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教育部回应改读音:这是条‘假新闻’请不要担心(2)

2019-02-20 09:01:25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比如‘粳米’的‘粳’本读‘jīng’,绝大部分人也是这样读的,但《征求意见稿》中审为‘gēng’,网友意见很大。这应该是‘以北京语音系统为审音依据’的。普通话的语音系统的确立虽然以北京语音系统为基础,但普通话推广已经有好几十年了,已经成为一个有别于任何方言的博大精深的系统,语音、词汇、语法都按照自己的内部规律发展演变。对普通话进行审音,还坚持‘北京人读啥音就审定为啥音’,是否合理?这是学术问题,意见可能还不统一,大家可以讨论。”黄安靖说。

再比如“纪”作姓用时本读‘jǐ’,《征求意见稿》把这个姓审为‘jì’。黄安靖认为,虽然很多人现在都读四声,但对姓的读音审定,要更加慎重。有次他去大学做讲座,提到这个读音的审定,台下有人说自己就是这个姓,且一直读jǐ,“改了读音,不是让我们改姓吗?”

还有的字的读音则是该审未审,黄安靖提到戛纳电影节的“戛”,虽然最初的刷屏文中未出现,但在传播过程中也被很多网友提出。“戛”本读jiá,但这与“戛纳”的法文Cannes读音不合,“这个字的读音是应该审的。建议审为gā,专用于‘戛纳’。”

“总的来讲,我觉得这个新闻是个假新闻。但《征求意见稿》一直未正式公布,这次人们又议论纷纷,这也反映了普通民众对《征求意见稿》的态度。其中有些字的读音是否改变是有争议的,有关方面应该听取这些意见,或者不公布《征求意见稿》也要做出说明。”

语音的变化应符合其发展规律

文章中也出现了一些并非来源于《征求意见稿》的字,黄安靖认为对这些字要区别对待。

文中开头引用了贺知章的《回乡偶书二首·其一》,并标以读音: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