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为了让孩子常回家看看 印度父亲修了一条路

2018-01-13 09:22:56    新华网  参与评论()人

“父爱如山”这个词用在印度男子贾朗达尔·纳亚克身上再合适不过。为了让住校的孩子们能经常回家看看,他耗费两年时间,仅凭镐和撬棍,一个人修出一条长约8公里的路。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现年45岁的纳亚克住在奥里萨邦一个偏远山村,3个儿子就读于距村子直线距离约10公里的镇上一所寄宿学校。他们回一趟家耗时3小时,因为途中要穿越5座山。过去两年来,纳亚克每天早上带着工具出门,铲除或是弄碎沿途的石头,多的时候每天工作8小时。他告诉当地媒体:“孩子们每次去上学,都要走在布满石头的羊肠小道上,我常看到他们被石头绊倒。因此,我决定在山间修一条路,能让他们轻松前行。”他希望这条路修好后,儿子们能经常在周末或假期回家。

从纳亚克居住的村子到学校的这条路全长约15公里,目前尚余7公里没有完成。当地政府官员表示,剩下的这7公里由当地政府负责修建,而纳亚克也可以因为之前的劳作得到一定报酬。(乔颖)

相关阅读:

【为了解决这个几十年的心病,四川上演了一场现代版“愚公移山”】

经过多年累积,德阳市形成了17座磷石膏堆场,存总量超过4000万立方米,占全国总堆存量的12%,随之而来的粉尘污染、滑坡、地下水污染和土壤污染等,成了最让德阳当地政府和老百姓头疼的环境问题。一场“总攻”正在开展。

文|熊湘怡陈荣李瑶吴琼文倩《财经国家周刊》

德阳龙马化工厂2号磷石膏堆场:昔日渣山变青山

德阳龙马化工厂2号磷石膏堆场:昔日渣山变青山

四川德阳,绵竹市郊,龙马化工厂2号堆场。

眼前一座秀丽青山,山前溪流绕行;不远处一行白鹭飞来,越过鱼塘农舍。你很难想象,这里是绵竹市最早存放磷石膏废弃物的堆场之一,几百万吨灰蒙蒙粉末状的膏体曾堆积成山,横亘此处,随风扬尘、入水为泥,成为沉甸甸压在老百姓心头的一座大山。

如今,灰黑色的山体经过固定、防渗、覆土、绿化等一系列无害化处理,已经变身绿色景观,龙马化工厂甚至筹划将此处建为企业的疗养中心。

不只是龙马化工厂,也不只是绵竹。2017年3月18日,穿心店磷石膏堆场整治工程打响了什邡市污染防治“三大战役”的第一枪,拉开了磷石膏两年整治攻坚的序幕。

这里是德阳最大的磷石膏堆场,几十年积累的1500多万吨磷石膏临河堆放,几乎把河道都占了一半。当地喊出“埋葬磷石膏,打造新景观”的口号,不但计划把绵延的几座磷石膏堆山改造成青山,还引进了深圳的一家公司,着手把这里打造成旅游点。

“再过两三年,这里将是一片青山绿水,大家也慢慢会忘记灰尘蔽日的昨天。”主管环保的什邡市副市长何泽新望着远处,信心满满。

一个一个的磷石膏堆场,是昔日德阳磷化工发展留下的灰色疤痕。在四川省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打造“美丽四川”的大背景下,德阳向4000多万立方米的废弃磷石膏发起了最后“总攻”。

1

以前负责引进项目,现在负责关停项目

德阳市是全国四大磷矿基地之一,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各类磷化工工厂在这片土地上拔地而起。而作为生产高浓度磷复肥时产生的一种工业副产品,每生产1吨湿法磷酸,就会排出约5吨磷石膏。这些磷石膏无法消耗,利用价值低,只能废弃。经过多年的累积,德阳全市形成了17座磷石膏堆场,存总量超过4000万立方米,占全国总堆存量的12%。

巨量磷石膏的堆存,成了最让德阳当地政府和老百姓头疼的环境问题:除占用大面积土地外,这些磷石膏堆场还带来了粉尘污染、滑坡、地下水污染和土壤污染等问题。2017年,四川省将磷石膏的堆积列为省内十大环境风险事项之一,决心将这个绵延几十年的历史遗留问题彻底解决。

绵竹和什邡,是德阳辖区内两个最大的磷化工生产基地,如今自然成为治理压力最大的地方。

40出头的石磊是绵竹市分管环保的副市长。上任伊始,他分管经信、发改、统计、住建、环保等近十项工作,如今,为了保证绵竹市环保工作的推进,市里决定把其他工作都分走,让他一心一意把环保和生态治理工作抓起来。

