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中美通话在继续。

6月11日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应约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电话。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这次通话的一个细节,很耐人寻味

拨通电话时,布林肯正身处英国康沃尔郡。再过不久,他就要陪同拜登参加最近两年G7领导人的首场面对面峰会。峰会前,先与中方通了电话

不管美国接下来想跟谁见,不论谈什么,中方的态度都一贯而明确:底线,不要碰

由此释放的信号很明显:

美国该在迷途上清醒清醒了。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中方通话的态度是严厉的。

台湾,被重点提及。

台湾问题事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涉及中方核心利益。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一个中国原则,是中国绝不可触碰的底线。

一直以来,任何形式的台美官方交往,中国都坚决反对,因为美方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国是有承诺的。所以,这次通话里,对美国的提醒很明确:

重信守诺,慎重妥善处理。

中方直截了当表示严重关切的,还有涉疆、涉港问题。相关的一个细节,意味深长。

就在中方公布了双方通话内容之后不久,外交部又专门公布了一则声明。一次通话,连续表态,这样的外交行动,不常见。

也是在这个声明里,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杨洁篪在与布林肯通话时,就涉疆、涉港问题表明了中方的严正立场。

措辞,依然严厉:一些反华势力企图借这些问题掀起一股又一股恶浪,借所谓涉疆、涉港问题对中国抹黑,他们不可能得逞。

通话的严肃气氛让不少外媒回忆起了之前的中美高层战略对话。美联社称这次通话的语感,似乎与3月份在阿拉斯加举行的会晤遥相呼应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两次对话的变与不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中美研究中心秘书长滕建群给谭主做了分析:

表面上看,中方重申了立场,进一步强调了我们在中国的核心利益问题上不会作出任何妥协;不一样的地方则在于,中方已经很清楚彼此的核心关切,所以直截了当,阐明问题。

美国的司马昭之心,已经路人皆知。

中方态度始终坚决,但也别忘了另一个细节,这次与美方的通话,是“应约”。

美国虽然主动表现出了交流沟通的姿态,但可能也只是姿态而已。专门在G7峰会前主动邀约与中国进行通话,美国可能只是给自己的盟友们做做样子。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李海东教授分析了美国的心态:

G7峰会上的主要欧洲国家与中国有着密切的经贸关系,他们担心美国的对华政策过于激进。而美国也意识到,如果一味将中国抹黑为整个西方的战略竞争对手,欧洲国家不可能跟着美国一条路走到黑。

本以为作出一个主动沟通的姿态,就能显示出其对中国态度的理性,打消盟友的顾虑,但美国显然失算了

按照滕建群教授的观察:

中国此次在通话中的表态及声明,是对美国现在这种一边在表面上接触沟通,一边对中国展开全面战略竞争的“二元化”策略一次强有力的主动出击。

不论是面对美国明面上的抹黑、挑衅,还是笑里藏刀的招数,中国的底线始终不容触碰,中国的应对一直坚决、自信

中国谋求发展的决心,同样不容侵犯。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这次中国同样特别强调的,是四个“一”

世界上,只有一个体系一种秩序,只有一套规则,只有一种多边主义。

而美国,最喜欢搞特殊

出发欧洲之前,拜登专门在媒体撰文,介绍此行的目标,临登机他还在向记者表态。总结下来,这次去欧洲,一是证明和欧洲关系紧密;其次,联合盟友应对全球疫情与气候变化的挑战;还有,要重新领导世界。

美国为何总是痴迷于结盟,领导世界?用李海东的话说:

美方的国际秩序观建立在美方界定的所谓价值观联盟和军事联盟基础之上,它是联盟第一。维持联盟第一,只重视把那些有所谓相似价值观的国家联合体经营好,就会导致世界范围内出现对抗。

这让谭主想到了一个月前举行的G7外长会,本来要聊的也是抗疫等全球议题,但到了开会时,美国却要鼓动其他国家联合起来对抗中国。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4个小时的会议,有一半时间,在讨论如何对抗中国。会后,12400字的联合声明里,一共有87段,谈及最紧要的疫情,只有4段。

对抗的思维,在这次G7会议上,依然延续。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G7峰会开到第二天,七国领导人宣布启动全球基建计划。美国挑明了,这个计划是与中国抗衡。

看穿了美国的心思,电话里,杨洁篪直言,美国在搞的是“集团政治”,服务的只是“小圈子”的利益。

而中国的“一带一路”,从来不是为了对抗,中国外交部之前专门做过回应:

中国倡导并推进“一带一路”合作的初心,是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则,同沿线国家开展合作。

对抗的歧途上,没有人愿意绑在美国的战车上。对抗中国,越来越像美国一厢情愿的独角戏

峰会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法国总统马克龙就表示,除了美国以外,在对抗中国上,其它北约国家毫无兴趣

而在谈及气候变化以及生物多样性时,德国总理默克尔更是表示,“如果没有中国,我们永远也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在美国努力攒起的小圈子里,尽管每个人都在尽力保持着所谓的体面与和气,但对抗的底色都让G7的貌合神离无所遁形。

路透社发现了一个细节,在合照过程中,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甚至提示其他人,“你们要表现出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这张合照上,有人坐着,有人站着。说是盟友,却并不平等。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而所谓联盟第一,可能只是美国第一。这样的独角戏,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想演了。

