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国际新闻 >

美国撤军阿富汗背后:四位阿富汗女政客呼唤“女性权益不要倒退”(2)

美国撤军阿富汗背后:四位阿富汗女政客呼唤“女性权益不要倒退”(2)
2020-10-09 14:14:26 纵相新闻

在塔利班上台之前,沃达克拿到了普什图语文学学位。塔利班被推翻后,沃达克开始在阿富汗公共广播电视台工作,在职期间,她走遍了全国最危险的角落,报道保护妇女权益的故事。

2005年,沃达克参加了议会选举,成功代表帕克提亚省在下议院获得了一个席位。2014年,沃达克还进入了独立选举委员会。

不少人担心,若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谈判取得进展,十余年来艰难取得的阿富汗妇女权益会一夜之间倒退。但沃达克认为,曾经敌对的双方能够坐在谈判桌前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在她看来,人人都渴望和平,“现在能够最大化和平成果的机会来了。”

“教育权利无需辩论,是必须有的”

与其他几位女性政客的出身相比,现年66岁的法蒂玛·盖兰尼堪称“世家之女”。盖兰尼是阿富汗民族伊斯兰阵线(NIFA,也称为“阿富汗圣战者”)领导人皮尔·赛义德·艾哈迈德·盖兰尼的女儿。NIFA在1980年代苏联占领阿富汗时期,进行抵抗苏联的斗争。

美国撤军阿富汗背后:四位阿富汗女政客呼唤“女性权益不要倒退”

(图/Fatima Gailani)

她还是阿富汗国王阿曼努拉·汗的侄女。1919年,阿曼努拉·汗曾率领部队与英属印度军队作战三个月,当年8月胜利结束了第三次英阿战争。阿富汗最受人喜爱的20世纪诗人之一哈利勒拉·哈利利和前阿富汗总理穆罕默德·穆萨·沙菲克都是她父亲的密友。

盖兰尼1954年出生于喀布尔,在伊朗接受了大学教育,1978年获得了波斯语文学和苏菲主义的研究生学位,随后前往英国留学,学习伊斯兰研究。目前,盖兰尼担任阿富汗红星月会的主席。

盖兰尼对美塔和平谈判“感到乐观”,“这是我们找到和平解决办法的唯一机会。”

盖兰尼十分强调教育的重要性,“当(塔利班上台后)学校关闭时,我非常震惊。”她说:“许多妇女担心和平谈判的结果。我听到了她们的声音,这是(指引阿富汗)未来的声音。我的行动跟随着她们的心愿。”

两次被暗杀的阿富汗政党女首领

现年45岁的福西亚·库菲是由母亲抚养大的。1989年,库菲的父亲试图调解阿富汗圣战者与苏联支持的阿富汗政府间的和平而被暗杀。

最近,库菲与她20岁的女儿乘坐汽车从喀布尔北郊前往市区,遭到一名身份不明的枪手开枪射击。两辆黑色汽车尾随着库菲的车,其中一辆车内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向她开了两枪。库菲的右上臂和肩膀中弹。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遭到暗杀。2010年,库菲乘坐的车队遭到伏击,她幸免于难。

美国撤军阿富汗背后:四位阿富汗女政客呼唤“女性权益不要倒退”

(图/Al Jazeera)

但这些生命危险都无法阻止库菲为争取妇女权益做斗争。

小时候,库菲的兄弟们反对她读书,认为女孩只要会写字就够了,“但我妈妈一直在支持我,希望我成为一名医生。”

但库菲的母亲在她18岁时不幸离世。母亲离开三个月后,库菲考入了医学院。但好景不长,三年后,塔利班掌权阿富汗,所有学校都被关闭了。一年后库菲结婚,丈夫后来被塔利班关押,在狱中死于传染病。

“我一生都在经历作为女人的艰辛。”库菲说。

2011年,塔利班被推翻,库菲从喀布尔大学获得政治学学位,后来又从日内瓦外交学院获得硕士学位。2005年,她首次当选国会议员,第二年成为了国会副议长。

库菲还于2019年组建了自己的政党“变革运动”,主张妇女享有应有的政治权力。

第二次幸免于难后没过多久,库菲的手臂打着绷带来到了多哈,参加美塔和平协议的谈判。

和几位同僚一样,库菲也非常乐观,“阿富汗战争终于要有一个系统性的结尾了。”

库菲表示,有时候自己的确会紧张、不知所措,“作为谈判团队中的女性,我们有责任代表阿富汗女性,因此我们面临着很多挑战。”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