释称,其与限行政策相配套。

“2003年后北京小客车数量迅猛增加,到了2008年奥运会期间,为了减轻交通压力,出台了单双号限行政策。当时,政府决策部门、市民对限行政策的功效都特别认同,所以奥运会结束后,延续了每周少开一天车的政策。”徐康明说,2011年实施的限购政策与限行政策绕不开,如果没有限购政策的补充,限行政策很难落实,因为很多家庭可以采取多买车的策略规避限行。

朱良今年是第十次提交与小客车指标相关的提案了。用他的话说,当初出台尾号限行与摇号政策,简而言之就是太堵了,其次还有污染问题。不过,尾号限行与摇号限购也带来了一些难处。“道路资源是公共资源,各方都希望满足自己的利益。有京牌车的人,可能不希望道路上再有汽车增量,没车的人自然也不希望限购。”

根据今年1月8日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发布的数据,2020年全国汽车保有量达2.81亿辆,其中北京以603.2万辆位居第一。

即便如此,仍有巨大的需求缺口。目前北京每年增加10万个小客车指标,新能源小客车家庭指标2021年是32520个,但有48万多人排队新能源。

呼声:逐步放开摇号限制

新冠疫情对交通出行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北京市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教授裴普成认为,与公共交通出行相比,私家车出行更安全。有人担心,公共交通出行一旦造成病毒传播,安全性难以保障。

“疫情反复,需要在保持社会正常运行情况下科学防控,保障人们的区域出行条件是关键。近期疫情又起,给许多无车家庭带来了极大不便。虽然北京市推行了优先照顾无车家庭购车,但数量有限,难以满足现实急需。”他告诉新京报记者。

如何填补用车的需求缺口?裴普成建议增加小客车摇号指标,并且逐步放开摇号限制。“在政府实施指标限制情况下,民众会将指标看作资源争抢”,裴普成说,汽车作为一种产品,只有把它的发展交给市场,才能健康发展,优胜劣汰。

但徐康明指出,在防疫背景下,大家自然希望城市交通能有人性化、机动性的考量,给予市民安全感。但需要注意的是,疫情不可能是无限期的,因为疫情放开小客车购买,理由站不住。“我们不能让解决问题的方法成为未来新的问题,现在放开了限购政策,疫情结束后怎么办?”

他表示,限行限购是不得已而为之,需要考虑政策放开以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对环境、对交通、对日常生活会造成哪些后果。

裴普成认为,目前无论是新能源汽车还是燃油汽车,没有明显的污染问题,新能源汽车使用纯电池或燃料电池污染系数小,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燃油汽车排放污染小。至于道路拥堵,拥堵与汽车保有量会形成自然调节,当拥堵情况严重时,人们自然会减少开车。“特别是可以借助智能化,比如车联网等技术,缓解拥堵。”

朱良也表示,应该采取新技术手段对车辆精细化管理,而不是粗放地限制汽车增量。

10年前,他就在北京两会上提出使用电子车牌,类似于ETC,在路口安装识别的探头,相当于读卡器,这样交管部门能掌握行车轨迹,从而精准限行,不给道路“添堵”。“提了很多年但实践中存在诸多难点最后也没落地。”

伴随着技术的发展,卫星定位更加成熟,朱良认为,现在对交管部门来讲,掌握车辆行车轨迹并非难事,可以做到精准限行。比如用经济杠杆来调节违反限行情况。“目前违反尾号限行按次数来进行罚款的,但有行车轨迹的话,可以更精确地测算车辆对拥堵的贡献率,以此为依据加以罚款。”

建议:里程限行约束车主用路量

在朱良看来,汽车数量增加与交通总量上升并不必然成正比。他建议,交管部门发放特定号段的新能源小客车绿色车牌,对该号段车,制定每月里程限行额度,并制定超额累进罚款标准,约束车主“用路”量。

他解释称,这相当于给这辆车配额,让车主自我约束“用路”量。“全市小汽车每天平均行驶公里数是有统计的,里程额度可以定为平均行驶里程的一半左右。很多乘公交地铁上班的市民即使每月只有500km-600km额度,起码能满足接送孩子、老人看病等刚需。”

他表示,申请新能源车指标的家庭可以自愿选择进新池子,按家庭积分排序获得指标后上特定号段车牌,按里程限行。由于每辆车的里程额度只有原来一辆车平均行驶里程一半,因此这2万辆车的累计上路行驶里程额度,实际上只相当于原来1万辆车的总行驶里程。而且如果引入拥堵调节系数,还可以通过设计合理的系数值来抑制高峰拥堵、放开不“添堵”的里程。

“通过这种政策设计,多销售1万辆车,但等于没有额外增加道路上的总行驶里程。另外,因为停车位置会随时自动上报交管部门,车主不敢乱停,因此也不会增加违章停车。”朱良说。

观点:摇号新政需进一步优化

摇号政策实施多年,徐康明认为,现在到了啃硬骨头的阶段。

他分析称,北京作为特大城市,许多家庭对用车有强烈需求,但一直没得到牌照,此外,新北京人生活、就业也会有用车需求,然而他们获取小客车指标的也有相当的难度。对于有车一族,除了限行以外没有其他的限制。

“限行限购的政策是控制增量,但没有解决存量问题”,徐康明说,存量问题的解决是难点,必须得到重视。

他此前也提出进行里程配额管理。现有牌照拥有者的车辆行驶在不同区域、不同时间段内扣除的里程数不同,如在高峰期间以及核心区域,扣除高于标准里程倍数的配额里程。非高峰时期或者在远郊地区,则不扣除任何配额里程。此外,此外,车辆应该有退出机制,否则永久使用的结构性矛盾会逐步加剧。

记者注意到,北京最新的摇号新政将推动个人名下第二辆及以上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有序退出。新政旨在进行总量调控,引导小客车合理有序增长,优先照顾用车需求迫切的无车家庭。

徐康明表示,这是公平处理存量的起步,后续还需进一步优化。

新京报记者王俊

(责任编辑:孙启浩 CN037)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