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政务新闻 >

19岁的战场救护员郭瑞铮:我是党员,我是O型血,抽我的

19岁的战场救护员郭瑞铮:我是党员,我是O型血,抽我的
2020-10-25 19:29:52 北京日报客户端

“保卫祖国,就是保卫家乡,我们圆满完成了战场救护任务!”说起60多年前在朝鲜战场的经历,89岁的郭瑞铮老人眼里泛着泪花,与战友们出生入死抢救伤员的场景历历在目,那些牺牲的战友仿佛就站在眼前。

19岁的战场救护员郭瑞铮:我是党员,我是O型血,抽我的

“朝鲜战场需要人手,谁愿意去?”1951年7月,郭瑞铮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学习期间,老师发出了通知。“我是党员,我去!”郭瑞铮第一个向校党组织递交了参战申请书。11月,背着小布包,带上止血带等简单药品,装上干粮,她和其他40多个同学出发了。

那一年,郭瑞铮才19岁。

到了朝鲜,同学们分散开来,郭瑞铮被分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医疗救护队,开展战地救护。

在朝鲜每天都是血写的日子,每一寸土地都被炮耕火犁。医疗救护队设在离前线不远的隐蔽性较强的山洞中,郭瑞铮和其他战友就在这里抢救伤员。他们一次次从战场上将受伤的战士用担架抬进山洞,包扎、止血,没有担架时,就人背肩扛,背不动时就拖。

郭瑞铮还记得,有一次一位战士完全昏迷,对方将近140斤,又高又壮,郭瑞铮才80多斤,只能背着他一点点往山洞挪。战士衣服被鲜血染红了,来不及做过多检查,郭瑞铮解下自己的皮带给他胸部简单做一个绑扎。就在此时,美军战斗机“嗡嗡”一下飞过来,郭瑞铮第一反应是趴在战士身上护住他。

“他已经中了一枪,不能再受伤了。”可就在这时,战士也醒了过来,他一把把郭瑞铮搂下来,跟他平躺在一起。战士还是中弹了!炮弹第二次打在身上,郭瑞铮顾不了那么多,连背带拖把他弄到山洞进行止血。战士睁开眼睛看着郭瑞铮看着他,两人虽然互不相识,却成为生死与共的战友。遗憾的是,由于失血过多,战友没有抢救回来。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