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美宣布常驻联合国代表克拉夫特将于1月13日至15日访台

美宣布常驻联合国代表克拉夫特将于1月13日至15日访台
2021-01-08 13:24:52 环球网

原标题:严重挑衅!美高调宣布常驻联合国代表1月13日至15日访台

【环球网快讯】路透社刚刚消息,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7日表示,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克拉夫特将于1月13日至15日访问台湾。

关于此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7日的例行记者会已作出回应。华春莹强调,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事实。美方在中美《建交公报》中也就此作出明确承诺。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美台官方往来,这一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

就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预告“克拉夫特将访台”一事,华春莹指出,一段时间以来,特朗普政府内少数反华政客不断上演“最后疯狂”,不择手段利用所剩任期蓄意破坏中美关系,服务其个人政治私利。这种伎俩逆历史潮流而动,违背两国人民友好民意,必将遭到历史的惩罚。

华春莹表示,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方利益、破坏中美关系的言行。中方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利益。美方必将为其错误行为付出沉重代价。

延伸阅读:专家:美国暴乱映射两党矛盾,特朗普仍试图积累政治资本

当地时间1月6日,美国国会召开参众两院联席会议,确认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正式“官宣”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赢家。然而,大批特朗普支持者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示威活动,他们甚至闯入国会大厦,还与警察发生冲突。

美国为何出现暴乱?特朗普还将在1月20日之前采取哪些行动?这又会如何影响拜登政府?针对这些问题,新京报记者对话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与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听他们对美国出现暴乱的解读分析。

暴乱原因与美国社会严重撕裂有关

新京报:美国发生此次暴乱的原因是什么?

时殷弘:美国国会大厦发生暴乱,根本原因与美国社会严重撕裂有关。与此同时,由于特朗普一直拒绝承认大选结果,且反复质疑大选合法性,间接导致了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美国白人草根和共和党的民粹派采取了行动。从这个层面来说,特朗普是美国国会暴乱的“间接推手”。

至于特朗普是否在为拜登“埋雷”这一问题,我个人认为关系不大。大选失败后,特朗普逐渐变得“六神无主”,在这种情况下,他的一些行为就会“出错”。美国国会发生的暴乱,已经迫使大多数共和党高层人士对此进行谴责,这对特朗普及一些民粹派民众而言是重大的不利因素。

刘卫东:美国国会发生暴乱的原因之一是,两党在大选后的冲突一直没有得到化解,甚至矛盾还在不断恶化。另外,特朗普始终没有接受选举结果,这也导致选民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他们认为,这次国会认证是他们在1月20日新总统就职前,实现翻盘的最后一次机会,所以他们不惜使用暴力,就是为了给国会议员施加压力,迫使他们妥协。

两党选民间的对抗也反映了美国社会内部的分歧。现在两党选民几乎在所有敏感问题上都势不两立。从移民、医保到税改等一系列问题,两党选民的认知差距都非常显著,他们得到信息的渠道也不一样,甚至对同一个事实的认定结果都存在差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选民们对选举人票结果的认证,民主党的支持者认为拜登拿到了306张选举人票,但共和党支持者坚定认为这不是事实。

新京报:发生在华盛顿特区的暴乱会持续吗?

刘卫东:我认为暴乱不会持续,因为此次暴乱本身和国会大厦附近警力配置不足、防范措施不到位是有直接关系的。国会大厦与白宫、五角大楼不同,它平时管理比较松散,还经常有民众前往参观。虽然国会大厦周围也配备了警力,但是没人想到数百人会直接冲进来。警察也比较慎重,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动武,直到民众威胁到议员安全时才动武。随着警力配置到位,国会周围的暴乱应该不会持续。

另外,暴乱发生之后,美国各种势力背景的人都在谴责暴乱,特朗普也发推要求民众保持冷静,更不用说共和党建制派人物了,他们都“清一色”谴责暴乱,那么暴乱继续大规模发生的可能性就不大了。我觉得,如果暴乱再发生,可能会出现在有选举争议的州,但规模不会很大。

时殷弘: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束后,共和党民粹派早就扬言要发起暴力行动。然而,在当地时间1月6日之前,美国从未出现过任何一场暴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尽管暴乱发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特朗普支持者占领了国会大厦,甚至中断国会认证的流程,但这仍然是一个“零星事件”。

与此同时,随着总统大选结果得到国会确认,拜登的胜选也越来越合法。我猜想,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将有一大部分人放弃反对大选结果,甚至包括一些共和党民粹派。综上,发生在华盛顿特区的暴乱很可能不会再持续。

1月20日前特朗普能干的事很有限

新京报:预计在1月20日之前,特朗普还会采取哪些行动?