“工作量可是一点都没减少。”冒着36度的高温,刚从新市镇磷石膏堆场整治现场赶回来的石磊搓了搓自己的脸,好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绵竹市内的9个磷石膏堆场他不知走过了多少趟,每个堆场的位置、形状、处置进展都能描述得清清楚楚。

同属德阳、紧邻绵竹的什邡,也面临严峻的磷石膏处理问题。境内的6个堆场、2179万吨磷石膏成了当地政府的一块心病。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何泽新甚至把办公室搬到了环保局,还给自己封了个“环保局第一副局长”的名号。

“我也分管环保、发改、住建、安监等十多项工作,但是现在环保这一项,就占去了我60%的工作时间,而磷石膏的处置又是其中的重中之重。”他说,自己从过年到现在,没有休过一次双休,没有准点下过一次班,深夜突击检查、连夜写处置方案更是家常便饭。

繁重的工作量背后是巨大的历史欠账,也是德阳对多年来的发展方式和发展路径做出的深刻反思和根本转换。

石磊曾任绵竹发改委局局长,主抓发展工作多年。与他搭班的环保局局长胡敏,几个月前还是新市镇党委书记,而新市镇是绵竹市主要工业镇,也是磷化工企业最为集中的地方。

两人工作角色的变化微妙地反映出当地在发展思路上的转换。回想起以前的工作,胡敏说,“以前在新市镇当书记,关心的都是产值、利税,好多项目还是我引进的。现在又要我一家一家去督、去谈,要求他们停业整顿、甚至关厂转业,这个过程的确痛苦。”

2

下狠手!史上最严治理

痛苦远不止于此。绵竹有磷化工企业49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34家,磷化工产业总产值、利税总额等主要指标均占全部工业45%以上,至少有3万人在这条产业链上就业谋生,把它称之为绵竹的经济命脉一点也不为过。然而在环保压力的倒逼之下,这条发展——污染的路径必须打破,生态命脉比经济命脉更重要。

今年以来,绵竹对磷化工产业下了狠手:对渣场用地申请一律否决;到今年年底,不能新增磷石膏堆存量,对磷石膏废渣不能达到产销平衡的企业,全部限产甚至关停整改。目前市内5家化工厂,已有3家实现了产销平衡。

同时,在全市范围内,基本上停止了磷矿开采,特别是对于九顶山自然保护区、大熊猫生态保护区等保护区内的157个矿点全部关停,雨季过后不予恢复开发。

整治磷石膏,一方面需要减少甚至断绝新增量;另一方面,需要妥善处理已有的堆存量。

什邡地处版块交接地带,2008年“5·12”大地震,什邡的穿心店严重受灾。当地宏达公司的一家磷化工厂的一座磷石膏堆山正处于穿心店灾区,厂房坍塌、工人遇难,这座体量巨大的磷石膏堆山也被晾在了那里。

为了让孩子常回家看看 印度父亲修了一条路

德阳什邡穿心店磷石膏堆场:这个堆场共存放有1500多万吨磷石膏,沿河堆放多年,不但侵占了河道,也对河水造成了污染。什邡市政府决定对这座堆山进行彻底治理,将其覆土绿化并打造成主题公园

相关报道:

     

    韩国新型国产直升机坠毁:主螺旋桨脱落飞出去了

    18-07-19 16:06:28韩国,新型国产直升机,主螺旋桨脱落,飞出去了

    日本将在钓鱼岛附近建射击场 为部署更多海保船做准备

    18-07-19 13:03:32日本,钓鱼岛附近建射击场,部署更多海保船

    告别傻大黑粗!中国空军“金头盔”补齐格斗短板

    18-07-19 02:07:39告别傻大黑粗,中国空军“金头盔”,补齐多种短板

    在服役1年之后 福特号航母将回厂进行1年的升级维护

    18-07-18 11:36:06福特号航母将回厂进行升级维护

    被誉为全球最性感的“抖胸超模” 她的成功没那么简单

    18-07-13 10:38:09被誉为全球最性感的抖胸超模

    乌克兰废弃的伊尔-76 比中国总数还多

    18-07-19 15:27:15伊尔-76,乌克兰,中国

    法媒预测运20年产9架:据俄罗斯交付发动机情况判断

    18-07-13 02:03:33法媒,中国运20运输机,年产量,达到每年9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