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经历了死里逃生的陶勇医生称自己变得胆小了(3)

经历了死里逃生的陶勇医生称自己变得胆小了(3)
2020-05-07 15:08:15 北晚新视觉网

问:你在不久前表达过一个观点:“作为伤医事件的幸存者,我有责任呼吁社会关注医患关系。”对于如何构建和谐医患关系,你有哪些思考和建议?

陶勇:从事医疗工作将近20年,在这20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怎么能让患者有更好的就医体验,感觉来了医院就像到了家一样。既然我这次因为伤医事件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公众人物,所以我觉得我有责任把我自己内心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说出来,希望能让我们的医患关系变得更加和谐、就医环境变得更加美好。

首先,我呼吁尽快让医院的安检措施落地。虽然安检要消耗一定的物力、财力和人力,而且给就医患者造成一定时间的耽误,但只有这样才能够最大程度地减少恶性伤医事件。我了解到,北京市人大已经将医院建立安检制度写入到未来立法草案中。这一点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共识。

其次,为就医达成一个更好的社会信用评价体系,未来在就医环境中,无论是谁做了伤害就医环境、破坏就医秩序的事,可能会在信用评价体系中得到一个差评,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

再次,增加一些教育的方式,让大家从整个社会中受教育,知道维护就医环境利于你、利于我、利于他、利于全体。多一些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共同为维护就医环境而努力,能让未来的医患关系和医疗环境更加美好。

问:“我把光明捧在手中,照亮每个人的脸庞”——这是你的诗《心中的梦》的最后一句。受伤后到现在,你对医生这个职业、对医学的作用有什么样的新认识?

陶勇:这一次劫难我能够挺过来,我对医学的认识是更加深刻。原来只是站在医生的角度,尽管我也同情、帮助患者,但是不如自己设身处地作为患者的感觉来得更加强烈。所以当我从ICU(重症监护室)睁开眼的那一刻,我突然就想起了那些因为医疗技术水平目前还达不到、还处于失明或者半失明状态的儿童;我想起了他们的父母当得知孩子视力再也不能康复的时候,那种近乎绝望的心情。因为我这次躺在ICU的时候,我的父母一夜之间老了很多。设身处地想一想,那些视力不好的儿童,他们的父母又会怎么想呢?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