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理塘旅投总经理杜冬:丁真火了,我很焦虑

理塘旅投总经理杜冬:丁真火了,我很焦虑
2021-03-05 07:21:26 澎湃新闻

原标题:理塘旅投总经理杜冬:丁真火了,我很焦虑

十二月的理塘一边下雪,一边出太阳,于是满屋明晃晃的雪光。理塘旅投办公的玻璃房堆满书,都是全国各地网友邮寄给19岁的美少年丁真的。总经理杜冬刚从成都回来,这时正从背包里掏出袋装咖啡,耍酷似地一袋袋往桌上丢:“喝么?喝不喝?”

丁真走红后被安排进入理塘旅投,担任当地的旅游形象大使。这家西部县城的国企也因此获得巨大的关注,杜冬的同事正对各种采访和商业洽谈应接不暇。

 丁真入职照。微博@理塘丁真 图

丁真入职照。微博@理塘丁真图

公司董秘对杜冬笑,闲聊说一段时间离开理塘,回来就不习惯。他昨晚几乎一宿没睡,有老鼠从他的房顶上跑过,邻居养的猫又追着老鼠跑。

董秘住在一个传统的藏屋里。他大学是在成都学法律的,毕业后做刑辩律师,不喜欢,到理塘游玩,一跃变成这个县国资集团的董事会秘书;他大学只兼修一点民商法,现在还得兼职给“整个集团”写合同。

“(以前的合同)看着真难受啊,我有强迫症。”可他又说,这不能责怪本地员工。理塘县脱贫没多久。”全年税收才一个亿左右。让我在以前的理塘读书,我大概高中也坚持不完。

理塘旅投的主要团队成员都是像董秘这样对藏文化感兴趣的文艺青年。以总经理杜冬为例,南京人,大学毕业后做过文学翻译,在西藏当过很长时间的记者,到处漫游,写游记,直到2018年来到理塘经营旅投。

喝过咖啡,杜冬走出去接受中央电视广播总台的拍摄。拍摄现场里三圈外三圈地围满了人。他对镜头介绍了理塘旅投团队修了两年的微型博物馆,展品在传统的窗棂里光影斑驳,风格“文艺”。微型博物馆是他的得意作品。

“藏族故事里有一则说,一个人在水井边洗头。夜里被一条神龙托梦,说不要这样了,脏水溅到我家里来了。”杜冬说话总是满口典故,这说的是藏族民间故事生动鲜活,“龙”在人们身边;又说藏族文化认“命”:“有古希腊神话安提戈涅的美感。”

我们原以为这样的人不乐意与丁真相关的粉丝经济纠缠。后来发现,全想错了。苦心经营的微型博物馆上电视,是杜冬的荣光。

说起建博物馆的过程。“(博物馆)后面那个水泥房子,”他说,“用了很多办法才砸掉。”他激动得要把替换下的门锁收藏起来。

杜冬说,更早之前,给杂志撰稿,去过各种景区,见过那种小城市,本地商业人才稀缺,它们景区给外来企业轻易地收割,甚或遭到“雪藏”,然后委屈地冷清十年。比这更糟的是让小城长期暴露在外部资本的眼光中。

“要不是这里严控,藏屋已经给拆光了。”杜冬说理塘县,“盖四五层的商务酒店,让游客能看到寺庙的顶,那好,张三建了,李四也要建……”

他年轻时喜欢一个理塘姑娘,出版了写给她的长篇情书。当时他写自己眼中的康区:

远方,贡嘎雪山慢慢燃烧成一团粉红色火焰,庄严的顶峰,端坐在众多雪山海浪般拱卫的仪仗里,广阔的高原大地,围绕着这座如金字塔般的愤怒巨峰,一同深沉的吟唱,等待又一个夜晚。

黑色的浪潮围绕着黑帐篷起伏,依稀能看见犄角依着尼玛沙哑的喝声起伏,牛群回营了。

文章写完十年,杜冬变成个中年人,对包括“网红”丁真在内的年轻员工一口一个“小孩儿们”。博物馆已经建起来,经得起央视拍摄,而杜冬只反复说,他感到焦虑。

杜冬常说,不希望丁真“异化”,但最近恐怕做不到。澎湃新闻记者 赵志远 图

杜冬常说,不希望丁真“异化”,但最近恐怕做不到。澎湃新闻记者赵志远图

[以下是与杜冬的对话:]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澎湃新闻:

去年12月,很多摄像机来对准您,您开玩笑说“我是个作家,也有维持人设的压力”。现在您感觉怎样,适应了吗?

杜冬:

以前不太适应,觉得我更喜欢通过文字跟人交流,但现在也逐渐适应了。这怎么办呢,这个事?怎么办?你新时代会有新问题,怎么办?

澎湃新闻:

丁真现在还好吗?

杜冬:

应该挺好的。应该挺好的。

澎湃新闻:

您也不完全了解细节是吗?

杜冬:

(过年)我们俩微信聊天。可能过于复杂的话,他也讲不出来。你问他在干嘛,“我在坐车,我有点累”,会聊这些话题。

他可能还没有成为Idol(偶像)的自觉和包袱。他自己也未必想当Idol,我不了解,或许他想。但他应该明白,“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现在做Idol就要有一点觉悟。这是应有的觉悟,也是职业伦理。

澎湃新闻:

回忆这段突然被媒体包围的时间,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吗?

杜冬:

(从去年11月丁真走红到现在)三个月而已,但是感觉好像过了很久。仓央书房这个地方,本来是我们建的一个书房,给(本地)小孩和游客看书用的,但是后来那段时间一直当我们办公室来用,好像是在时刻不停地召开媒体发布会。

仓央书房本身是一个透明的建筑,本身是个很好玩的隐喻,我们是敞开的,我愿意让别人看到我们干什么,我觉得这个点还挺好,总比在一个封闭的办公室里采访好得多。

有几次,媒体都已经散了,回去了,然后深夜下雪,我们到晚上一两点再往回走——我这时心想,这样不行了,我要累“死”了。后来,有一个媒体记者跟我们说,你们太需要人了,我买了一张后天的机票,我明天帮你们干一天活吧。我觉得这个感觉很好,大伙一起在做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仓央嘉措微型博物馆内景 澎湃新闻记者 赵志远 图

仓央嘉措微型博物馆内景澎湃新闻记者赵志远图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