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滚动 > 正文

《演员的诞生》将演员剥离“舒适区”(图)

2018-01-04 17:21:36    国际在线  参与评论()人

回归初心,重拾对演技的重视,一直以来都是业内对《演员的诞生》最多的评价。而实际上,《演员的诞生》除了对影视圈替身、抠像、对口型的流量小生、小花起到警醒作用外,实际上也在提醒好演员们:不要被固化角色束缚,刚刚播出的最新一期节目便将演员驱逐出了所谓的“舒适区”,试图让他们尝试更多的角色和表演方式。

《演员的诞生》播出至今,其实也在打破“综艺壁垒”,用戏剧和电影两种表现形式对演员演技进行考验。实际上,节目的核心目的也在于此——利用各种不同的形式,让演员突破过去的固有演绎方式和固有角色,激发他们“舒适区”以外的潜能。

重在荧屏和舞台的“拿捏”

《演员的诞生》后台观战区很少出现讨论,但这一集,《那年花开月正圆》让十几位演员仿佛炸开了锅。张国立一席话道出了在这个舞台上演戏的难处:“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演怎么办。如果我演,按话剧演,这底下坐的导师都是影视剧的。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所以它很困难。”

多了夸张、少了不够。正是这种“困难”让演员们感同身受。“我们完全按照影视剧来演,会觉得尺度不够,如果完全放开了演,这种话剧的综合拿捏也很困难……”而恰恰是这种荧幕加舞台的矛盾感,让演员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去思考更多演技本质的东西。作为人类最具感染性的艺术样式之一,戏剧和影视都具有精神化的特征,都以充足的气韵张扬着美善真诚。9那么《演员的诞生》这个舞台究竟是剧院还是影院呢?两者皆有。从表面上看,这个舞台亦视亦听;从本质上看,这个舞台要求同时照顾到现场评委和电视观众的视角。那么对于在场的演员来说,他们既需要丰厚的台词功底让“言语”充满力量,又需要考虑到可能被放大的镜头调度,控制好每一个短促的、有节制的动作。

在这个舞台上,虽有张国立所言的“困难”,但相信演员收获更多地是在两种艺术形式间游离、探索而感到的惊喜。不少演员演出后感触颇深,对常年出演话剧、小品的演员来说,他们会更加琢磨一些细节,而对待在大荧幕小荧屏上的演员来说,这样的尝试又让他们不得不考虑整个表演的连贯性和舞台感染力。《演员的诞生》让演员在荧屏和舞台的相互看视、参照、启迪中,寻得自己的一个落脚点,也在重合、离弃、融通中丰富自身。

将电视综艺、电影拍摄和戏剧表演三者融为一体,让演员能同时驾驭住电视、电影、舞台剧等多重表演形式,《演员的诞生》给演员带来了一个极具难度的挑战,和奇幻无比的梦想。其中既有“视觉之梦”,又有“思想之呓”。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演员的诞生》也成功打破了自身固有的“综艺壁垒”,将现场的舞台表现与大银幕的镜头表演结合到一起,表演形式不同却同样具有挑战性,这样利用不同的维度空间对演员的演技进行考验,对节目而言打破局限创新性更强,对演员来说挑战性更大,对演技的考验也更具说服力。9同一个角色怎么出彩?

俞灏明今年火了,因为在热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里饰演的杜明礼一角很出彩。在《演员的诞生》中拿到剧本知道要再次出演“杜明礼”时,俞灏明本能的反应是抗拒。因为明眼人都知道,演自己的经典角色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演好了是本分,演不好便是糟蹋。

此时,对于俞灏明来说,不是害怕接受挑战的问题,而是如何突破自我的问题了。十几分钟的表演很快结束,灯光亮起,陈可辛评价道:“他出来的第一下是感染到我的,没有脸、没有特写,我都能感受到他的戏。”章子怡问俞灏明:“你从荧屏走到了舞台,用两种艺术形式来表现一个人物,你能说说在创作上的区别吗?”

剧中的杜明礼经常唱着几句颇具韵味的京剧唱腔,举手投足间颇具城府。俞灏明说:“我把京剧的感觉降下来了一些,从台词上来说‘戏迷的韵味’稍微弱了一点。”但同时他又不敢做太多变化,又希望观众能找回电视剧里的熟悉感。而且俞灏明还把在剧中坏透了的杜明礼加入了人性的一面。既坚持,又突破,对这种自己经典角色的平衡拿捏更突出一个演员对演技的思考。

除了俞灏明,杨玏也在舞台上挑战《小丈夫》曾经扮演过的角色,舒畅一段《金枝欲孽》演出了与宫斗戏《宫锁珠帘》中完全不同的味道。如果说演员在不同舞台形式上的差异化表演还有迹可循,那么对自己经典角色的突破却要靠悟性。《演员的诞生》这个舞台恰恰是营造了这样一个“表演场”,评委、对手、观众都在给予演员角色突破的力量。

走出舒适区,是演技的升华9最近两年,观众对演技的讨论日渐趋热,所谓的小鲜肉自带光环,青涩的新鲜感让粉丝经济下的市场流量爆棚。他们的颜值往往轻易能成为市场的卖点,因一个角色爆红,便从此成为“类型演员”,难以走出,也不敢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但他们想获得更广阔的发展平台,终究是要回归到演技二字。

年轻演员来到《演员的诞生》这个舞台上,正是为了走出舒适区,完成自我突破。太多年轻演员在人云亦云的夸赞中迷失方向,夸大的赞美甚至影响了他们自身的判断。谭松韵哭着坦陈内心,演什么别人都说好,对于什么是好的演技这件事非常迷茫。但真正的演员又绝不囿于某一类角色和某一种表演形式,而且所有的突破都是从磨砺中积累来的。于是《演员的诞生》不仅是一个舞台,而是一面镜子,更深层的意义是一个试炼场,它让演员们重新审视自我。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节目中刘天池训练演员激发潜能的部分还占了不小篇幅。刘天池说:“表演艺术是一个矛盾体。演戏是假的,观众也知道它是假的,但得演成真的。人在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真实情绪反应,你打我一下、踹我一脚、骂我一句,我都会产生生理反应回馈给你。这就是为什么演员需要训练。”

节目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照妖镜,也是一块试金石,导师宋丹丹也曾表示,表演艺术并不是带着观众哭得稀里哗啦,赚取观众的眼泪,在她看来不见得高明。她说,好的表演是从人物内心出发,带动每个动作,每个情绪,每个表情,好演员要能够让观众看明白情绪起伏的前因后果,懂得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去展现那个过程,而不是展示飙泪这个结果。

所以,《演员的诞生》从来不是呈现结果,而是把演员中途或感人或尴尬的细节放大,让导师、BOSS团和观众一起来审视,让演员明白自己是在不停地奔跑,还是始终停留在舒适区止步不前。

演员这份职业,没有功德圆满,没有一步登天。演员的磨砺不仅是对专业技巧的打磨,更重要的是对心性的锤炼。于是,这个舞台上才有了那么多即使被淘汰,但依然心存感激的演员。

一个演员离开自己“舒适区”的方式有很多种,生活积累、角色体验都能起到很好的效果,但这种“舞台高压”的形式却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演员赶出舒适区。

这档节目叫《演员的诞生》,而这种“诞生”本来就是一种隐喻,即大多还处于舒适区的演员早晚会面临被时代淘汰的困境,你永远也猜不到下一秒自己是不是还在安全区。而“诞生”的意义在于,在生与死那个交汇的片刻,强烈的“求生”意愿让我一点一点地挪,一点一点地爬,去成长为一个更好的“演员”。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