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聚焦新冠肺炎疫情
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新闻 >

歼20试飞揭秘:指挥员果断终止试验避免了重大事故(2)

首先对试飞测试实行了一体化设计改装

试飞总师田福礼:传统的改装工作模式一般将改装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架内改装,第二阶段是架外改装。改装工作与主机厂所的飞机研发流程之间是一种串行关系。验证机的测试加改装要求用数字一体化方式进行设计,即机载测试系统改装与飞机研制同设计、同制造、同实施,改装工作与飞机研制工作并行展开,首开试飞测试一体化设计改装先河。

2009年3月,正式启动歼20验证机试飞测试一体化改装工作,航空工业试飞中心成立测试改装团队,到飞机研制厂所开展改装设计及跟产等工作。

数字一体化设计改装方法相对于传统测试改装方法是个重大进步,首次应用数字化电气设计平台,使用基于数据库的先进的数字化电气设计平台,结合三维设计模块,通过软件接口进行两个设计平台间的数据交流,完成原理图、电路图、线图、三维线束建模等工作,并自动生成接线表、物料表等报表。整个项目的相关数据通过专用平台进行管理,同时使用其他办公软件做到无纸化设计。该平台在国内是首次应用到飞机电气设计领域,主机厂所之前均未使用过,对该平台的应用处于探索接触阶段。全新的飞机加之全新的设计工具导致大量的反复迭代,最终设计流程的确认几乎是试错试出来,倾注了改装设计团队大量的心血及时间。

歼20试飞揭秘:指挥员果断终止试验避免了重大事故

测试改装一体化不同于以往主要以飞机实体为基础的工作方式,而是要求全部设计工作在数字样机上开展,既不依赖实体样机也不需等待原型机生产制造完成,打破了传统的试验机“架内”和“架外”测试改装的概念。在飞机设计和制造阶段进行测试集成,就是说在数字样机上开展测试加改装设计尽早发现其中的潜在问题和不足之处,并快速修正设计错误、改进设计方案,可减少对实物样机的依赖,并缩短了测试改装周期,提高飞行试验效率。

一体化设计测试改装方法探索了一种适合试飞测试改装的数字化设计方法和工作流程,完成测试系统向飞机设计过程中的集成,保障歼20验证机测试改装工作的顺利进行,同时为新型号研制测试改装设计开创一种新的工作模式和方法。

在首飞仅仅几个月之后的一天,试飞中心机务队在滚滚热浪中整齐列队,满怀期待地眺望着天际。当天是绰号为“威龙”的歼20飞机转场来院后的首个飞行日,也是对试飞机务保障团队的第一次“大考”。

歼20试飞揭秘:指挥员果断终止试验避免了重大事故

歼20新机转场来院后,机务保障团队的每个成员都像上足了发条一样,连续三天,每天围着飞机忙忙碌碌。“这可是真正的新一代飞机啊,咱们一定要加倍小心。”机务人员一边互相提醒着,一边不约而同地戴上鞋套。这种情况在原来的机务维修工作中是从未有过的。原来,从接到歼20飞机机务保障任务的那一天起,机务团队就开始了一系列准备工作,他们赴西南跟产学习;回院后及时总结,伏案编写了大量工作卡片及工作程序,涵盖了飞机地面准备及维护维修的所有环节。为了不想一丁点儿杂物带上飞机,他们统一定做了鞋套,对飞机的呵护比对家里的亲人还要细腻。

当试飞员驾驶歼20飞机呼啸着降落在跑道上,平稳地滑回停机坪时,机务人员的心仍提在嗓子眼;当试飞员在飞行工作卡上写下“良好”二字,并笑着对他们说“飞机状态一切正常”时,大家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兴奋得跳了起来。

歼20飞机设计采用了大量新结构、新材料,飞机全新的结构强度设计必须通过真实的飞行验证,设计团队也急需通过载荷强度飞行试验结果冻结状态结构设计。面对一系列节点要求,试飞团队果断提出“载荷指导设计”理念,再次刷新了中国航空工业飞机研制的理念。

基于歼20飞机技术新、载荷强度难度大、进度紧等特点,歼20飞机载荷强度试飞“党员先锋队”以“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胆魄,在飞机结构受载分析、地面载荷校准试验、载荷模型建立、载荷边界试飞方面成功采用了多项新技术,在试飞中发现了副翼载荷超限、飞机非指令性上仰等许多设计工作未曾预料的严重载荷状态,并在确保飞行安全的情况下,第一时间为设计团队提供了严重载荷状态的飞机真实受载结果,为后续歼20状态结构更改、状态冻结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歼20试飞揭秘:指挥员果断终止试验避免了重大事故

2012年12月18日9时40分,歼20验证机即将开始高速滑行试验,机上遥测发射机开启,监控大厅内地面安全监控系统信号良好。10时左右,飞机左、右发动机开车,一切正常。3分钟后,监控画面却显示数据异常,综合告警灯告警。但此时,机上却显示正常。地面指挥员果断下令:终止试验!事后分析,如果再晚2~3分钟,就有可能发生重大事故。而促使指挥员果断下达“终止试验”命令的,就是试飞中心自主研发的地面安全监控系统。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