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科学家也当“敢死队”诺贝尔奖得主曾给自己心脏插管

2018-03-05 09:23:51  参考消息网    参与评论()人

参考消息网3月4日报道西媒称,很多科学家为了验证自己理论的正确性,亲自接受对健康和生命都意味着高风险的实验。

西班牙《趣味》月刊1月号刊登题为《科学界的敢死队》的文章称,1994年的搞笑诺贝尔奖被颁发给纽约科学家罗伯特·A.洛佩斯,理由是他在1968年为证明“猫身上的耳螨传播给人类的可能性”,在自己身上亲自做实验。洛佩斯用药棉浸水从一只猫的耳朵里揩了一克的耳螨,然后把它塞到了自己的耳朵里!这些耳螨在他的耳朵里待了一个月后才消失,洛佩斯详细记录了它们的活动以及自己的感受,而且为了验证实验成功进行,洛佩斯竟然又重复做了一次实验!

报道称,科学家自我实验、拿自己当小白鼠的事例并不少见,事实上这在科学历史尤其是生物医药研究方面有着悠久传统。例如人类对黄热病的战斗史就充满了英雄、疯狂和自我实验的行为。在19世纪初期,一位名叫斯塔宾斯·弗思的医学博士决定解决当时非常激烈的黄热病是否会传染的争论。他先是将病人刚刚吐出来的黑色呕吐物倒在自己在前臂上制造出来的一系列伤口上,看到自己没有生病,又把病人的呕吐物以及血液、唾液、汗水和尿液等其他体液涂抹到自己的眼睛里,并将呕吐物加热,给自己做了一个热腾腾的呕吐物桑拿,结果只是引起了剧烈头痛。为了彻底消除疑虑,弗思做了更为恶心的最后一个自我实验,他把病人的呕吐物吃了下去,先是用药丸的形式,因为不相信效果,最后他直接从病人嘴里喝下呕吐物,由于没有得病,最终证明黄热病并不传染。

报道称,这是铁的事实,因为1900年在古巴,以沃尔特·里德为首,由詹姆士·卡罗尔、阿里斯蒂德斯·阿格拉蒙特和杰西·拉齐尔组成的美国军医小组证明了这一点。这4位军医怀疑蚊子是传播黄热病的罪魁祸首,就让自己接受蚊子的叮咬,结果全部得病,拉齐尔最后死亡,当时他才37岁。没有人知道这个自我实验,直到1947年人们发现了拉齐尔的日记本,才得知此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