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中方回应孟晚舟案关键证人拒出庭:装聋作哑欲盖弥彰(2)

中方回应孟晚舟案关键证人拒出庭:装聋作哑欲盖弥彰(2)
2020-11-19 09:51:31 海外网

提问一:张姓警长是如何获得这些电子设备信息的?

从此前的听证过程中,边境服务局的工作人员司各特·柯克兰(Scott Kirkland)承认,是他把孟晚舟的手机密码写在了纸条上,但他否认自己故意给了警方,因为那样做违法。

然而事实上,张姓警长所在的联邦警察方面获得了孟晚舟的电子设备信息。

而在实际的信息传递的过程中,从边境服务局到加拿大联邦警察,二者是如何勾连的,加拿大联邦警察是怎样获得这些信息的?作为实际参与了逮捕孟晚舟全程的这名警察,理应了解其中的细节。

此外,孟晚舟电子设备的信息究竟是边境服务局有意泄漏的,还是加拿大警方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的,亦或者双方勾结在一起作案?以及美国方面是否介入施压......

要解决这些后续的疑问,张姓警长的证言非常关键。

提问二:为何证据显示,张姓警长将孟晚舟电子设备的信息交给了美国联邦调查局?

另一方面,尽管张姓警长并不承认是他把孟晚舟电子设备的信息交给了美国联邦调查局。

然而,从他的同事范德尔·格拉夫(Vander Graaf )当时的工作笔记中,却存在与此事相关的记载。

而且,还有一封邮件也可以证明,张姓警长在这个问题上明显撒谎。

上图是2019年4月23日一封抄送张姓警长的电子邮件,主题是协助美国联邦调查局办理孟晚舟案,内容则是孟晚舟电子设备的信息,包括手机SIM卡号、电子设备系列号等等。

中方回应孟晚舟案关键证人拒出庭

中方回应孟晚舟案关键证人拒出庭

然而,这位张姓警长在2019年10月3日所做的书面证言显示:“我从未通过我的联系途径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提供过(孟晚舟的电子设备的)厂家、型号或序列号的信息”。

而由于其作出的证言与事实矛盾,这份证言很可能将成为伪证。

此外,加拿大多家媒体发现,这名张姓警长在办完这个案件之后,就在2019年6月份申请提前退休,并在退休前删除了多封邮件。

至于为何他拒绝出席作证,相关的司法人士称,这是他避免陷入两难境地的最佳选择:

如果出庭作证,他就要继续否认自己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提供过孟晚舟的电子设备信息。

从目前掌握的证据上看,这显然会构成“伪证”。

因为辩方律师可以拿出证据让他无法自圆其说,继而他将为此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他的拒绝出庭实质上既是无奈的“不打自招”,也是试图掩盖事实的“欲盖弥彰”。

尽管现有证据都指向了同一个事实,即加拿大警方实质上泄露了孟晚舟的相关信息,但对这位张姓警官而言,无论是“欲盖弥彰”还是“不打自招”,拒绝出庭至少可以避免晚节不保。

而加拿大警方也可以长舒一口气,继续当鸵鸟。

孟晚舟庭审日记丨难以自圆其说的盘查和被删除的邮件

温哥华当地时间11月17日,孟晚舟引渡案的第四位证人——来自加拿大边境管理局的官员桑基特·迪伦在法庭上接受了检方律师和辩方律师的交叉询问。

这位证人的交叉询问集中在两个问题上:

第一,他作为边境管理局的官员,为什么要问孟晚舟有关华为公司在伊朗开展业务的事?这个问题与他的工作职责——移民检查毫无关系。

第二,迪伦在2018年11月30日,也就是逮捕孟晚舟的前一晚,收到了来自上级的一封电子邮件,是关于逮捕孟晚舟的。他在第二天就删除了这封邮件,这又是为什么?

中方回应孟晚舟案关键证人拒出庭

中方回应孟晚舟案关键证人拒出庭

迪伦对于他盘问华为公司在伊朗开展业务的解释是,他在孟晚舟搭乘的航班降落之前,仅仅用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在互联网上搜索了有关华为公司的信息,于是由此认定,华为公司和孟晚舟本人对加拿大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为此,他还向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汇报了此事。

他得到的回答是,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回复说对此不感兴趣。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坚持盘问孟晚舟有关伊朗的问题。

孟晚舟在2018年12月1日遭到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盘查

这段证言漏洞颇多。

首先,加拿大并没有对伊朗实施制裁,那么显然,华为公司在伊朗开展业务,对加拿大政府而言,都属正常。

也就是说,无论孟晚舟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对加拿大官员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

那么,这位官员究竟是基于哪个国家的立场作出了华为和孟晚舟对加拿大构成安全威胁的判断呢?

其次,迪伦作为政府官员,仅凭网上的一些信息就认定一家跨国公司及其高管对加拿大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这不仅非常草率,而且不是他的工作范畴。

最后,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已经明确表示,对迪伦的担心不感兴趣。

那么,他为什么要坚持自己从网络上看到的信息呢?

如果是美国官员来问这个问题就显得正常了,因为美国对伊朗进行了制裁,而且正在打压华为。

但是美国苦于缺乏证据,需要收集证据。

不难看出,迪伦问的这个问题,不是在为加拿大政府问,而是在为美国政府问。

再来看迪伦删除的那封邮件。

迪伦承认,他在2018年11月30日,也就是逮捕孟晚舟的前一晚,收到了来自上级的一封电子邮件,是关于逮捕孟晚舟的。

他在第二天,也就是12月1日9:30那个神秘的会议前删除了这封邮件。

迪伦对此的解释是,他经常删除邮件。

不过,他在庭上也承认,自己事先知道这个案件事关重大,孟晚舟也是一个有影响力的重要人物。

中方回应孟晚舟案关键证人拒出庭

中方回应孟晚舟案关键证人拒出庭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