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女大学生7年前失联 父母在学校当清洁工等她出现(3)

女大学生7年前失联 父母在学校当清洁工等她出现(3)
2019-12-08 02:29:00 人民日报

寻女7年,赵洪明也会这样安慰自己:“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也许是被人卖到山里控制起来了,等生了孩子,管得松了,她说不定就能跑出来了。”

但有时他又沮丧起来:“现在都是信息时代了,这样一点音讯都没有,是不是活着的可能性也不大。”

2013年初,女儿还是没有一点消息,夫妻俩撑不下去了,爬上岳麓山,想寻个了断。

路走到一半,高秀莲的电话突然响了,手机装在口袋里却拿不出来,夫妻俩停下脚步,扯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从山东打来的110。

正在这时,路前方掉落了一根手臂粗的树枝,“如果不是那个电话,被树枝砸到的就是我们俩”,高秀莲想:“这说明我们命不该绝,还是得继续找女儿,万一她回来了,我们却不在了怎么办。”

但说起这通救命来电,高秀莲又有些无奈:“后来发现那是个诈骗电话。”

失望总是与希望交织。女儿留在寝室的东西,在室友毕业前还一直保持着原样。“万一哪天她回来了,还要继续读书呢”。室友们有时也会聊到她,“会想她什么时候能回来,因为叔叔阿姨一直在学校周边找她”,李玲说。

高秀莲还保留着山东的手机号,“如果女儿回来了,要跟我们联系,她肯定记得这个号码”。禹城的房子也没卖,门口贴着寻人启事,“那毕竟是我们家,万一女儿回来了,我们还要回去住的”。

边打扫边等待女儿的日子,他们在长沙过了7年。以前在山东时,高秀莲喜欢带着女儿四处旅游,而现在身边的同事、邻居都说着湖南方言,夫妻俩常常面临着答非所问的尴尬,“最开始听他们说‘恰饭了没’,我们还在想‘恰啥’,后来才知道这是吃饭的意思,”高秀莲说,“所以我们一般就待在家里”。

在同事刘艳(化名)的印象中,赵洪明夫妻老实、话不多。她知道夫妻俩寻找孩子的事,但从没听他们自己说起过。“我也不愿意说,要不然像祥林嫂一样”,赵洪明说。

夫妻俩还是保持着山东人的生活习惯,在员工食堂吃一顿饭只需要3元钱,但两个人吃不惯湘菜的辛辣,还是喜欢隔三差五蒸几锅馒头。

在长沙这些年,赵洪明夫妻每年就回一两次山东,到了年末,兄弟姐妹喊他们一起过年,夫妻俩都找理由推脱掉。但是就算丈夫不回山东过年,高秀莲还是会独自回一趟老家,“我要看看我们家的情况,看看女儿有没有回来”。

“我现在就想要一个结果,如果能等到消息,我们一家人一起回山东是最好,如果人不在了,我们也死了心。要是一直没消息,等我们退休了,找不动了,还是要回山东。”赵洪明说,有时他也想去派出所打听调查进展,但常常是一无所获。

负责维护学校治安的片警说,虽然7年前他就在这里工作,但他当时并不负责调查此事,详细的情况需要找学校当年所属的派出所。而学校当年所属派出所所长说,自己2016年才上任,不知道赵蕾失踪一事。

现在,赵洪明休息时还是会骑着一辆二手电动车漫无目的地出去寻人,看见路边的乞讨者都要留意辨认一下。

今年9月,高秀莲在朋友圈看到女儿大学室友的孩子出生了,她点了个赞。“如果女儿没有失踪,她今年26岁了,按她上大学时的打算,也许现在已经硕士毕业,说不定结婚生子了,就像她的大学室友。”

(责任编辑:李皓 CN002)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曾与新型肺炎患者同行 寻21日D3937次7号车厢乘客

    20-01-25 16:31:44新型肺炎患者 寻人

    北京小汤山医院设计师:没想到图纸再用

    20-01-25 16:04:53北京 小汤山医院设计师

    一级响应机制意味着什么?

    20-01-25 14:52:37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转!警惕!广东发现1起工作同事聚集性疫情

    20-01-25 09:42:17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