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聚焦新冠肺炎疫情
当前位置:新闻 > 国际新闻 >

马克龙想在凯旋门悬挂欧盟旗,为什么这么难?

【环球时报驻法国、德国特约记者 赵风英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谷棣】“主持欧洲事务,可以;但抹杀法国人身份,不行!”年初,因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政府在凯旋门悬挂欧盟旗帜,后遭反对党猛烈抨击只能以“撤旗”收场。在法国大选之年,这成了“马克龙总统欧洲雄心在国内‘碰钉子’”的标志性事件。在法国政坛,过去有被称为“欧盟宪法之父”和“现代欧元之父”的德斯坦,现在有一心打造“主权欧洲”“重塑欧洲”的马克龙。但在更多法国人看来,法国与欧盟的关系越来越像是一对“若即若离的恋人”。正如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法国学者所说,“离开欧盟可能得不偿失,留在欧盟就会被束缚,这种矛盾态度反映出法国人其实跟英国人一样只看重自身利益”。在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办公楼里,会有半年时间摆放着欧盟旗帜、法国国旗和象征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相关旗帜,而在大选之年和疫情持续的双重背景下,临时“掌舵”欧盟的法国和雄心勃勃的马克龙会何去何从呢?

马克龙想在凯旋门悬挂欧盟旗,为什么这么难?

是“掌舵欧盟”还是“夺回主权”?

从1月1日到6月30日的这半年,是法国第13次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为纪念这一重大事件,埃菲尔铁塔和总统府爱丽舍宫同时“发出”代表欧洲的蓝光,巴黎凯旋门也挂出一面巨大的欧盟旗帜。然而,这面欧盟旗帜的遭遇见证了法国和欧盟之间的微妙关系。法国“国民联盟”总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佩克雷斯等人对此举猛烈批评,认为法国的国家身份受到攻击。压力之下,法国政府很快撤下临时悬挂的欧盟旗帜。

1234...全文 6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