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戏精”孙宇晨 回应被限制(3)

“戏精”孙宇晨 回应被限制(3)
2019-07-24 10:12:02 燃财经

美国留学回来之后,孙宇晨搭上了创业的大潮,并给自己贴上了90后创业领袖的标签。2013年,孙宇晨以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同年比特币迎来了一个小牛市,这一年的比特币从年初的13美元一路飙升至1147美元,但好景不长,比特币马上开启了长达2年多的熊市。

币圈不行了,该如何固化自己“90后创业领袖”的标签呢?孙宇晨迎来了新的风口——陌生人社交。于是,已经完成原始积累的孙宇晨买下了“陪我”——一款主打匿名聊天匹配与收费语音通讯的陌生人社交APP。

当然,陪我只是权宜之计。比特币才是真正让孙宇晨念念不忘的。一位和孙宇晨早期有过接触的人告诉燃财经,当初和孙宇晨见面,对方满口谈得都是比特币。

2015年到2016年间,比特币熊市,孙宇晨始终以90后社交APP创始人的身份活跃于互联网创业舞台之上,这一时期几乎已经不在有人提起他“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这一身份,Ripple逐渐在孙宇晨的生活中淡去。

直到2017年7月,区块链大热,孙宇晨创建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他才再次以一个区块链从业者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眼中。借助波场,如今孙宇晨已经成为身价300亿的币圈新贵。

不停更换风口背后是极度渴望被关注的心态。读书的时候,“第一”的排名能给他带来关注,他便专注于自己能当第一的领域;南方周末实习时,过激的言论能给他带来关注,他的文风便是过激的;毕业后,90后创业者的标签能让他获得更多曝光,他便不断更换风口赛道,固化自己的创业者标签。

这背后是一段并不快乐的童年。父母经常在他面前指责对方的不是,父亲不停殴打母亲,离婚后,母亲远嫁意大利,父亲仕途受阻,导致小学三年级以后,他就没有体验过家的滋味了,他去哪里,家就在哪里,“一个人就是一个家”。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