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错养儿子23年 法院亲子鉴定出错母亲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

错养儿子23年 法院亲子鉴定出错母亲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
2019-06-10 15:52:50 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重庆一母亲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

    法院亲子鉴定出错致错养儿子23年

    重庆一母亲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

    错养儿子23年 法院亲子鉴定出错母亲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

    重庆母亲朱晓娟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元。(视频截图)

    错养儿子23年 法院亲子鉴定出错母亲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

    失散多年的母子团聚。

    错养儿子23年 法院亲子鉴定出错母亲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

    河南高院1996年出具的亲子鉴定结论显示,朱晓娟和许盼盼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重庆母亲朱晓娟几十年的人生像遭遇了过山车,儿子出生1岁零3个月时被保姆拐走,随即河南高院的一纸DNA鉴定让他们全家“团聚”。然而,让她震惊不已的是,2018年3月,重庆一份权威DNA鉴定报告显示,她真正被拐走的儿子这些年一直生活在四川南充,这意味着先前那份鉴定报告是错误的。

    5月27日,她状告河南高院做出错误DNA鉴定报告侵权一案,在重庆渝中区法院进行证据交换及庭前调解,她索赔各类损失共计295万余元。

    A/失子之痛

    1岁儿子被保姆抱走

    一纸DNA鉴定让母子“团聚”

    时光倒流到1992年6月。

    朱晓娟是重庆一家医院的护士,丈夫是一名从事宣传工作的干部,当初他们居住在重庆渝中区解放碑附近。

    “那时我们夫妻俩都很忙,儿子1岁零3个月时我们请了一个保姆。”朱晓娟对记者说,保姆交给他们的身份证显示她叫罗宣菊,重庆忠县人,“20多年后才得知她的真名叫何小平,四川南充人,当时一代身份证上的照片很模糊。”

    同年6月10日,是保姆何小平到他们家上班一周的日子。这天早上,朱晓娟像往常一样匆匆忙忙去上班,而丈夫前一天到合川出差未回。

    当天中午,朱晓娟的母亲到她家去看望外孙,发现房门敞开着,保姆和外孙不见了,有邻居称当天早上曾看到保姆抱着孩子出去了,保姆说是去买菜,但一直没有看到她回来。当时吃完午饭正打算午休的朱晓娟,突然接到母亲电话称家里出了大事儿,保姆把娃儿抱走了。朱晓娟回忆说,她大哭一场并立即赶回家,正在重庆合川出差的丈夫也紧跟着赶了回来。

    夫妻俩发动亲朋四处寻找,他们找遍附近所有大街小巷,通宵未眠,一无所获,他们便向渝中区朝天门派出所报案。

    后来,他们的足迹踏遍全国,刊登了无数寻人启事,但还是没有儿子的音讯。

    1995年12月,他们听说河南兰考县公安局在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专项行动中解救了一批被拐卖儿童,其中被取名为许盼盼的男孩疑似他们的儿子。夫妻俩赶到后,在家住河南开封的兰考县公安局局长许大刚家看到了许盼盼。

    为慎重起见,夫妻俩决定做DNA鉴定,兰考县公安局遂委托河南省高院做亲子鉴定,朱晓娟夫妻缴纳了1500元鉴定费。

    1996年1月15日,河南省高院出具了(1995)豫法医鉴字第19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亲子关系鉴定》,结论为许盼盼与朱晓娟夫妻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B/晴天霹雳

    保姆投案自首

    亲儿子26年后突然回家

    面对这份报告,夫妻俩深信不疑,随后他们将许盼盼接回重庆一起生活。

    在后来23年的岁月里,夫妻俩对许盼盼倾尽全力创造良好的教育环境,呕心沥血地将他抚养成人。

    然而,他们愈合好的伤口,多年后随着重庆一份权威的DNA鉴定报告,再次被撕裂得血淋淋的。

    原来,2018年1月,有媒体报道称四川南充一名叫何小平的女子曾到当地警方主动投案,称她早在1992年从重庆渝中区解放碑抱走一名小男孩,后取名刘金心,对方如今已长大成人,多年来一直跟随她生活在南充顺庆区,她自称想赎罪要替他寻找亲生父母。

    媒体的报道直接指向了朱晓娟,重庆渝中区警方也立即展开调查。

    为查明事实真相,渝中区警方委托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进行亲子鉴定。

    2018年3月前后,朱晓娟收到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的《DNA检验报告》,确定她与许盼盼的亲权关系不成立,与刘金心的亲权关系成立。

    晴天霹雳!

