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52岁女子被诊断为“汞中毒”,使用的美容产品检测出汞超标9000倍

52岁女子被诊断为“汞中毒”,使用的美容产品检测出汞超标9000倍
2020-07-15 09:00:15 红星新闻

原标题:52岁女子被诊断为“汞中毒”,使用的美容产品检测出汞超标9000倍

1个多月前,田女士停用了尚未用完的美容产品。当时,田女士浑身乏力、失眠严重,前往医院经过检查,被医生告知其属于“汞中毒”。在此前的6个月里,她一直在使用从四川广安市武胜县一家美容院购买的美容产品,家人怀疑其身体“汞中毒”与这种美容产品有关。

52岁女子被诊断为“汞中毒”,使用的美容产品检测出汞超标9000倍

田女士坐在沙发上

田女士的儿子小龚告诉红星新闻,在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的见证下,他们将一套母亲使用过的产品样品送往权威机构检验,检验结果让人震惊。小龚提供给红星新闻的检验报告显示,其中一款名叫“噬黑霜”的产品,汞项目不符合《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要求。该样品的检测结果中,汞含量达到9453mg/kg,远超“≤1”的技术指标。

目前,当地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处理此事。

【异常】

使用美容产品1个月后

她出现乏力、失眠症状

田女士今年52岁,四川达州渠县人。其子小龚告诉红星新闻,2019年11月27日,他开车载着妻子和母亲去广安武胜县城走亲戚,吃过中午饭后,几人在县城里闲逛,期间在路过县城柳堡街时,被一家名叫“馨胜源”的美容院广告吸引。小龚说,因为脸上有斑点、皮肤有些暗黑,母亲心里一直为这事儿烦恼,他和妻子当时便带母亲进了美容院,看看能不能帮她解决这些烦恼,也算是给母亲尽孝道。

52岁女子被诊断为“汞中毒”,使用的美容产品检测出汞超标9000倍

田女士说,“调制瓶”里还装有尚未用完的“噬黑霜”和“修复冰晶I”按比例调和的产品

“当时,经过工作人员介绍,感觉还是很不错,对方说使用的产品是属于大公司的。”小龚向红星新闻回忆,当时美容院的店员给母亲配了一套名叫“馨美琪”的美容产品。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小龚提供的一张由美容院开具的“处方签”单子上写道,田女士的皮肤问题包括“雀斑、少量黄褐斑、偏黄、暗沉”等,售卖给田女士的美容产品包括“无暇套、美肤霜2号、冻干粉、噬黑霜”等。美容产品总计7502元,但活动价只需4046元。小龚提供的手机支付截图显示:2019年11月27日下午2点10分,向“馨胜源”支付4046元。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张“处方签”中还备注了相关美容产品使用的先后顺序。此外,在最下面的备注栏中还写道:“产品使用过程中出现红肿痒痛均属正常现象。”

田女士说,整套美容产品中,还包括单独装在一个黄褐色小包里的“噬黑霜”和“修复冰晶I”产品,使用时,需将“噬黑霜”和“修复冰晶I”按比例调和在一起,涂抹在脸上使用。红星新闻记者看到,该包装盒外面写有“黄褐斑、私人订制”字样。

田女士说,在使用了一段时间美容产品后,脸部出现红肿痒痛,当时曾让儿子咨询过美容院,得到的答复是这属于正常现象,让继续使用。

美容产品的使用,确实让田女士发生了改变。小龚说,母亲脸上的皮肤确实变白了,但与此同时,他发现母亲的性格变了,“人很烦躁,经常容易发脾气,我们分析是她睡眠质量不好造成的”。

田女士向红星新闻回忆,在使用相关美容产品1个月左右,便出现身体乏力、晚上失眠的症状。她曾跟家人和身边朋友诉苦,对方说她可能是到了“更年期”。

【就医】

身体异常情况加剧

去医院检查系“汞中毒”

一开始,小龚并未将母亲的身体异样与其使用的美容产品联系在一起。

小龚告诉红星新闻,今年1月21日,临近春节,当初给母亲购买的第一套美容产品也快用完,便带母亲又到此前的美容院购买了一套美容产品,共花费1196元。这套产品中同样包括“噬黑霜”和“修复冰晶I”。

之后的几个月里,田女士乏力、失眠的情况变得愈发严重。直到今年五月下旬,经常通宵睡不着觉、头昏眼花的田女士感觉自己要崩溃了,她打电话跟已经外出打工的儿子诉苦。

小龚说,他在网上搜索过相关新闻,发现母亲身体的异常与“汞中毒”的情况很像,这很可能与母亲这几个月使用的化妆品有关。

随后,小龚赶回渠县,并带母亲前往成都的医院进行检查。

据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5月29日开出的“尿汞”项目检验报告单显示:田女士的检验结果为21.2,但参考值为:“非接触人群0~2.25,长期接触人群0~20”。这张检验报告单意味着,田女士身体内的汞含量,甚至超出了长期接触人群的参考值。

“当时医生问我母亲有没有长期接触汞,我们说没有,只是一直在使用化妆品,医生说母亲的情况属于汞中毒,并建议我母亲住院治疗进行‘排汞’。”小龚告诉红星新闻,因为当时还无证据证明母亲使用的化妆品涉嫌汞超标,母亲便决定暂缓住院治疗,因为她担心‘排汞’后,导致相关证据缺失。

返回达州市渠县后,小龚先将家中剩余的化妆品找朋友拿去鉴定,结果“噬黑霜”产品的结果显示汞含量超标。与此同时,田女士停用了所有尚未用完的美容产品。

小龚说,他这时候才注意到,这套单独写有“私人订制”的包装好的“噬黑霜”和“修复冰晶I”两种产品,外包装和瓶身上并未注明生产厂家。

【送检】

涉事产品属于赠品

其汞含量超标9000倍

今年6月初,小龚在网上发帖投诉此事。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6月12日,武胜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曾就小龚的投诉在网上公开回复称:“我局对反映的问题高度重视,庚即安排执法人员依法对武胜县沿口馨胜源美容中心进行现场检查,经营者提供了该产品的生产厂家营业执照、化妆品生产许可证及进货单据,帖中反映的产品为系列套装产品中的配套赠品,褐色小包装瓶上标注有产品名称及生产日期、限期使用日期。”

回复还称:“鉴于该产品系经营者从合法渠道购进,仅通过产品外观难以判定其汞含量是否超标,经投诉人您与被投诉人协商一致,已委托专业检验机构进行汞含量检定,后期将根据检验结果进行处理”。

小龚说,他当时和武胜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一同前往涉事美容院,工作人员封存了一套美容院此前卖给自己母亲的同样的产品,之后将该产品送往重庆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进行检验。

5f0da9c67de36_副本.png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