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新闻 >

徐闻菠萝火了之后

今年,位于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徐闻因盛产菠萝而一夜走红。菠萝最高价达到一斤3元左右,不少人因此赚得盆满钵满。进入5月,菠萝销售开始进入尾声,滞销、降价的剧情亦开始上演。这座小城因菠萝变得活络,在这里,种菠萝、赌菠萝、卖菠萝的故事比比皆是。

捋起袖子,手臂上的几条红线隐隐透露着血迹。这些不易察觉的伤口,是菠萝苗割的。

在广东徐闻,不少人身上都有这样的痕迹。他们或是劳动了一天的采摘工,或是在菠萝田里验货的外地采购商,又或者,只是心血来潮来此观赏的游客。

这里是“菠萝之乡”,现有的35万亩菠萝田,一年能产70万吨菠萝,占全国菠萝产量的四成。

今年,这座位于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小县城因盛产菠萝而一夜走红。“每3个中国菠萝就有1个来自徐闻”的话题冲上了微博热搜。据广东省农业农村厅的数据,2021年第一季度,徐闻菠萝产值达8.41亿元。徐闻县农业农村局发展规划与乡村产业发展股的股长王振招说,今年是徐闻菠萝卖得最火的一年,最高价达到一斤3元左右,不少人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进入5月,菠萝销售开始进入尾声,滞销、降价的剧情亦开始上演。

这座小城因菠萝变得活络,在这里,种菠萝、赌菠萝、卖菠萝的故事比比皆是。

到曲界去

曲界镇是有味道的。

这里有着全国最大的菠萝交易市场。每到交易时间,货车飞驰,轮胎不断扬起黄沙,漾在空气里的酸甜味儿混入了泥土的气息。

徐闻菠萝火了之后

5月7日,曲界镇。这里有着全国最大的菠萝交易市场。新京报记者汪畅摄

5月7日,徐闻菠萝的售卖已进入尾声,但这里依然人头攒动。凌晨5时许,天微亮,街道上已经响起阵阵轰鸣,早晨8点,各色的货车便挤满了菠萝交易市场。车和车挨得很近,拥挤得只留下了一人的缝隙。

这天上午,水果批发商江力又载着一车菠萝上了高速。像往常一样,春节刚过,他便在曲界镇住下了。没日没夜地泡在“菠萝的海”中,将精挑细选的菠萝发往各地。这一次,是江力最后一次忙活菠萝,他将跟随这些菠萝一同奔赴广西,看着它们进入批发市场后,他就要开始收购荔枝。

由于来得早,江力成功抢到了附近的酒店。后来,还拿着买菠萝的单据,成功住上了徐闻县政府划定的免费旅馆。江力说,曲界镇最忙碌的时候是清明节前后,天还没亮,市场所在的街道已经被货车占据得严严实实,“倒车是不可能的,只能排着队等待入场。”

镇上的人都记得,小镇的闹嚷自春节后开始,一直持续到清明节之后的几天,那些日子里,整个小镇闹闹嚷嚷,全国各地的水果商舟车仆仆地来。

这份闹嚷养活了镇上的不少人。所有的旅馆都住满了人。距离菠萝交易市场一千米不到的地方,当地居民曾冰自建了一幢小旅馆,整个四月,旅馆都人满为患,“人太多了,你说没房了,他们也不走。”知道他们实在没地方住,曾冰心一软,便贡献了旅馆的一楼大厅,未收取任何费用。

旅馆一楼摆放着木质沙发,四、五个外地采购商将其占据了,他们随意地躺着,对付过四月的很多个夜晚。一批人走,又有一批人来。曾冰无奈,“总不好让他们睡大街,的确是没有地方住。”

曲界镇的街道上,也出现了摩的师傅的身影。平时,摩的师傅只在县城拉活儿,但近来的两个月,也接到了去往曲界镇的客人。他们操着一口明显的异乡话,对摩的师傅说,“到曲界去!”

夜以继日地忙碌

这份热闹背后,是当地人夜以继日地忙碌。

一天内,最先忙碌起来的,是路边的早点摊。夜色下,即将采摘菠萝的工人们分批涌来,一阵狼吞虎咽后,便放下碗筷,坐上卡车,跟着“菠萝中介”直奔田地。

“菠萝中介”是徐闻的特色职业,他们帮果农销货,帮外地采购商找货源,帮工人找活干,是外地采购商、果农和工人的中间协调者。在徐闻县的菠萝交易市场里,”菠萝中介“随处可见。

徐闻菠萝火了之后

曲界镇附近的菠萝田地。新京报记者汪畅摄

在本世纪初,蔡明耀便开始从事菠萝中介。他已然将售卖徐闻菠萝的所有流程烂熟于心。签下订单后,工人们开始采摘的首日,蔡明耀通常要领着外地采购商来到田头验货。

5月7日凌晨5时许,蔡明耀骑着电瓶车,领着工人们和外地采购商来到果农的菠萝田地。他小心翼翼地穿过长着刺的菠萝苗,在田地中段停下,随机摘下一颗菠萝,用刀一削,在田地旁的灯光下,给外地采购商展示果子的质量,“肉厚汁甜,绝对不是水菠萝!”

等到采购商点头,工人们便趁着微亮开始了劳动。

在这座位于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小县城,日头一晒就是一整天,气候湿热。工人们往往趁着清晨干活儿。蔡明耀说,天刚亮,看得清路,在一天中最凉爽的时间里干活儿,工人少吃苦,外地采购商也能拿到最新鲜的货。

徐闻菠萝火了之后

5月8日,菠萝交易市场。工人们在将摘下的菠萝装车。新京报记者汪畅摄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