    26年后,亲生儿子刘金心突然回家,当年一个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天真儿童,突然以一个饱经沧桑,历经坎坷的陌生男子的相貌出现在她面前,这令她悲喜交加。

    事后调查得知,当年保姆何小平抱走朱晓娟儿子后,在重庆乘长途汽车直接回到了南充顺庆区农村老家。

    朱晓娟痛苦地告诉记者,当初正是基于对河南省高院那份鉴定结论的无限信任,她以为费尽周折终于寻回了丢失的儿子,抚平了“失子之痛”,但后来出现的变故让她的人生像遭遇到了坐过山车,此起彼伏难受不已。

    她哽咽着说,她很想知道当年河南省高院的那份鉴定报告究竟是如何做出来的?

    C/状告法院

    向河南高院索赔295万余元

    朱晓娟今年55岁,当初事发时家住重庆渝中区解放碑,目前住在重庆南岸区。

    2018年9月,她向重庆渝中区法院提交起诉书称,22年前基于对河南高院鉴定结论的无限信任,她以为找回了丢失的儿子,以为抚平了失子之痛,而后重庆的一纸权威的鉴定结论,把她早已愈合的伤口撕开一条血淋淋的口子,令她痛苦不堪。

    她说,一切都证明了河南高院当初做出的那份DNA鉴定结论是错误的,对方的错鉴行为给她造成了无法弥补、伴随终身的伤害。

    她噙泪对记者说,此事带给她的精神层面上的损害以及整个家庭命运被改写的事实,将永远无法修复和逆转,她便向重庆渝中区法院起诉河南高院,索赔经济损失195万余元,同时要求对方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0万元。

    今年3月25日,渝中区法院经审查认为,她的起诉符合法定受理条件,决定立案审理。

    最新进展

    河南高院承认

    “1996年出具亲子鉴定结论错误”

    5月27日上午,双方在渝中区法院进行证据交换及庭前调解。索赔金额方面,双方悬殊较大,调解未果。

    朱晓娟给记者出示了一份盖有河南高院公章的民事答辩状,上面的落款时间是5月10日。河南高院表示,他们对此高度重视,通过咨询有关专家,积极查找鉴定结论出现错误的原因。

    他们了解到,DNA指纹检测技术于上世纪90年代初引入我国,由于实验环节复杂、技术要求严格,特别是实验方法难以标准化等原因,该项技术存在局限性。自90年代中后期开始,随着PCR-STR分型技术的推广与应用,DNA指纹检测技术逐步被更加成熟的技术取代。

    他们认为,由于技术条件所限,他们1996年出具的案涉亲子关系鉴定结论错误,为此向朱晓娟深表歉意,“充分理解朱晓娟女士作为一个母亲的感受,并尊重其通过诉讼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

    他们“始终抱有对朱晓娟女士的深深歉意,秉持最大的诚意在诉讼全过程继续与朱晓娟女士协商、和解;尊重、接受合法公正的判决结果,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兴罡

    综合河南经济报、工人日报客户端、新京报

    相关报道:亲妈朱晓娟:“如鲠在喉,咽不下又吐不出”

    人们常用“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编”来形容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太过于离奇怪诞。

    朱晓娟碰上了。

    另一句话网络流行语“求某某的心理阴影面积”,形容一个人被一件事伤透了心产生心理阴影,心理阴影的面积大小与心理受伤害程度成正比。

    以此来形容的话,朱晓娟的心理阴影面积恐怕是无限大。

    朱晓娟是一位母亲,她的大儿子程俊齐曾经在1岁零3个月时被当时的保姆拐走,两年后通过打拐部门儿子失而复得。亲子鉴定证明,是她的儿子。朱晓娟以为自己的人生如别人说的一样“运气真好”。

    没想到,2018年1月,26年前拐走她儿子的保姆何小平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大张旗鼓地出现了:为当年拐走的孩子刘金心寻找亲生父母。然后又一张亲子鉴定证明,刘金心才是朱晓娟的亲生儿子。

    这张亲子鉴定书犹如多米诺骨牌中的第一张牌,连锁反应接踵而至。“22年前,一纸亲子鉴定,让我从河南开封领回儿子,抚平了失子的伤痛;22年后,又一纸亲子鉴定,哐当,亲生儿子从天而降,发现之前一直错养着别人的孩子。”

    朱晓娟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冲突,况且还有更多的后续问题要解决。

    3月6日,朱晓娟和何小平见面了。

    3月23日下午,在重庆市一家酒店的茶楼里,“看看新闻Knews”记者采访了朱晓娟,从与何小平的这次会见谈起,讲述她纠结而复杂的心路历程。

    “本来打算见了她就扑上去狠狠揍她一顿”

    记者:和何小平见面具体是哪一天?

