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黄牛买卖学籍,毛坦厂中学难辞其咎

2018-11-30 09:38:31  钱江晚报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黄牛买卖学籍,毛坦厂中学难辞其咎

近日,部分家长向媒体爆料,孩子中考成绩不佳,花了高价想通过黄牛买学籍“曲线”进入毛中,不料今年政策收紧,此类借读全部被拒。目前家长们已经向当地警方报警,大批买卖学籍的黄牛被抓。而毛坦厂中学负责人认为,校外人员胡乱承诺与己无关。

在目前的高考体制下,毛坦厂中学和衡水中学一样,是一种神奇的存在——尽管外界批评颇多,但考生和家长仍然趋之若鹜。两所学校周边房租水涨船高,是学籍溢价的典型缩影,此次学籍买卖形成产业链,花三四万才能曲线入学,进一步说明学位供不应求到了何种地步。

新闻提到的曲线入学,还未必是进到毛坦厂中学。买到学籍的学生,买到的只是毛坦厂中学合作学校,也即金安中学借读的资格。因为该校是毛坦厂中学持股的民办学校,同一套师资和管理体系,所以借读资格才卖得出价钱。

毛坦厂中学否认牵涉其中,正是以违规出手借读资格发生在金安中学为由,但二者既然是持股合作关系,毛坦厂中学当然难辞其咎。

对那些家长和考生而言,花钱买学籍,图的无非是毛坦厂的招牌,以及典型的毛坦厂式的教学模式。作为高考体制的大赢家,一边用自己的旗号收割学生,另一边将责任转嫁给合作的民办学校,以此来金蝉脱壳,进行风险切割,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而且几年前媒体曾有过起底,毛坦厂中学可以“先买学籍再借读,全都明码标价”,而一些买学籍的学生在金安中学借读一年后,可以进入毛中。作为高考工厂而存在的毛坦厂中学,自然难言清白。当然同样值得追问的是,买卖学籍的地下产业链,为何会死灰复燃、禁而不绝?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成都26岁女教师乘地铁出站后失踪,警方正在调查

    19-09-19 18:18:40女教师乘地铁出站后失踪

    男子买“两头票”坐高铁:中间449公里是乘朋友的飞机

    19-09-19 18:17:05男子买“两头票”坐高铁

    新西兰总理首访日本,开口就“我国和中国...”

    19-09-19 18:11:50新西兰总理首访日本

    在这个领域 中国为什么能走在世界前列?

    19-09-19 17:42:28中国,世界前列

    水乡古镇特色民俗庆丰收

    19-09-19 15:48:09水乡古镇

    日本人眼中的中国是什么样?

    19-09-19 14:55:46日本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