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上海堡垒》导演滕华涛称用错鹿晗:他不适合科幻战争题材

《上海堡垒》导演滕华涛称用错鹿晗:他不适合科幻战争题材
2019-08-20 13:51:43 新浪娱乐

    滕华涛:“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里。”

    滕华涛

    滕华涛

    鹿晗在片中饰演江洋

    鹿晗在片中饰演江洋

    《上海堡垒》

    《上海堡垒》

    新浪娱乐讯 由滕华涛执导,鹿晗、舒淇主演的国产科幻片《上海堡垒》映前宣传声势庞大,映后却遭遇口碑滑铁卢的窘境。主创人员滕华涛和原著作者江南接连出面,在微博上向观众致歉,而滕华涛日前也再次接受“毒舌电影”采访,回应负面口碑以及选用演员等争议,他解释称:“我道歉没有任何人胁迫,也没有任何商业目的,就是个人选择”。在谈话中,滕华涛也谈到影片的巨大争议之一——鹿晗,称自己从技术上讲对鹿晗没有任何的意见,但忽略了演员类型的差别,“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里”。

    滕华涛解释自己“错用”鹿晗的原因,称自己想拍的是科幻战争题材的电影,但在选用演员的时候忽略了鹿晗的演员类型,“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里”,也意味着,滕华涛正面承认:鹿晗不适合饰演科幻战争题材。另外,在谈到江洋(鹿晗饰演的角色)的刘海发型时,滕华涛也坦诚:“我觉得可能是一个(问题),但这是一个不可逆的事,定下来拍完了,我还有别的可能性去调整吗?”

    被问及如果有重来的可能性,是否会换演员,滕华涛表示自己直觉是“不是鹿晗不好,而是我们没有拍过这个类型的片子”,而在没有经验的前提下,“是不是能让鹿晗这样的偶像去演,当时没判断好”。

    另外,滕华涛也再次辟谣鹿晗天价片酬一事,强调他“收了很少的钱”。他表示自己在2017年决定启用鹿晗时,没有考虑到大家会对流量明星的一些意见,“流量明星永远是把双刃剑”,他也否认自己启用鹿晗是出于流量考虑——粉丝们能买的电影票,转换能量是有限的。

    在采访中,滕华涛也提到,演员都是自己选的,而且是“无辜的”,“在影片成绩不好的时候,你指望人家说点什么(道歉)也不现实”。(新娱/文)

    下文为授权转载,来源:sir电影

    原文标题:《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节选采访对话部分)

    01

    为什么要主动道歉?

    从来没有主观上想做出一个烂东西

    Sir电影:第一次联系您是周一晚上(8月12日,滕华涛导演道歉第二天),当时豆瓣评分是3.3分,现在又降到3.2分。这结果是不是让您大吃一惊?

    滕华涛:我自己也不是特别好说,平时看片子,并不会以豆瓣的评分作为标准。上映之前,听说豆瓣已经被攻陷等状况的声音。现在豆瓣的评分跟我的创作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此刻坐下来,就是跟演员坚持把该跑完的路演跑完了,还没来得及跟团队一起做复盘,反思。今天我所说的很多话,也只是作为导演在创作方面的一些直觉。

    Sir电影:要的就是直觉,因为它没有经过筛选或者被干扰。

    滕华涛:嗯,剩下像宣发的一些东西,我也没有(发言权),而且我自己一贯的风格,咱别片子不好就赖宣发,什么最后都赖到人家头上。

    Sir电影:所以豆瓣3.2分,您其实也没有太把它当回事?

    滕华涛:说这话可能有点得罪网友。我自己看完片子,包括跟家里人都说,还是很对得起自己的。不管是从态度还是技术上,从来没有主观上想做出一个烂东西,滥竽充数混日子,来偷摸挣把钱。(滕华涛口中的“家里人”包括父亲,第四代著名导演滕文骥;母亲翁路明,中国第一部儿童科幻电影《霹雳贝贝》的联合导演、编剧。)

    Sir电影:印象中,华语电影导演里,这样规模电影还在上映期间,第一个站出来为口碑道歉的就是您了。道歉的动机是什么?

