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陶勇出门诊,再遇为他挡刀的患者家属(2)

陶勇出门诊,再遇为他挡刀的患者家属(2)
2020-05-28 02:02:00 北京日报

从去年8月底,田女士就带着患有巨细胞病毒性视网膜炎的女儿在陶医生的门诊看病。回忆“黑暗的一天”,田女士至今仍心有余悸,当时她正带着女儿在诊室看病。“我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陶医生倒在脚下,那个人又挥起了刀。我下意识就伸手去挡……”田女士说,“当时真的没有想太多。陶医生是一位特别专业的医生,找他看病让人觉得很放心。他为人心地好、善良,对病人特别和蔼,总是千方百计帮患者省钱。对我们一家来说,陶医生就像自己的亲人、朋友一样。”

田女士一家人与陶勇

田女士一家人与陶勇

今天是伤医事件发生后,田女士一家人第一次见到陶医生。“从微博看到陶医生的情况,我觉得特别心疼,替他难过的同时,也为陶医生的坚强感动。”

见到田女士一家后,陶勇显得很开心。他说:“我觉得自己不是孤独的。只要我还能感受到支持的力量和感受到患者的关心和温暖,就还会继续在这个岗位上坚持下去。”

救人护士托陶勇捐出见义勇为奖金

今天,陶勇还见到了另一位对他来说十分重要的人——北京朝阳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的护士陈伟微。陶勇和陈伟微虽然在同一家医院工作,却彼此并不相识。伤医事件发生时,陶勇被歹徒追砍至6层,是陈伟微,奋不顾身地把伤势严重的陶勇背到骨科诊室,并机智地锁上门,及时给他进行了紧急包扎与缝合。“当时,他躺在病床上,我也只知道他是我们医院的医生,并不知道具体是谁。”陈伟微说。

“今天我跟陶医生算正式认识了。其实他回医院后就去我们科找过我一次,当时我刚好不在。”陈伟微说着,红了眼圈,“后来我一直没有勇气去看陶医生,因为我这人感情特别脆弱,想到这件事心里就很难过……”

今天,陈伟微来了,还带来了医院职工捐给她的6000元见义勇为奖金。“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这钱我不能收,可我退回去人家又不要。”陈伟微说,“前几天我看到陶医生要在六一儿童节为盲童进行公益直播,就想着拜托陶医生把这些钱,捐给那些有需要的小朋友们。”

5月27日,在朝阳医院眼科诊室,陶勇医生正在耐心为患者诊断病情

5月27日,在朝阳医院眼科诊室,陶勇医生正在耐心为患者诊断病情

对于这位有着过命交情的“新同事”,陶勇心中有着说不完的感激,“我觉得她的内心特别光明和无私,真的让我很感动。”陶勇说。

即将在六一儿童节当天举行的盲童直播活动,陶勇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有13万盲童,在一些困难地区,依然有很多盲童失学,没有盲文书可读。“如果能让这些孩子重新建立对生活的希望,对家庭和社会来讲,都是很有意义的。”

目前,在一个基金会的支持之下,已经有很多社会知名人士愿意在这次公益活动中为盲童提供资源和帮助。“尽管有些孩子的视力可能无法再提高,但是我们希望尽可能让他们感受到关心和温暖。就像我自己受了伤,成为了病人,有很多人给我提供了帮助和关心。这些盲童也很需要别人的关心,帮助他们走出心里的阴影。”

自打重返工作岗位后,陶勇收到了来自患者们的各种关心和鼓励。除了各种鲜花和水果,还有患者亲手缝制的鞋垫,用彩纸制作的小玩具……“不管哪种形式的表达,我能感受到,其实患者们很在乎,也很珍惜跟我相处的缘分。其实医生和患者本身不应该有任何隔阂,因为大家共同的目的都是战胜疾病。我觉得能跟患者处成朋友,是最好的一种关系。”

希望争取有一天能重返手术台

在陶勇出门诊期间,记者留意到,他左手一直很僵硬,且不时会去按摩左手手指。“现在还是功能不行,没有劲,知觉也很弱。”陶勇透露,最近,他还要再做第二次手部的手术,目的是去除瘢痕。

陶勇出门诊,再遇为他挡刀的患者家属

“即使我没受伤,靠我一个人去做手术,做得再多,也就是有限的几台手术,何况我现在的手要想恢复还有很长的时间,尽管有希望,但最终恢复的结果也不敢保证,眼科手术又是一个非常精细的手术。”陶勇说,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未来他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培养一个团队和进行学术推广上,发动更多人的力量。“对于我来说,一方面要积极康复,希望争取有一天能重返手术台。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培养或帮助其他年轻医生尽快成长,把眼科的团队建起来。”

记者刘欢方非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责任编辑:苖玉轩 CN074)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