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生发“神药”邦瑞特:广告杜撰俩不同发明人,价格涨了19倍(3)

生发“神药”邦瑞特:广告杜撰俩不同发明人,价格涨了19倍(3)
2018-05-08 09:53:21 澎湃新闻

    但在另外一个版本广告中,“邦瑞特育发露”又化身“飘宣秃大夫发根活力素”,其广告内容宣称的产品研发者与目前多家卫视播放的广告中宣传的研发者为同一人,即“秃大夫赵文生”。

    澎湃新闻注意到,广告中展示的“飘宣秃大夫发根活力素”外包装与“邦瑞特育发露”包装相似,产品在“飘宣TUNDAIFU秃大夫”大号字样下方,用小字样标着“邦瑞特牌植物防脱育发露”。

    并且,“牧民邦瑞特”、“飘宣秃大夫发根活力素”、及现在多家卫视播放的“秃大夫”等三个版本该产品广告,包装盒上显示的国家特殊用途化妆品批准文号均为同一个“国妆特字G20110432”,生产厂家也均为河南邦瑞特实业有限公司。

    生发“神药”邦瑞特:广告杜撰俩不同发明人,价格涨了19倍生发“神药”邦瑞特:广告杜撰俩不同发明人,价格涨了19倍

    梁家仁在两个不同广告中的台词相似。

    此外,香港明星梁家仁也出现在了“飘宣秃大夫发根活力素”的广告中,并且讲述内容与目前多家卫视在播的广告内容多处雷同;三个版本广告中宣传的产品成分、产品使用用户,甚至广告解说词,都基本相同。

    比如,三个版本广告中,都提到了一位来自哈尔滨的王先生用视频记录下了自己使用“邦瑞特育发露”(发根活力素)的经历,该王先生在三个版本广告中的画面和讲述相同。

    同一款产品为何会出现两个不同的产品名称,两种不同的研发过程和两位完全不一样的研发人,广告中的这些专家现在何处,都是什么身份?

    带着这些疑问,澎湃新闻向该产品厂家、内蒙古乌拉特中旗、法国里昂大学、美国FDA等进行了求证。

    “牧民邦瑞特”“专家瑞查·林”“秃大夫”查无此人

    5月5日,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中旗宣传部副部长支茂盛向澎湃质量报告表示,他在当地工作十余年,从没听说过有“邦瑞特”此人此事。

    支茂盛还表示,乌拉特中旗、阴山一带也没有名叫“育发草”之类的药草,“如果有,我们早就宣传了”。

    对于“瑞查·林(Richd Lynn)”的身份,澎湃新闻向法国里昂大学多个分校、学院的医学部门进行求证。其中,里昂第一大学人类生物学系行政事务负责人Jean-Luc Delmas (让·吕克·戴尔玛斯)表示,该部门没有叫“瑞查·林(Richd Lynn)”的华裔学者;该校公关部门表示将求证各部门后再回复确认,但目前澎湃新闻尚未接到进一步反馈。

    生发“神药”邦瑞特:广告杜撰俩不同发明人,价格涨了19倍

    广告截图

    此前,“邦瑞特育发露”生产厂家河南邦瑞特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苏爱民也向澎湃质量报告表示,“邦瑞特”并非人名,也没有“牧民邦瑞特”其人,他也不认识“瑞查·林(Richd Lynn)”、“秃大夫赵文生”二人,该二人也未在公司任职。

    工商资料显示,河南邦瑞特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10月27日,注册资金1800万元,自然人股东为李国瑞、苏爱民;苏爱民担任执行董事,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厂址位于河南南阳市镇平县工业园玉神路20号,经营范围为代用茶、饮料、糖果、邦瑞特牌植物防脱育发露生产销售等。

    苏爱民表示,“邦瑞特育发露”是其公司自己研发的产品,“邦瑞特”名称源自公司成立之初,一家商标公司帮忙起的公司名称,不存在“牧民邦瑞特”这个人;其公司有“邦瑞特育发露”这个产品,没有“飘宣秃大夫发根活力素”这个品牌。

    但面对三个版本广告中产品是同一个批准文号质疑,苏爱民又称,“这可能不是(同)一个经销商,那个(飘宣)有人(消费者)投诉到我们当地工商局,我就向工商局申请责令他们停掉了”。

    “2015年那个广告(指牧民邦瑞特自创产品广告),是广州一家公司弄的,我知道后就没让这么做了,因为他们有些东西跟厂里面的实际不符。”苏爱民称,他对目前电视台播出的产品广告不知情,“都是经销商做的这些东西(广告),我要去查一下,马上给他停掉”。

    随后,受苏爱民之托给澎湃新闻打来电话的自称是“邦瑞特育发露”代理商的王姓男子也向澎湃质量报告确认“没有邦瑞特这个人”,承认广告内容上用了“以前的素材”。但他否认了前述另两位“神医”是演员扮演的质疑。

    王姓男子称,“秃大夫原来是名医生,瑞查·林应该是专家”。但该男子未透露“秃大夫”、“瑞查·林”二人的更多信息,对其代理公司名称等信息也避而不谈。

    广告宣称成分与国家药监局官网登记成分不同

    悉数“邦瑞特育发露”三个版本广告内容,其中多处涉嫌违反《广告法》、《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

    如:目前仍在多家卫视播出的广告中,宣称该产品是“有史以来最快、最安全的生发产品”、“畅销率及普及率最为广泛的脱发产品”、“纯天然、纯植物、零过敏、零投诉”、“21天长新发”等内容,出现了《广告法》明确禁用的词“最”等字样。

    而在此前的广告中,该产品还宣称经过临床试验、“经过美国FDA的毒理测试,对身体没有任何毒副作用”。

    5月3日,就“邦瑞育发露”广告中宣称内容,澎湃新闻致信美国FDA进行求证。4日,美国FDA新闻官劳伦·苏赫尔(Lauren Sucher)索要了该公司广告视频的链接,随后回复澎湃新闻称,FDA没有批准化妆品及其原料上市的法定权力(色素添加剂除外),也没有针对这些产品要进行哪些测试的测试列表。但制造商或经销商应确保,根据标签指示或习惯使用时,这些产品是安全的。否则,FDA可采取行动。

    劳伦·苏赫尔未透露河南邦瑞特实业有限公司是否向FDA申请过毒理测试。她回复称,无法向第三方提供某一具体公司被监管状况的信息。

    在广告中自称亲身使用了“发根活力素”长出头发“接戏越来越多、片酬也越来越高”的香港明星梁家仁通过其经纪人向澎湃新闻表示,该广告是其几年前所拍摄,具体是代言的哪款产品,他“忘记了”。

    生发“神药”邦瑞特:广告杜撰俩不同发明人,价格涨了19倍

    广告截图

    关键词:
    关闭
     

    相关新闻

    2019-06-14 20:15:13 2019北京禁毒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