时殷弘:我们很难想象特朗普还会就大选结果采取哪些行动,恐怕他本人都无法明确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也存在诸多变数。

不过,无论特朗普在1月20日之前采取哪些行动,这个问题都已经不再重要了。2020年总统大选,特朗普的失败已经在法律各个层面得到了认证,且绝大多数美国民众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尤其是在1月6日美国国会发生暴乱之后。我个人认为,就推翻大选结果而言,特朗普已经是一个“秋后的蚂蚱”。

刘卫东:1月20日之前,特朗普在国内能干的事情很有限。最多在国际上制造紧张气氛,给拜登留下“烂摊子”。

新京报:特朗普的败选基本已成定局,他仍拒绝承认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刘卫东:我认为,特朗普现在已经很明白自己输掉了大选。在大选刚刚结束的时候,他确实认为有机会翻盘。因为在大选前,特朗普团队就已经对大选结果做了详细的预案,包括在选举人票上争不过拜登,他可以通过哪些途径把总统职位夺回来。

但是,特朗普尝试了这么久,始终没有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存在大规模选举舞弊。他自己也非常着急,知道自己的机会不多了。特朗普还没有认输,一是向共和党选民树立他永不服输、斗争到底的形象,换取选民对他的忠诚,积累自己的政治资本。不论4年之后是否参选,他都要在美国政坛保持影响力,而保持影响力的方法就是“绑架”选民。

另外,特朗普还在筹款,建立政治行动委员会、建立自己的媒体,甚至威胁如果共和党不支持他,他就要另立新党。这些做法都是为了尽可能延长他的政治生命,继续对美国政治施加影响。

时殷弘:从特朗普的性格来说,他本身就是一个“不轻易认输”的人,而且他对于美国政体和宪法十分不满意。不过,他的败选已经成为既定事实,就算他继续不承认失败,在大选结果的问题上,也闹不出什么名堂了。

暴乱对拜登有利,但仅仅是暂时的

新京报:暴乱会产生哪些影响?

刘卫东:首先,暴乱本身对特朗普而言是非常不利的。虽然选民发起暴乱的目的是帮助特朗普夺回主导权,这场暴乱也可以说是特朗普一手鼓动起来的。但暴乱一旦发生,就是不可控的,很难用理性的方法让选民平静下来。

其次,暴乱本身也让民众看到,如果双方继续正面冲突下去,只能两败俱伤。再次,共和党建制派也会更加明确,通过暴力手段去改变现实是不可取的,共和党内部的冲突会更加激烈。部分支持特朗普,又支持暴力的人可能会受到孤立。

最后,大选已经结束了2个月,特朗普依旧没有认输,还在不断制造事端,这样的情况在美国“史无前例”。这也证明了,美国选举法方面还是有空子可钻,未来国会可能会在相关的选举立法上出台新的举措把缺口堵上。

新京报:美国国会发生暴乱后,当选总统拜登将面临哪些挑战?

时殷弘:我个人认为,美国国会发生暴乱这件事对于拜登的上台来说是十分有利的,因为他的对手已经证明了自己无视美国宪法,不遵循宪法规定。与此同时,国会暴乱已经导致共和党高层人士对此进行抨击,这对于拜登来说也十分有利。

然而,我们不能忽视的是,这些有利之处仅仅是暂时的,拜登上台后将面临着一个严重撕裂的美国社会,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蔓延,经济和失业的问题也困扰着美国民众。拜登上台后,面对这一系列问题,将更加“焦头烂额”。

刘卫东:暴乱本身不会给拜登制造新的挑战,暴乱只是美国社会分裂和两党对抗的具体表现。拜登上台后的主要挑战还是弥合两党分歧,应对经济危机、新冠疫情、气候变化和种族冲突。这些也是拜登提出的“四大优先事项”。

新京报:美国未来保守主义会反弹得更猛烈吗?此次暴乱的发生是否与保守主义抬头有关?

刘卫东:美国国内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两种价值观,就像DNA螺旋一样相互缠绕,此消彼长,都是相互的。我认为,美国的保守主义一定会反扑。共和党在两年后的中期选举中拿回一个院是很正常的,美国的选举本就是“轮流坐庄”的过程。

拜登本人号召力没那么强,选民对他的忠诚度也一般,民主党内也存在很激烈的对抗,如果拜登处理不好这些问题,共和党很可能渔翁得利,两年后东山再起。

新京报记者钱雅卓栾若曦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