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英议会辩论厅 布局与决策在限制辩论用语中展开

2019-01-15 07:07:00    新华网  参与评论()人

英国脱离欧洲联盟,由“脱欧”协议确立法律框架,英国议会下院上周结束辩论,定于15日诉诸表决。

下院辩论厅看似比坐满议员时大,在初访者看来却还是小。

辩论厅据说有427个座位,却没有人知道它的实际“容量”,因为那是一些绿皮长椅,座位之间没有扶手隔开,可以挤下不少人。

罗伯特·罗杰斯爵士在下院工作40年,说长椅能让大约三分之二的议员有地方坐。确实,辩论厅不大,相邻议员“隔一条胳膊”、不是在单个座椅内落座。

一张中央议事桌,两侧分坐议员,看似对垒双方,分属执政党和反对党。两侧前排议员脚下各有一条贯穿辩论厅的红线,两条红线相距3.96米,据说正好超过两柄剑的长度,以确保双方不会一言不合动手拔剑……

这一空间,显现英式民主中的“争论”“反对”“挑战”等元素,辩论像是比赛或是裁决。议员们高声叫嚷、哈哈大笑、闭目养神时,辩论厅一些时候像俱乐部,一些时候像角斗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支持议会采用这种“对立长凳模式”。他说,英国人想要的辩论厅正是这样一个“可以以自由、便利方式辩论的地方”。

这种几百年前形成的布局方式适合英国政治两党制。

在这间屋子里,苏格兰独立党的议员们曾经高唱欧盟歌曲,对“脱欧”表达不满。议会不允许鼓掌,何况唱歌?歌声很快由议长喝止……

议会规则限制辩论用语,如辩论者只能向议长陈述,对象并非对面的议员,而是作为第三者的“议长先生”,提及他人不能直呼其名,对不同党派的议员,只能称“这位来自某选区尊敬的先生”;对本党议员,用“来自某选区我尊敬的朋友”,以避免正面语言冲突。

这种剑拔弩张却又自我约束的机制,构成英国政治决策的独特方式。(桂涛)(新华社专特稿)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