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聚焦新冠肺炎疫情
当前位置: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澳大利亚“变天” 意味着什么?

莫里森下课了。时隔近9年后,澳大利亚变天。在今天举行的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中,工党赢得众议院所有151个席位超过76席,成为执政党,党首阿尔巴尼斯自动成为澳大利亚总理。

这一结果并不出人们意料,“澳大利亚人苦莫里森久矣”。阿尔巴尼斯之前已经表态,若当选,将会出席3天后在东京举行的美澳日印“四方会谈”,并支持英美澳同盟(AUKUS)机制。我们都知道,澳大利亚对华关系这几年大体处于困难局面。责任当然在澳方,以莫里森、达顿为首的一些澳大利亚政客频繁在涉华问题上采取错误言行。

如今工党上台,中澳关系有可能迎来转圜吗?抑或堪培拉还将紧紧跟随华盛顿的指挥棒,继续保持对华强硬?

1

阿尔巴尼斯是谁?

59岁的阿尔巴尼斯虽然担任议员二十多年,但他在国内知名度不高,在国际上更是几乎不为人所知。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在这次大选中曾经询问选民对阿尔巴尼斯的看法,最常得到的答案是“是个好人”“有点平凡”“不太知名”“没经验”……

这或许与他的“苦孩子”出身有关。

从小,阿尔巴尼斯和领取残疾抚恤金的单亲妈妈相依为命,在悉尼提供给工人的公共住房里长大。直到2009年,他40多岁时才第一次见到父亲。

这样的草根经历使得他表现出来的政治风格偏于平民化,且不够强势。

2007年,阿尔巴尼斯担任了3年的澳大利亚首位联邦基础设施部长。2013年,又被任命为陆克文第二任政府的副总理。不过,他担任该职务仅仅只有83天,因为工党在下一次大选中输给了自由党与国家党组成的政党联盟。

到了2019年,工党在大选中惨败后,阿尔巴尼斯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接任工党领袖。

除了阿尔巴尼斯,还有一个人很可能将影响未来的中澳关系,那就是工党的影子外长黄英贤。

工党胜选后,她很可能将出任澳大利亚外交部长。

作为澳大利亚首位出柜的参议员,人们更关注的是她的华人血统。黄英贤出生在马来西亚,父亲是马来西亚华人,母亲是澳大利亚人。8岁时她跟随离异后的母亲回到澳大利亚定居。

1988年,黄英贤加入工党。2007年陆克文时期,她出任负责处理气候变化与水源保护事务的部长,成为澳大利亚史上第一位华裔部长。

从之前的公开发声来看,黄英贤的对华态度似乎比过去的工党政府更为强硬。

比如,她曾多次抨击莫里森政府,认为所罗门群岛与中国的安全协议“是二战后澳大利亚的最严重外交失误”。再比如,在4月22日的一次演讲中,她称:“我们的地区正在被重塑,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变得更加自信和更加具有侵略性。”

2

中澳关系未来可能如何后续再议,摆在澳大利亚新政府面前、更迫在眉睫的是一系列国内问题。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周方银告诉补壹刀,莫里森领导的自由党执政联盟之所以在选举中失利,还是由于其治理政绩不好,包括在经济、疫情应对、火灾以及气候变化等方面,澳大利亚老百姓都不太满意。

此前一段时间,澳大利亚冲在反华的第一线,采取了激进的对华政策,但是对于如此反华究竟能得到什么,它自己其实并不明确。澳大利亚自以为可以提高自己的国际地位,在核武器等方面有所突破,却伤害了与自己最大贸易伙伴的关系,忽视了澳大利亚国内的问题,不解决老百姓最关心的物价上涨等经济问题,不倾听民众的呼声。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也认为,民众对莫里森政府积怨已久,在经历两年多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后,澳大利亚经济已经开始进入不景气的态势,尤其是服务业、旅游业、教育业等产业,在疫情中受挫十分严重。一方面通货膨胀的影响越来越严重,另一方面物价飞涨,房价高企,而工薪阶层的薪酬长期未能得到增长。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