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PS艳照敲诈官员的戏码,为何屡屡上演(2)

2018-12-16 08:20:57  上观新闻    参与评论()人

在媒体曾经梳理的70份判决书所涉案件中,有78名受害人乖乖汇出了敲诈款,其中大部分是国企或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其中有多名厅级干部、处科级干部、一名基层法院院长,还有国企高官。天津一名厅级干部张某被敲诈金额最多,为141万元。

犯罪分子用这种手段行敲诈勒索之事,美其名曰“艳照反腐”,实际上行敲诈之实,理应受到惩处,但公众对于那些乖乖汇款的官员,也倍感好奇:他们究竟为什么要打款呢?

实际上,相对于巨大的信件投放量,犯罪分子收到的回应寥寥,给他们指定的账户打款的更是少之又少。

前述孙某案件中,孙某实际发出的信件可能超过133封。即使成功率很低,但孙某仍有70余万元进账,而超过3000万元的未遂金额,也被司法机关作为犯罪情节酌情考虑。

办案检察官介绍,孙某制作“艳照”敲诈勒索信函,一次就寄递100多封信,多次向全国各地进行发送,涉及面非常广;扣押的信件中涉及北京、上海、广东等21个省、直辖市,跨34个地级市。可见,本案涉及的人数特别多,辐射范围也特别广,社会危害性很大。

一些判决书显示,某研究院副院长曾某某,没多想就汇了32万多元到指定账户内;时任竹山县某局局长的王某,在明知道是敲诈的情况下,还是转了10万元;湖南长沙开福区法院院长耿明生,汇款52万后向公安机关报案。他们的说法都是怕被发到网络上后说不清,宁肯花点钱息事宁人。耿明生还表示他是“为了达到立案标准”,才决定把钱打过去的。

不同人的心态很不一样,大部分人自称因担心名誉受损“破财消灾”。据介绍,他们PS的手段非常低级,像报案人张某,一接到信就立刻想到报警了,但大部分被害人担心自己“名誉受损”,害怕“艳照”被满街张贴,对生活及工作带来负面影响,选择“破财消灾”。例如这位给骗子汇去32万元的曾某某,说自己“是研究院的副院长,要面子,没多想就按信里的要求汇了款”。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