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我在子欣家守了几天后 想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

我在子欣家守了几天后 想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
2019-07-16 15:15:04 上观新闻

    原标题:[观见]在章子欣家守了几天之后: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

    摘要:我们能不能接受人性的复杂?能不能拒绝二元思维?能不能拒绝仅凭猜测得出情绪化的结论?这恐怕是互联网围观时代里,对所有人的质问和挑战。

    我在子欣家守了几天后 想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

    已经记不清沿着山路去了章子欣家多少趟,也已经记不清看见多少次爷爷奶奶泪流满面的场面。自事件发生以来,网上对这个家庭的种种猜测甚至恶意指责,作为记者,也都看在眼里。

    随着警方调查公布,事件暂告一段落。这些天来,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我认为有必要替那些没被看见的痛苦做一些辩护。这不仅事关这个不幸的家庭,更事关我们如何理解人性,如何理解我们自己。

    部分网友对痛苦的理解实在太过简单,近乎儿戏。比如他们觉得,痛苦就是茶不思饭不想,就是号啕大哭,就是昏倒在地,这多符合常理啊。

    这种痛苦当然有,我多次看到奶奶哭着捶打自己,也看到爷爷瘫坐在沙发上喘不过气来。如果要写,作为记者尽可以不放过在场的任何细节去写,以满足读者的想象。但是,且不说这对家人可能造成的二次伤害,难道这就是全部的痛苦吗?

    作为在场者看来,这些戏剧性的场面描写,比起家中真正的痛苦,实在太过轻薄。那些痛苦是迟钝的,沉潜的,无声暗涌的。那些痛苦在哪里?它们弥散在这个家庭的每一处空气里,在墙上挂着的“吉祥如意”对联里,在章军赶回家抱起外甥时微笑的刹那里,在奶奶沉默转身给记者端上来的那杯苦茶里。

    太多的痛苦没有被看见,而更多的痛苦是看不见的。我没有能力将全部感受还原至笔端,文字所述,不及万一。问题在于,在屏幕前围观的人群,可以理解这种痛苦吗?他们能理解,世界上有一种痛苦,会是以微笑表达出来的吗?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起底祸港“四人帮” 民族败类永远钉在耻辱柱上

        19-08-20 17:10:22起底祸港“四人帮”

        拼了!韩国中秋火车票预售 大叔大妈打地铺抢票

        19-08-20 15:13:14韩国大叔大妈打地铺抢票

        香港将军澳发生持刀伤人事件 造成3人受伤

        19-08-20 13:12:35香港将军 澳大利亚

        马克龙向普京"传授"应对抗议经验

        19-08-20 11:55:24马克龙 普京

        为了瘦,这些孩子把塑料管插进胃里

        19-08-20 11:11:25减肥 审美 中学生 催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