G7期间,有网友称东盟受到G7峰会的邀请,并在会上分享了对中方的看法。但菲律宾外长洛钦否认了这一说法。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洛钦提到的,是刚刚在重庆结束的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特别外长会。

参与这场会,让谭主印象深刻的细节,有不少。这场会上,大家聊的最多的,恰恰是抗疫和发展。参会的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蕾特诺,已经是疫情期间第三次来华。

合影留念,大家也是并排站立,不分彼此。没有什么等级秩序,只有平等和相互尊重

两场会,相同的时间,不同的氛围,传递了不同的理念。发展还是对抗,关键像通话中所说的,如何正确认识和理解多边主义:

只有一种多边主义,那就是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国际法为基础,平等相待、合作共赢、真正的多边主义,而不是基于“小圈子”利益、“集团政治”的伪多边主义,更不能以多边之名行单边之实。

在李海东看来:

如果说美国试图营造的是价值观和文明的优越性,那中国倡导的多边主义是建立在世界因多样性而丰富的基础之上的,多而不同,和谐共生,融合发展。

中国与美国,同样可以和而不同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就在这次通话前一天,中美商务部长刚刚进行了通话,这通电话,成为中方与美国贸易代表、财政部长通话后,中美经贸领域的第三通电话。

必须正视,中美有分歧,但对话,是中美交往的经验总结,也是解决分歧的正途。

正像杨洁篪在通话中说的,对话合作应当是中美关系的主流。合作应双向互利,平衡解决彼此关切。中方致力于同美方实现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同时坚定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互利,共赢,发展,这些关键词,是中方的态度,也是很多美国人的期待,适用于中美经贸领域,同样适用于中美关系。

与布林肯通话当天,《华尔街日报》提到一个数字:美国5月份的通胀率为5%。这个数字远超2%的正常水平,创下了近13年以来,美国通胀率的最高纪录。要知道,一个月前,当这个数字还是4.2%的时候就已经引发了诸多担忧与连锁的负面后果。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而在通胀开始成为大麻烦的4月,先后有40名美国参议员组成的两党团体和300多家美国制造企业,建议拜登,终止美国政府给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

他们都认为,关税,推高了美国通胀水平。5月14日,就连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劳斯自己都承认,美国贸易团队正将关税视为通胀的影响因素。

为关税买单的,是绝大多数美国人。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与牛津经济研究院2021年1月报告显示,2018-2019年加征关税使美国家庭总收入降低了880亿美元,平均每个家庭损失约675美元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恶果连连,美国为何知错不改?用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的话说:

中美经贸领域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拿国家安全等非市场因素,干扰经贸关系。

国家安全这个词,拜登曾多次提及。

去年11月,拜登在介绍他的白宫国家安全顾问人选时特别强调,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四个月后,拜登政府发布简化版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其中再次提到这一观点。

而由拜登提名、新任的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被提名的介绍发言中,将贸易描述为“就像我们国内或外交政策中的任何其他工具一样”。

把贸易政策当工具,让安全效率取代经济效率,这样的做法,美国真的能承受么?

从美国内部,谭主发现了不一样的声音。

最近《金融时报》发了一篇关于美国企业的报道,主题词是焦虑。因为拜登政府的“无动于衷”,关税迟迟未能豁免,让疫情之下艰难求生的美国企业,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位于纽约的美国国际贸易法院。

去年9月,这家法院创下了自成立以来受理诉讼数量的纪录——共有3500多家公司围绕关税提起诉讼,其中不乏可口可乐、迪士尼和福特这样的公司。这些诉讼,将在今年正式开庭审理。

主动破除壁垒的,除了企业,还有行业,他们也在传递着加强合作的态度。谭主看到了两组最新的数据:

83%的美资企业将中国视作其全球战略中最重要或前五重点市场之一;

三分之二的美国企业表示,计划2021年增加在中国的投资。

美国的企业和行业,选择相信中美经贸关系的未来。

谈为上,再说中美对话

▲中国美国商会官网发表年度白皮书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报告中,还提到了这样一句话,几乎美国所有的州与行业,都在从对华贸易中受益。

去年,美国50个州里,有45个州的前五大商品出口目的地名单里包含中国,有35个州对华出口同比保持增长。其中,俄勒冈等4州的最大商品出口市场,是中国。2020年,俄勒冈州对华出口超过95亿美元,占到了俄勒冈州出口的38%。

这样的成果,来自于持续的对话与交流。经常与美国政商学界人士交流的国务院参事王辉耀给谭主分享了一组数据

目前,中美友好省州、友好城市已分别达50对和231对。中美两国友好省州和友好城市作为联系两国民间外交的重要渠道和桥梁,许多州政府都与中国交流很密切,合作也很积极。

对话与合作,已经有了基础。有为的做法,是继续相向而行,而不是自毁长城。谭主注意到在此次对话中,美方的表态同样如此。

通话中,布林肯表示,美中近期一系列接触对双边关系是有利的,美方期待同中方增加各层级接触和交流。美方奉行一个中国政策,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美方希望同中方保持在重要国际地区问题上沟通协调。

听其言,观其行。

(责任编辑:梁云娇 CN079)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