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当前位置:新闻 > 国际新闻 >

新职业青年破解“成长的烦恼”(2)

相较于创作焦虑,职业发展空间和转型的限制更让柳欣感到担忧。“我曾经尝试过几次转型,但最后还是回来继续做视频。”她告诉记者,如果加入别人的团队做视频媒体运营,压力小了不少,不过收入基本持平,还失去了自主性。也有不少同行选择转行做其他职业,但是相对单一的从业经历很难在职场中建立起竞争优势。

职业标准有待认定

“以前亲朋好友都管我叫车贩子,现在国家终于给我‘正名’了。”见到记者,在互联网平台从事二手车销售工作的季柏杨兴奋地掏出了名片,“二手车经纪人”几个大字尤其显眼。

今年3月,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15年版)》颁布以来的第4批新职业,包括二手车经纪人在内的18个职业正式并入“新职业版图”,新职业总数达到56个。

职业身份得到认可,季柏杨却有了新的担忧。他告诉记者,所谓二手车经纪人不光要懂车,还要为消费者提供购车咨询、交易过户、售后服务等一系列全天候服务,需要一定时间的经验积累和专业培训才能上岗,跟传统意义上倒卖车辆的“车贩子”完全不是一回事。

业内人士指出,就部分新职业而言,目前还缺乏权威的衡量标准,也没有统一的学习课程和专项考核证书。相关部门应依照新职业名单及时制定统一的职业评价标准,规范行业秩序,同时加强对从业人员的培训和管理,避免因新职业称谓滥用而对行业发展造成负面影响。

多措并举排忧解难

面对诸多“成长的烦恼”,尽快建立统一的职业衡量标准、推动职业培训、引导职业衔接等已成为新职业从业者的共同呼声,相关部门先后推出多项规定和举措,积极推动新职业发展,为新职业青年们排忧解难。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