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狱中情圣”再现,单亲妈妈被骗惨

“狱中情圣”再现,单亲妈妈被骗惨
2020-11-21 14:52:07 澎湃新闻

原标题:“狱中情圣”再现,单亲妈妈被骗惨

澎湃新闻资深记者卫佳铭

前往网恋男友“王小坤”在唐山市乐亭县的老家调查之前,44岁的单亲妈妈周慧玲(化名)仍然抱有一丝希望:她遇到的不是骗子而是真爱。

2014年,她通过微信结识了自称是河北省唐山市海港经济开发区城建局副局长的“王小坤”。屏幕那头的男子为自己勾勒出近乎完美的人设:即将援藏的国家公务员,仕途一片广阔;妻子和父母双亲都已在车祸中去世。

  罗荣兵在狱中和周慧玲的聊天记录截图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罗荣兵在狱中和周慧玲的聊天记录截图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周慧玲很快被“征服”,纵使素未谋面,二人却建立起恋爱关系。此后三年,“王小坤”不断向周慧玲要钱,理由总是各种各样:为疏通官场关系给他人送礼、请客吃饭、在接受组织调查阶段医治伤病,抑或是为周慧玲的孩子办理上学等。周慧玲全都答应,前后共计打款38万余元。

可她没有想到,网恋三年之久的男友竟是河北省唐山监狱的服刑人员罗荣兵。2017年1月,罗荣兵刑满释放,同年5月,周慧玲辗转将其找到。

二人首次照面,罗荣兵在周及其家人的要求下写下认罪书,后于当年5月因涉嫌犯诈骗罪被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刑事拘留。2017年12月5日,路北区法院一审判决罗荣兵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

周慧玲告诉澎湃新闻,作为案件受害人,她未收到法院的开庭通知。澎湃新闻注意到,一审判决认定罗荣兵用手机实施诈骗是其在唐山监狱服刑期间,但未阐明作案使用的通讯工具来源。

周慧玲质疑,监狱管理人员对此负有责任,“否则一个罪犯是怎么做到在监狱里跟我语音聊天的?”

判决下达以来,周慧玲不断向唐山监狱、河北省监狱管理局、政法委等有关部门求告,想为自己的遭遇讨个说法。她称,唐山监狱方面给她的回复是:实施诈骗用的手机系由外来工作人员进入炊场时带入的,狱警对此并不知晓。

单身母亲网恋“副局长”三年未谋面

被借款38万余元

现年44岁的周慧玲是河北省唐山市人,早年离异后独自带着儿子生活。2014年底,她在微信上偶然结识了一个叫“王小坤”的男士,对方自称是唐山海港经济开发区城建局副局长。

澎湃新闻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唐山海港经济开发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并未有过名叫“王小坤”的副局长。

微信聊天中,“王小坤”透露自己丧偶,且前妻死于车祸,不久后他也即将踏上援藏之旅。周慧玲很快被他吸引,从未谋面的二人火速建立起恋爱关系。

只是有一点颇为怪异,“王小坤”每天和周慧玲联系都近乎在固定的时间,早中晚各一次,每次聊天时间在半小时左右。周慧玲说,起初“王小坤”解释是:“工作或应酬繁忙,不方便。”

两人“在一起”3个月后,“王小坤”称已远赴西藏援藏,周慧玲想要见一见男友的愿望又落空了。但这并没有妨碍两人在网络空间里继续发展恋情。

周慧玲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王小坤”以在援藏过程中为给自己博得好评,向她借钱给领导送礼物。此后,“王小坤”又称其姐夫是唐山市教育局领导,能为周慧玲儿子解决上学难题,但需要一些钱疏通关系。

银行流水显示,自2015年2月3日至案发,周慧玲先后向“王小坤”打款共计38.92万元,且收款账户均非“王小坤”。周慧玲称,“王小坤”告诉她因自己领导干部的特殊身份,钱款只能打入朋友孙某和宋某丰的帐户,以防被查。

为何在从未谋面的前提下持续向网恋对象打款?周慧玲说她并不是没有过怀疑,2015年全年“王小坤”上线与她聊天的时间越来越少,对方给出的说法是因“老领导”范绍慧出事而受牵连,不方便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范绍慧曾任河北省唐山市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早在2014年1月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就已发布消息,范绍慧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

聊天记录显示,“王小坤”还称自己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患上男科疾病,需要钱治疗,周慧玲也相信了,并为他打了钱。

网恋男友实为服刑人员

出狱后碰面写下认罪书

2016年下半年,周慧玲越发觉得事情不对,她拜托在公安局工作的朋友调查“王小坤”的身份,却发现他此前提供的身份证号码与系统内登记的姓名并不一致。碍于情面,她没有将此事告诉家人,也未报警。

一段时间后,沉寂多时的“王小坤”忽然发来消息,告诉周慧玲他已经因职务犯罪获刑,被送至河北衡水监狱服刑,刑期至2017年3月止。此时,“王小坤”还向周慧玲提出,希望她能去自己老家帮他寻亲。

“王小坤”称,自己是被人收养的,生父母在唐山市乐亭县,本名叫罗荣兵。周慧玲后来发现,这是三年恋爱中罗荣兵对她说过的为数不多的几句真话。

抱着一探虚实的想法,她带着儿子找去了,可得知的事实却令她震惊。罗荣兵老家的亲戚告诉她,他早在2007年就因为盗窃罪入狱,此后一直在唐山监狱服刑。之后周慧玲又辗转托人了解情况,证实唐山监狱确有一名叫罗荣兵的服刑人员,并且在2017年1月刑满释放。

发现被骗后,周慧玲在微信上联系罗荣兵要求见面,对方没有答应,但是提出可以分期把骗走的三十多万元还给她。周慧玲起初仍然相信罗荣兵的承诺,但在几次催款无果之后,她彻底绝望了。

为了引他上钩,她用外甥女的微信号加了罗荣兵,也以恋爱为目的要求在唐山见面。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这一招果然奏效了。

2017年5月5日,罗荣兵在周家人要求下写下的认罪书

2017年5月5日,罗荣兵在周家人要求下写下的认罪书

2017年5月5日,罗荣兵和周慧玲及她两位家人碰了面。骗局被当面揭穿之后,罗荣兵在周及其家人的要求之下写下了认罪书,对三年内通过网络对女方实施诈骗的全过程供认不讳。

有罗荣兵手印的亲笔认罪书称,罗荣兵曾用名王小坤,是一名服刑人员,他此前提供给周慧玲打款的帐户其中一个属于前狱友孙某,另一个则是当时同监区狱友宋某的哥哥宋某丰。罗荣兵写道,“我当时接近快出来,想从女方骗点钱回家后做生意用,孙某是我自己联系的,自从钱打入那两个人的卡上后,我根本没有用过,因为在里面无法用也拿不出来。”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认罪书称,罗荣兵出狱后也没能联系上为他转移赃款的宋某丰和孙某,“我至今也没拿到钱,最终,我良心发现,自己的做法是违法的,对不起女方,所以今天把事情的全部经过和实情用书面形式说清。”

被控诈骗再度获刑

判决书对狱内如何实施犯罪未详提

当年5月6日,周慧玲带着认罪书和罗荣兵向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报案,同年5月19日,罗荣兵因涉嫌诈骗罪被路北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017年12月,唐山市路北区法院对罗荣兵涉嫌诈骗一案作出一审判决。

2017年12月,唐山市路北区法院对罗荣兵涉嫌诈骗一案作出一审判决。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