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自动发布新闻 > 正文

“老愚公”黄大发: 一生只为修一渠

2017-04-20 09:04:49    央视网  参与评论()人

我叫黄大发,今年82岁,我是草王坝村的老支书。

草王坝村自古以来就缺水,吃水贵如油。我们没有水的时候,比较穷,我们的男孩子谈不到媳妇。

我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父母亲解放以前就死了。我在23岁的时候就在大队当大队长, 在24岁的时候我就入党。我入了党过后,我心头,本身是共产党员,要下决心把这个水弄到草王坝来,让我们老百姓吃上大米饭。

修第一道沟没有经验,没得技术。这沟修了水上不去。老百姓也愁闷,钱也凑光了,修了十多年,辛辛苦苦(修的)也暴废了。但是我的心是没有忘掉,必须还要想办法。还要寻找第二个水源看怎么来修。我没有放弃。

90年到92年都是大旱,我们村里的树木都干死了。我觉得要修沟是关系子孙后代的事情。必须要修。92年就动工的。全村劳动力我们基本上都上去了。就是擦耳岩这个崖,它是最危险的。在那个地方修的时候我们从那里过,就是怕不安全。一掉进下去,下面就是几百米。我们反正不敢(往下)望。我这心里,都是怕的,提心吊胆,怕人摔下去,这个沟修不成。幸好,我们这两三年平平安安地把这个沟修过来了,但是没有出事。

水过来了,大家都在吼,我们要吃大米饭了,安逸了。我心里特别特别地高兴,不管我们以前怎么苦,都是值得的。

我心里还是长期都牵挂着这个沟的,不管有事没事,都要上去看一看。沟比较长,坡比较陡,但是每年都有坏的地方。都要上去看,都要整治。

我们这沟原来是螺丝水工程,我们取的名是螺丝水,但是现在把它改名大发渠。 就好像这功劳是我的,这功劳不是我的,是人民群众的。是我带头修的,但是是老百姓共同修的。(央视记者 苟顺庭 孙胜利)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