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聚焦新冠肺炎疫情
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垂杨柳医院:首家黄码血透中心的2104次“疗愈”

垂杨柳医院:首家黄码血透中心的2104次“疗愈”

肾内科病房护士杨艳霞在为患者进行护理工作。受访者供图

每天早晨7点,第一批前来做透析的患者踏入垂杨柳医院的血透室。血液顺着导管流进透析机,“洗干净”的血液又重新泵入人体,完成生命的延续。

机器循环往复,一直到夜里12点。几条导管与这台机器,连接着许多尿毒症患者的生命。

北京疫情袭来时,尿毒症患者们一度被“困住”:社区因封控或管控出入困难,在发热门诊做床旁透析又费用高昂。

这家地处朝阳疫情“暴风眼”的医院承担起了守护尿毒症患者生命的责任。只用了半天,垂杨柳医院肾内科就把符合院感防控和血液净化标准的“黄码”血透中心改造出来,使得医院可以容纳“黄码”和非“黄码”透析患者。

为了保证透析不被耽误,肾内科主任余永武带着整个科室住进了医院,半个多月没有回过家。医护们也搬进临时腾出的简易宿舍,保证每一次透析都能有人陪护。

据统计,从4月22日北京出现第一例感染者开始,至5月15日,垂杨柳医院两个院区进行了2104人次的血液透析。

以下是余永武的自述:

维护了一年的机器,派上了用场

北京这波疫情来得很突然。大概从4月22日出现第一例感染者开始,我们科室就不停收到患者求助,一天最多四五十个。

平时在垂杨柳医院做透析的尿毒症患者有200多人,我们建立了肾友群,那几天群里跟“炸了锅”一样,我粗略估算了一下,有100多位患者被困在封控区与管控区内。大家的焦虑和害怕我太理解了,透析一天都不能耽误,一旦耽误引起严重高钾血症和心功能衰竭,很容易导致死亡。

垂杨柳医院:首家黄码血透中心的2104次“疗愈”

今年正月初二,余永武带领部分肾内科医生在血液净化中心为患者查房。受访者供图 

透析与新冠疫情碰到一起,会变成更棘手的事情。我之前统计过,我们肾友群里近70%患者都在60岁以上,多数也没打过新冠疫苗,而且他们作为尿毒症患者,普遍免疫力低下,面对疫情的时候更为脆弱。 

来自封管控区的病人面对的不仅是感染风险,还有高昂的治疗费用。按照国家卫健委2021 版《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疑似新冠阳性患者或密接者,需要进行单人床旁透析,直至确诊或解除医学隔离观察。普通的透析,几十台机器使用同一个水处理机,在报销之后,患者一次只用支付几十元钱,床旁透析因为使用透析液,即使在报销后患者每次也要支付近千元。 

那他们该怎么办?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血液透析中心研究之后提出了两套方案。 

第一个方案是在发热门诊单独设置隔离屋,放置小型血液透析水处理机,带动四个透析机,这样可以避免床旁透析高额的费用,同时满足更多病人需求。但是讨论发现,发热门诊无法容纳大批量中高风险地区病人透析。 

那么最适合的应该是第二个方案:“重启”东院区,将其作为“黄码”血透中心。 

去年垂杨柳医院从东院区搬至现在本部院区,原本我们的血透室在东院区一楼,搬迁后理应废弃,但是我觉得疫情一直断断续续出现,这里说不定能应急,所以没有拆除水处理机管道。

 搬迁后,医院没有报废这些机器,也同意我的申请,每天我们科室的工程师都会去维护运行这些管道,坚持了一年,没想到这次真的派上了用场。

垂杨柳医院:首家黄码血透中心的2104次“疗愈”

4月12日,血液净化中心工程师刘茂旭在日常进行透析用水检测工作。受访者供图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