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季羡林之子季承:如与北大协商成功就会主动撤诉

2017-03-28 05:55:55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82岁的季承是知名学者季羡林之子,涉及季羡林遗留的649件文物、书画最终归属的“季承诉北京大学返还原物纠纷案”一审季承败诉后,今天上午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庭审之后,季承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艺术评论”的专访。

他对澎湃新闻说:“我和北大和解的态度,一直保持到现在。上次一审,北大就说不和解。如果一旦协商成功,我会主动地提出撤诉。但如果北大仍然拒绝友好协商,法院也不能做出公正判决,我会继续把诉讼进行到底。只要没有全胜,我会一直追下去的。”

2009年,98岁的知名学者、北京大学终身教授季羡林辞世。然而,与其遗产有关的纠纷却一直没有停歇。手执书嘱的季承指北大保管不善,至今没有提供保管文物的目录和清单。去年6月,季承首诉北大。虽经两个月的庭前调解,但因季承认为北大缺乏诚意,调解失败。2016年5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审理。8月16日,北京一中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一审宣判,驳回原告季承的全部诉讼请求。季承当庭表示上诉。

  季承

澎湃新闻:今天开庭审理情况是怎么样的?

季承:今天开庭,我的律师要求北大提供一项关键证据,北大表示没有。2009年1月13日,北大的两个书记到医院向季老汇报:北大开了一个党政联合会议,决定向季老归还所有物品,表示根据季老的最新意思办。说的非常清楚,不是含含糊糊的。季羡林先生当场就回答说:那些保管在图书馆的书籍就交给图书馆,那些字画仅是交给北大代为保管的。如何处理,我们(指他和我)还要商量商量。这件事由我的儿子去和学校交涉办理。当时我在场,还有几个人也可以证明当时有录音。但是北大方面表示没有。我们希望法院将此事调查清楚。目前会休庭至少5天,调查相关证据,再行开庭。

澎湃新闻:这场庭审从一审到二审,包括之前的争议,也耗时持久。您目前的立场是什么?

季承:要拿回字画是季老主动提出来的,这是老爷子的意见,不是我的意思。不是因为我见到父亲就见财起意。是他指定我代为交涉。事实上,在我进入医院之后,他对我谈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北大代为保管的私人物品,如身份证、户口本、稿酬、现金和存折等物品都要回来,交我持有和处置。对那些字画,也委托我向北大要回,另行研究如何处理。

我申诉的诉状和捐赠协议没关系。我就分析,现在有一个老爷子的遗物数649件,其中50%应该是我母亲的东西,另外50%是我父亲的,这其中的字画我要拿回来,书就捐了。还有从我们家里拿走的东西,有72件,和那个捐赠协议根本没关系。我们也签了条子,这72件是交由北京大学图书馆暂为保存。2009年6月从我们家拿走的。他们当时有一个借口,说这些东西放在你们家里不安全,我们为你暂为保管。我们就信以为真了。他一旦拿走了,就翻了脸了,说这个东西也是捐的。因为原来捐的东西就没有目录,说什么是捐的就是捐的了。你必须列出单子,哪怕一张字画,一个杯子,我们清点之后,签字,才能算数。

  季羡林先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