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专访川航英雄机组:万米高空如何完成生死迫降?

2018-05-20 01:21:41  央视新闻    参与评论()人

近万米高空,风挡玻璃突然爆裂。强风,低温,失压,缺氧,整架飞机急速下坠……机舱内一百多位乘客,飞机下方崇山峻岭,英雄机组如何完成迫降奇迹?央视新闻《面对面》,独家专访了川航3U8633航班机组。

记者:当时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那天早上有什么异常吗?

记者:当时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那天早上有什么异常吗?

刘传健:没有什么异常,那天我是在公司住的,按时到准备室做一切准备,资料是我的二机长和前台进行沟通拿的资料,我阅读了所有资料,天气非常好都没有什么问题。

记者:在上了飞机之后按照常规的一种方式,你们的正常程序是什么?

刘传健:对飞机的外部检查和对飞机的内部检查。

记者:这是机长每次要履行的?

刘传健:每次都要做的必做的,这次我都进行了检查,没有问题。

大概四十分钟后,飞机已经抵达青藏高原的东南边缘,高空能见度不错,能看到飞机下面的层峦叠嶂,飞行高度为9800米。从2006年到川航工作这趟航班刘传健飞过不下100次,按照以往的做法,在这个高度上,飞机要飞行一段时间。

记者:当时你和副驾驶的状态?

刘传健:都挺好的,非常轻松,天气非常好,感觉今天完成任务是非常愉悦的一件事情,是这么一种心情。

但惊变,总是在猝不及防时发生。早上7点零6分左右,平稳飞行中的飞机突然发出一声巨响。

刘传健:在第一声爆炸之前整个前期没有任何异样。

刘传健:在第一声爆炸之前整个前期没有任何异样。

记者:你说出现了一声爆炸?

刘传健:对,巡航过程中发生了一声爆炸。

记者:突发的爆炸声来自哪里,你当时第一判断是什么?

刘传健:当时的第一判断就是发生了一声爆炸,爆裂的声音,我和副驾驶同时发现爆裂的时候有异样,我们马上会做检查就感觉不正常,同时发现副驾驶前挡风玻璃裂纹了。

记者:当时爆炸声音有多大,给我们描述一下声音的感觉?比如过去爆米花那些东西是那种声音吗?

刘传健:对,爆米花这个声音,至少有这个声音。

记者:声音那么高,在密闭的空间,这个分贝非常大了。

刘传健:对,当时一下,很惊愕的一种状态,所以我的动作后面非常快。

记者:但是在这种应急反应下,对你而言作为机长你第一个要采取的措施是什么?

刘传健:摸,用手感受我们玻璃的情况,就像我刚才前面讲的一样,我们玻璃有好几层,各层的结构不一样,如果外层,中层,它有三层玻璃,如果是里面,书上写了,有裂纹,告诉我们它的受力层受到破坏了。

记者:您当时用手摸玻璃当时感受的状态是什么?

刘传健:有划手的感觉,我是用手指轻轻摸的。

记者:就是有裂纹吗?

刘传健:对,有裂纹,就是划手,割手的感觉,我知道肯定是里面一层坏了。

记者:内层坏了,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刘传健:意味着飞机的承受能力下降了,但并不一定坏,我的教科书告诉我,它承受力会减少。

记者:你和副驾驶有交流吗?

刘传健:没有交流,这时候我第一下,拿着话筒同时下高度,我跟我们空管说我要下高度返航成都。

记者: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

刘传健:它承受力受到破坏,可能飞机就有故障要发生。

民航客机的风挡玻璃通常有外层、中层和内层三层,而且其韧性和抗压能力是普通玻璃的两三千倍。一般理论认为,即使内层玻璃破裂,中层和外层玻璃仍能抵挡机舱内外两倍的压差。但出于职业敏感,来不及和其他机组人员商量,刘传健迅速做出了立即返航最近的成都机场的决定。

记者:当时离成都有多远?

刘传健:大概有150公里左右。

记者:是已经超越成都了还是没到成都?

刘传健:过了过了。

记者:过了成都100多公里,返航成都。

刘传健:对。

事后看,从事故发生的那一刻起,每一个决定都至关重要,每一秒的时间都变得弥足珍贵。因为对于高速飞行中的飞机来说,稍微的犹豫不决都会让飞机在短短的时间里飞出更远的距离,使下一步的自救变得遥不可及或根本不可能。刘传健调转机头,同时抓起话筒向地面管制部门发出“风挡裂了,我们决定备降成都”的信息。

通话录音:成都,成都,四川的8633,请讲,现在有点儿故障,我申请下高度,四川的8633,下8400保持,下8400,我要返航了,我现在风挡裂了,风挡裂了,是吧,对的,3U8633是返航重庆吗,返航成都,备降成都,是吧,对,3U8633收到了,你先下8400保持。

关键词:川航备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