    朱晓娟:3月6日。当天上午我带了几个朋友,包括一位律师,就从重庆开车去了南充。中午到的,首先见了儿子刘金心,他听说我要见何小平,当时就很紧张,反对我和她见面。我们后来是背着儿子在当天下午见的。我最先让朋友给何小平打电话约见,她推说没时间。后来是我亲自跟她通话,说来南充了,有些事情有必要和你交涉一下,她就答应见了。

    记者:你之前跟我说,永远不想见到何小平。这次为什么要去见她呢?

    朱晓娟:我恨她,看到她第一眼就烦她。本来打算见了她就扑上去狠狠揍她一顿,但想想算了,木已成舟,打她有什么意义呢?她见到我表情平静,说:我对不起你,我那时年轻无知,不知道(偷娃儿)这样要犯法,我向你道歉。我觉得这个道歉只是客套,轻描淡写,没有仪式感。如果她跪着给我道歉我会接受,但她没有。我这次去见她,当然不是为了打她,接受她的道歉,而是要和她郑重地交涉一些事情。

    记者:什么事情?

    朱晓娟:最近,何小平很多次给一个中间人打电话,说刘金心不听话,酗酒。他在重庆我这里过完春节回到南充后,已经醉酒两次,其中一次整整两天起不了床,最后上了医院。反正只要他一沾酒就失控,胃早就喝出了毛病。

    何小平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她多次要人转告,让我把娃儿带回重庆。之前她也和娃儿提过房子过户的问题,房子是何小平为娃儿结婚买的,买房时登记在娃儿名下。

    何小平的意思越来越明显,这是她甩包袱给我们。她为娃儿寻亲时说是良心发现,自我赎罪,现在看来她的动机没有那样单纯。你偷了我的儿子不说,还把他养成这副样子,你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现在觉得压力大了不想要了,想甩出来。你不能想怎样就怎样。

    记者:你跟她如何交涉的?

    朱晓娟:我说,如果娃儿发展得好,你会给她寻亲吗?她沉默。陪同去的律师告诉她,她当年拐走孩子,我们作为受害人报了案,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打拐办公室也立了案,现在仍可按照正常的刑事诉讼程序展开调查,追究法律责任。我请她明白其中利害关系,我们没把你弄进监狱都是好的了,刘金心目前这样的状态是你对他的教育和监管不到位造成的,你不能推卸责任。他在你身边,就应该把他管好,不能放任自流。她说,不会推卸。

    “整个认亲过程,我心情特别复杂,高兴、激动不起来”

    记者:你和刘金心何时联系上的?

    朱晓娟:2月5日,我拿到重庆警方的“鉴定文书”,鉴定结果显示,刘金心与我、前夫程小平“符合双亲遗传关系”。2月6日,我在小儿子的陪同下,在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会议室和他见面。几天前,我们通过手机微信交流和视频过。整个认亲过程,我心情特别复杂,高兴、激动不起来,几分钟后我就带他回家了。陪娃儿来的是南充3位警官,他们之前以为我还不肯接,不会要娃儿,因为在他们看来他的情况有些糟糕,精神面貌不好。

    记者:接下来,你和这位失而复得的亲生儿子相处的情况如何?

    朱晓娟:我带刘金心回家,去逛了解放碑、洪崖洞,买了衣服、鞋袜、双肩包,他原来的穿着打扮老气横秋;还到外婆家,和外婆、小姨一家团聚庆贺了他26年后的回家。

    在一起待了三天里,我要问他的问题很多,想知道他过去的生活和经历,但好多事情他不愿说,会突然来一句:不要问了。他瘦得皮包骨,脚杆像根甘蔗;眼睛虽大,但看上去茫然、涣散,没有朝气;反应也很迟钝;才27岁,后脑勺的头发差不多都白了。怎么这样呢?看到他这样我心痛。