    滕华涛:第一天就被说成这样的,终归有人站出来负个责任。这个时候,如果我不出来,谁更合适呢?(片方?)人家钱也出了,我昨天还听说有一些人在网上扒制片方的背景,看看有没有什么黑点。

    Sir电影:有人说是不是想靠道歉然后再博回来点(眼球)?

    滕华涛:这个要有用的话,估计以后谁拍了不好的都出来道歉了。你让人家片方出来,片方对于观众来讲是一个很虚幻的概念,会有部分人会觉得片方都是一些奸商。你说让人家宣发的出来也不合适,人家不是创作人员。演员也是无辜的,虽然挨骂挨了那么多,终归也是我们选的演员,人家演员是被动的,拿了剧本觉得其实对这种题材都有犹豫,但是最后还是坚定地来了,这个成绩不好的时候,你指望人家说点什么也不现实。所以,我道歉没有任何人胁迫,也没有任何商业目的,就是个人选择。

    02

    为什么选鹿晗?

    我用错了鹿晗

    Sir电影:既然您说到演员,我觉得可以说一下鹿晗。坦白说,有一些打一星,两星的,不能忍的是鹿晗。

    滕华涛:我自己从技术上来讲,对鹿晗没有任何的意见。演员是我挑的嘛。最后这个喊完“咔”过的也是我。但是呢,确实,通过这一次之后,如果要反思,我确实忽略了一点,我们想拍的这种科幻战争,和他的演员类型的差别。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里。怎么把科幻的东西呈现出来,我在这个问题上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导致我顾及剧本、故事、人物关系等方面的就少了,严重失衡,而后者本来是我所擅长的。

    Sir电影:电影还没有上映前,我们的第一次对话主要就是讲您的创作动机,其中也提到客观存在经验不足的问题。

    滕华涛:对,这个障碍是没办法说跨越就跨越。因为你没有拍过。别说我没拍过,做后期剪辑的这些人也没面临过这样的问题。摸索中,有些东西是呈现在演员身上了,还有一些东西不是。如果是在拍真实电影,有些问题我可能凭借经验很快就能消化、解决。但在这个类型,不到最后一刻,哪怕是看demo版,都不一定能马上看出来。直到最后一刻,我感觉特效做得不到位,场面还需要更长一些,把气氛造起来,去弥补演员文戏的薄弱,已经来不及了,没时间。

    Sir电影:有些评论觉得鹿晗扮演的角色并不是拯救地球的英雄,感觉收尾得很仓促,不了了之。

    滕华涛:我在想怎么出的这个状况,是不是真的要多搁一些文戏放在他(鹿晗)身上,让大家看明白感情的起承转合,会不会好一些?但,我当时想的是,等整个场面的氛围都起来的时候,观众会不会又觉得让他去拯救世界,有点……不是一直在谈情说爱吗?

    Sir电影:观众觉得这个角色可信度很低,他的发型都不是对的。

    滕华涛:我觉得可能是一个(问题),但这是一个不可逆的事,定下来拍完了,我还有别的可能性去调整吗?

    Sir电影:如果再给您一次选择的机会,是不是会换演员?

    滕华涛:当时选鹿晗和舒淇,确实想到打反差感,既然说的是暗恋嘛。但现在看来,很多观众关注的是他们与科幻类型的匹配程度。我现在的直觉是,真的不是鹿晗不好,而是我们没有拍过这个类型的片子,也不清楚演员在里面呈现的样子是什么,是不是能让鹿晗这样的偶像去演,当时没判断好。

    Sir电影:但鹿晗在张艺谋的《长城》,有少数评论还是肯定的,大概张艺谋把他的角色、戏份控制得很合适,刚好又扮演的是一个没有脱掉稚气的少年,到了您这儿,又不行了。

    滕华涛:(《上海堡垒》)刚好赶上他想求新求变,但又没完成蜕变的节点。原来,我们直觉觉得,《明日边缘》汤姆。克鲁斯也是帅哥,怎么人家能用帅哥拯救世界,我就不行了?

