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12岁少年弑母后漠然问道: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3)

2018-12-11 03:14:13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参与评论()人

第二天是周一,早上,校车在楼下停住,司机大声催促吴兵赶紧上学,他在二楼,推开窗户回应,自己请假了。

两次意外伤害

吴兵一直在泗湖山镇中心小学念书,早上7点半上学,下午2点45分放学,校车每天穿梭于附近村庄接送学生。吴兵一个多月前刚搬入东安垸村公路边的这套三层楼房,而之前校车则要继续开4公里到西南村接送吴兵。

12岁少年弑母后漠然问道: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

▲通往西南村吴家老房子的水泥路。

西南村位于湖南益阳洞庭湖边,这里的农民多以种水稻和养鱼虾为主业。12月,收割完一季稻的田,没有耕作,一片枯黄。而村里青壮年大多在外打工,要等到过年才回乡。

据悉,吴兵的父母是较早一批外出打工的人。2005年左右,吴兵的父母回村结婚,随后生下吴兵。当吴兵半岁时,父母将他交给爷爷奶奶带,继续南下广州打工。两人进不同的厂,每月分别能挣4000多元和3000多元,除去开销和寄回老家的钱,基本所剩无几。一年回家一两次是常态,大部分时间和儿子是通过电话连接情感。

吴兵和爷爷奶奶住的房子是依托伯伯家正房建的,前半间厨房,后半间卧室,屋前没有铺水泥地,一到下雨天全是泥泞。多数时候,伯伯家人在外打工,空出来卧室,吴兵就会搬过去借住。

七岁那年,吴兵放学回家被面包车撞伤面部,流血不止。父母没在家,爷爷吴建德抱着他到医院治疗。“额部复合组织缺损,额部头皮血肿,颅脑外伤脑震荡。”当年的住院记录记载了车祸的伤情。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