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聚焦新冠肺炎疫情
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新闻 >

哭求卫生巾女子是“小姐作派”?西安作协主席回应

怒斥哭求卫生巾女子“小姐作派”,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我从此一句话不说

(观察者网讯)“而有些人,同样也是女人,却让人想要诟病了呢……你自己有没有卫生巾,什么时候用卫生巾,自己一点都不清楚吗……疫情当前,什么矫情,什么小姐作派,是没有用的。”

1月5日,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吴克敬疫情“日记”《扎在长发上的橡胶手套》里的部分语句引发了争议,他喊话此前“在酒店隔离期间哭着讨要卫生巾”的西安女子,批评其在紧要时刻“苛责别人不能上门送(卫生巾)”一事是“小姐作派”。

此文一出,随即引发争议。部分网友认为女性生理期的卫生需求是合理的,不应该被称为“小姐作派”;也有人认为当事人边求助边录视频、擅自离开隔离房间的做法有待商榷,称其应该理解防疫人员的不易。

1月6日,吴克敬回应《红星连线》称,他对此也很痛苦,本来写文章是想让大家少些抱怨,让被隔离的人和一线工作人员互相理解,网友有权批评,“我现在真的没啥话说,我就想一个人,从此一句话不说。”

哭求卫生巾女子是“小姐作派”?西安作协主席回应

据《西安晚报》报道,吴克敬是陕西扶风人,小学毕业,曾当过木匠,后来进入西北大学作家班学习,上世纪80年代,他在《当代》杂志上刊发了成名作《渭河五女》。吴克敬曾任《西安日报》、《西安晚报》副总编,现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其所著的《手铐上的蓝花花》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

哭求卫生巾女子是“小姐作派”?西安作协主席回应

此次西安疫情发生后,连日来,微信公众号“周原文艺”(原名“陕西扶风作家”)和“庚光文化传媒”发布了多篇吴克敬所写的聚焦抗疫故事的文章,多为其看到抗疫新闻后有感而发的随笔。

哭求卫生巾女子是“小姐作派”?西安作协主席回应

1月5日,微信公众号“庚光文化传媒”发布了吴克敬的文章《扎在长发上的橡胶手套》。

1234...全文 5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