    Sir电影:当时为什么不考虑用新人,就像《流浪地球》里的屈楚萧。现在的质疑声其实也有大家对于流量明星情绪的反噬。

    滕华涛:现在对他的质疑肯定有这种原因。我在2017年定的他,确实没想到会有现在的状况出现。当时我作为导演,考虑的就是小鹿适合江洋这个角色,一个略显羞涩的,有少年感的。拍戏永远是,选角会有各种各样的情况。有的不看好,有的没档期,有的虽然不是小鲜肉,开的价钱比小鲜肉贵多了。这个是我们自己说,讲出去别人也不信。人家小鹿也不会去讲,其实他真的收了很少的钱。

    Sir电影:2017年,其实是鹿晗最红、最火的时候。您选他应该也有商业上的考虑吧。比如说他的流量,他的人气。

    滕华涛:没有,我们一直也在跟片方强调,用所谓的流量明星永远是把双刃剑。他们肯定对于宣传上会有一定帮助,但绝对不会对票房有什么帮助。这些粉丝一定会在宣传上努力地替他的偶像呐喊助威,他们能买的电影票……转换是有限的,这个很早大家就有共识了。

    Sir电影:您跟鹿晗本人还有交流吗?还是大家都有一个默契,我们都很尴尬,不谈了,也包括舒淇。

    滕华涛:舒淇最后还一起走了两站。我跟舒淇还好吧,没有聊太多的东西。她自己也是看了影片之后,也不大理解外界的说法。大家就说,就翻篇呗。小鹿,因为后来我们在上映之前分开了,互相只是发了一些稍微鼓励一点的微信吧,也安慰我。我说我没事,你也就别那个什么,该干嘛干嘛。

    Sir电影:他背负的舆论压力也不会少于您吧,不少评论都关于他。

    滕华涛:是。尤其是有大量的(评论),从上映9号的凌晨12点开始到早晨8、9点钟,电影还没有放完,大量的,一搜评分都是奔着他去的。

    Sir电影:您觉得这里面有一些黑粉?

    滕华涛:肯定有黑粉。我不太想把这些事全都推到某种阴谋论上去。反正没有人会不组织(水军),尤其是现在的电影市场,其实我们自己也知道,行业里有人专门在组织黑粉。这就是行业的一个(秘密),就跟买收视率似的。

    03

    为什么不拍成爱情电影?

    那么多钱拍爱情,听起来就不靠谱

    Sir电影:事后看,我们就老老实实拍一部爱情电影会不会好一些?

    滕华涛:我最开始特别坚持,选《上海堡垒》这个项目,就是想突破,自己别老再拍爱情片。当时制片方问过跟你一样的问题,说大量书迷都是因为喜欢这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我反问了一个问题,咱们拍爱情电影,是不是也有天花板?无论票房,制作都有(天花板)。只要把这个事推到未来,出现外星人入侵,都得花现在差不多的制作费用。我花了那么多钱,就做了那么大的爱情故事。这个好像听起来就不靠谱。

    Sir电影:现在后悔吗?

    滕华涛:我现在还不后悔。我听说这两天有人骂制片方,说他们胁迫我把原来的爱情戏剪了不少。没有的事,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们确实还拍了很多文戏,为什么剪?真的是跟特效对比,那个东西扑面而来,你会发现特别奇怪,都打成这样了,怎么还有人有机会谈恋爱?

    特效与爱情戏放一起就是不成立。

    Sir电影:那我举个例子,花那么多钱拍爱情故事,大家最熟悉的,经典的就有《泰坦尼克号》。

    滕华涛:是,但它毕竟是在人类的认知范围内,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没有外星人,超出想象范围外的东西。我自己从专业角度上分析,人类都面临灾难了,妈呀,你们俩在这儿嚰嚰叽叽的,老谈这恋爱,不好好去打仗,去打外星人去。其实我自己觉得如果真要着力拍爱情戏,一定会比现在(被骂得)更惨。

    04

    为什么是科幻片?

    《上海堡垒》关不了科幻电影的门

    Sir电影:导演会不会真的觉得,拍这部电影没有准备好?

    滕华涛:我觉得自己还是准备好了,准备了六年啊。就觉得得试吧,电影是永远分析不出来的,肯定不能坐在这儿空想。电影永远都是拍出来的,你不拍永远不知道怎么回事。纯等也没有什么希望吧。

    Sir电影:那您会后悔拍这部电影吗?