    他2月9日一早坐火车回了南充。春节又来重庆家里住了五天。粗略地了解到他的过去:何小平疏于管教,他初中辍学,游荡社会;小时长期逃学,泡在网吧打游戏,最长一次在网吧过了整整7天;因打游戏用眼过度,眼睛非常近视;谈过几次恋爱,喜欢比他年龄大的女孩,说自己有“恋母情结”。

    他性格自卑、敏感,坐在沙发上抽烟,闷闷不乐的。但让我更担忧的,是他滥酒。他锁骨上有道疤痕,他告诉我是醉酒把锁骨摔断了。他思维迟钝,我担心也是滥酒所致。所以,大年初五他回南充时,我叮嘱他一定把酒戒了,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他说“我晓得了”,每次我讲他的问题时,他总这样回答。

    结果却让我失望。26年前丢失儿子,以为多年前找回了,但突然又冒出一个,证明是亲生的,却问题连连,这个状态,带给我的感受就是如鲠在喉,咽不下又吐不出。

    “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会永远把他当儿子”

    记者:亲生儿子从天而降,意味着你们1996年从河南找回来的儿子,是别人的孩子。

    朱晓娟:直到重庆警方的亲子鉴定报告出来,我都不敢把这事告诉盼盼,怕他接受不了。他远在河南工作。我专门打电话和前夫程小平商量,达成一致意见:一切顺其自然,他27岁了,见过不少世面,也懂事了,相信他会勇敢面对。

    记者:他现在知道了吗?

    朱晓娟:这件事影响大,盼盼还是知道了。刚知道时他很难过,觉得突然就成了没爹没妈的孤儿。他一直比较懂事,打电话跟我说,妈,我能坚强面对,这事改变不了我们母子之间的感情,你养了我二十几年,我一定孝敬你。他虽然不是我亲生,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会永远把他当儿子。

    “我不会忍气吞声,马上启动追责”

    记者:针对这个事件中的相关责任人,你将采取怎样的措施?

    朱晓娟:22年前,一纸亲子鉴定,让我从河南开封领回儿子,抚平了失子的伤痛;22年后,又一纸亲子鉴定,哐当,亲生儿子从天而降,养了20多年的儿子不是自己的,帮别人养了。而冒出来的这个亲生的,又这副样子。一个朋友说得好:这是把我撕裂后又重新缝补起来,然后再撕裂开。事发一个多月来,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心寒心酸,一时难以接受,怎么是这样一个结果呢?

    我一直在等相关责任单位来找我,却久等无动静。我不会忍气吞声,这几天正在咨询北京、重庆等地的律师朋友,马上启动追责。我要向他们讨一个说法,以及索赔。

    何小平呢?儿子刘金心已向我表明了态度,他说:妈妈,我求你一个事,你不追究何小平的法律责任吧,这么多年事情都已过去,即使追责也回不到26年前了。这是儿子在护着她。我早就向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提供了系列材料。何小平涉嫌拐卖儿童罪,公安机关已将案件材料移交给检察机关,正在审查起诉。来源:看看新闻Knews

    新闻背景

    1992年6月3日下午,南充市李渡镇村妇何小平作为刚被聘请的保姆,走进朱晓娟位于重庆市渝中区解放碑的家。七天后,她将朱晓娟1岁零3个月的儿子偷走。这个孩子被何小平带回了家,视为“镇命”的工具养起来,“我八字大,命硬,之前死了两个儿子。只有捡个娃儿来养,我自己的娃儿才会活下来。”

    2018年1月初,何小平声称看了一档电视寻亲节目受到感动,她为了赎罪,主动向警方投案并借助媒体,在重庆大张旗鼓为“儿子”刘金心寻找亲生父母。

    2月5日,朱晓娟拿到重庆警方的“鉴定文书”,鉴定结果显示:刘金心与朱晓娟、程小平“符合双亲遗传关系”;程俊齐与朱晓娟、程小平“亲权关系不成立”。

    这一结果让朱晓娟内心五味杂陈。程俊齐是1996年她和前夫程小平从河南找回来的儿子“盼盼”,当时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的“亲子关系鉴定”称,盼盼与程小平、朱晓娟“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责任编辑:梁云娇 CN079)
    关键词:
    关闭
     

    “三峡水怪”被打捞上岸,系废弃的橡皮气囊

    19-09-17 14:29:30三峡水怪 打捞上岸 气囊

    老兵张勇和他的“国防园”

    19-09-17 10:31:43国防 老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