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12岁少年弑母后漠然问道: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4)

2018-12-11 03:14:13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参与评论()人

12岁少年弑母后漠然问道: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

▲七岁那年,吴兵放学回家被面包车撞伤,医院的就诊记录。

吴建德给吴兵父母打电话,得知儿子伤情不严重,他们没有回来。吴建德一个人找肇事司机理论,对方只愿意支付医药费,赔偿一分不给,他没办法。最后,吴兵的伤情被鉴定为10级伤残,从保险公司获赔了一万元。如今吴兵的额头依然能看到当年留下的伤痕。

车祸后一年多,吴兵在学校与同学玩耍过程中,被推倒,头部撞到墙角。吴兵回来并没有告诉爷爷自己的伤情。吴建德是看到孙子头部肿起大包,有很多瘀血才询问了情况。这个大包直到一个月后才消下去。

吴建德说,两次头部受伤后,吴兵出现了一些反常行为。有一段时间,他经常晚上十一、二点在房间里,一圈一圈地绕,吴建德叫他,他也不理。后来绕圈变为经常半夜大喊大叫,有时候哭,有时候骂脏话。这种情况,到现在都还时有发生。

离不开的手机游戏

2016年,吴兵的母亲生下弟弟,因为爷爷奶奶年龄偏大,带不了孩子,母亲不得不留在家里照顾弟弟,让父亲一人在广州打工。

因为老房子太拥挤,几年前,吴兵父母用多年打工的积蓄和外借的10多万元,在东安垸村买了一套房子,一楼门面,二楼住人,三楼储物,因为一直没钱装修,直到2018年春节一家人才搬进新家过了年。

但是,这个新家吴兵似乎住不习惯,他依然长时间住在爷爷奶奶家。一个多月前,爷爷腿疼严重,走一小段路都得休息很久,没办法照顾他,他没办法才搬到新房子和母亲生活。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