    滕华涛:没有,我没有什么后悔,但确实没有想到会被说成这样。

    Sir电影:现在的口碑状况,有没有对您的声誉产生影响?

    滕华涛:我估计会有一个比较……一段时间去修复吧。我个人心态还好,毕竟是在幕后工作,也不是像张艺谋、陈凯歌这样的大导演,那么受关注。对于科幻电影这个类型,大家可能又得停滞一段时间,可能很多人本来抱着根本做不成的心态。你看验证了,就是弄不成的。(会因此内疚吗?毕竟您是这部电影的导演)我没有内疚感,你不尝试连失败的机会都没有,失败能让人知道哪儿出了问题,这是我要表达的。我最不喜欢的一种状态就是,含含糊糊做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成功过,也不知道是命好吧,失败了也不知道到底败在哪儿?所以,像《上海堡垒》这种状况,这个创作的类型,存在我的盲区。

    Sir电影:您的父亲知道这些事情吗?

    滕华涛:当然,但还没有交流过具体情况,因为一直跑路演,还没回家呢。

    Sir电影:这段时间有过特别脆弱,想放弃的一瞬间?

    滕华涛:确实有挺难过的时间,但不至于放弃这个职业。我自己的出发点是,片子是我自己做出来的,知道做出来有多难。在这么大的难度之下,我还把它给做成现在这样了。我也相信跟我一起工作的工作人员,面对这个作品的时候,其实大家都是挺骄傲的。

    Sir电影:那对于外界不客气的声音,诸如“圈钱的”怎么看?

    滕华涛:我一直有一个观点,最好你去看看,你有自己的判断。现在好多是没有看,跟着起哄的。如果都看了,除非网上有盗版,我们的票房应该不是这个数吧。就说网上这么多打分的,要说打分的都买过一张电影票的话,我们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数呢?我认为很多人压根到现在没有看过我的电影。

    Sir电影:您觉得这个片子,感觉有哪些经验,在操作技术上的一些经验您觉得是可以分享的。

    滕华涛:那很多。科幻片必须建立世界观的。刚开始我觉得,像《上海堡垒》这样的,外星母舰,有捕食者来了,其实是不需要世界观的。后来发现,即使这么简单的外星人入侵,也要交代清楚来源。中国观众对科幻的理解,跟国外不太一致。中国观众需要有一个复杂、庞大的世界观,类似三体。这样他们才能信。我也曾经跟片方建议,有过困惑,要不要强调是科幻片,能不能说是未来的某一次战争?不让观众对这个类型有太高的期待,既定的认知。

    Sir电影:您跟投资方有分歧吗,比如既然做大,一些该花钱的地方没到位?

    滕华涛:真的没有。投资方也很冤。举一个小例子,按照好莱坞的的情况,拍这种科幻片,好多场景需要一种油漆工来,他对于整个的质感等等很重要。这个做不好,可能后期需要很多钱和时间来弥补。我们当然同意了,那好啊,你们能推荐一些吗,真的是最便宜的,澳洲的,压根不是好莱坞主流,人来了就要三百多万。这怎么可能,只能放弃,靠我们自己去琢磨。这是挺现实的一个事。电影本身就是这样,就是类似赌博。

    Sir电影:最后想问,您觉得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到底是关了还是没有,很多网友都在说,国产科幻始于《流浪地球》,终于《上海堡垒》。

    滕华涛:这个事,我发了一个道歉的微博,但我不觉得中国科幻电影的未来会靠一部电影成了,也不会靠一部失败了,更不是一帮在旁边起哄的,说关门就关门。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做是永远都不知道,做了失败了,至少我知道败在哪儿,总比不做的那些人强。

    以上,就是《Sir电影》对滕华涛导演的第二次专访内容。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网传“梅姨”第二张画像系“神笔警探”林宇辉所绘

        19-11-18 18:53:44梅姨 拐卖儿童 林宇辉

        新加坡市中心引爆一枚二战遗留的50公斤炸弹

        19-11-18 18:35:05新加坡 市中心 二战遗留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