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教授因妻子赌球被负债六百万 辞去副院长职务应诉

2018-05-22 17:48:07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王凤英(化名)从事网络赌球的一张投注清单。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图

从2017年4月起,罗宗志带着200多名“受害人”签名的报告,向最高法、国家信访局建议修改“24条”。事实上,近年来全国不少法学专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上书建议修正“24条”。这条备受争议的司法解释,被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列为备案审查的“十大案件”之一。

2017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24条”的补充规定: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被视为最高法对舆论的积极回应。

2018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再发布《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该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最高法民一庭负责人表示,《解释》施行前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结果明显不公的案件,人民法院将依法予以纠正。

1月18日那天,罗宗志在手机上看到了这条新闻,还没读完“新解释”全文,他就接到朋友打来的“祝贺”电话。“新解释转换了举证的责任,我就不会那么被动了。”罗宗志感到欣喜。

“新解释回归了法治的正轨。”广东省律协婚姻家庭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游植龙多年来呼吁修正“24条”,他5月21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新解释实施四个多月来,改判的案例还不多,“还有不少人仍受‘24条’思维的影响。”他建议,正在编纂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应将夫妻共同债务制度予以规范和明确。

与罗宗志一样在广西任教的副教授王丽(化名),成为“新解释”的受益者。三年前,她丈夫瞒着她炒期货而欠下巨债,离婚后王丽成为5起诉讼的被告,债务总额490万元。今年2月和3月,二审法院对已审的3起案件予以改判,王丽不用承担连带责任。

王丽的二审判决结果令罗宗志受到鼓舞。此前一直“谨慎乐观”的他,对接下来几起案件的审理有了“不一样的期待”。

在前段时间审理的一起案件中,起诉罗宗志的原告邓某未到庭,被一审法院裁定按撤诉处理。5月21日,这位曾借给罗的前妻10万元的债权人向澎湃新闻表示,他现在理解了罗宗志的苦处,“他也是受害者”。

(责任编辑:吕莉莉 CN073)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