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1941年香港沦陷前黑帮趁机杀掠 大肆强奸妇女

2017-07-12 09:21:46  深圳晚报  

从1941年12月到1945年8月,香港经历了历史上最黑暗的岁月。那三年零八个月,成为香港人噩梦般的集体回忆……

黑社会帮派烧杀抢掠

战前号称能守住半年的醉酒湾防线,在日军面前不堪一击,仅仅两天就被突破了。

战争爆发后,港英政府赋予香港警察宪兵地位,协助驻港英军及皇家香港军团共同抗敌。然而,在日军攻占九龙半岛之际,九龙总警司宣布:皇家警察放弃九龙。整个半岛失去了平日的治安保卫力量,于是,一场来自黑社会各帮派的烧杀抢掠开始了。

日军进攻尖沙咀火车站。

日军进攻尖沙咀火车站。

1941年12月9日晚,在钦州街一幢大楼的天台上,来自九龙各堂口的数十个黑帮大佬在此聚会。他们聚会的目的是划分地盘,划分的方式是抽签。于是,旺角区、深水岗、油麻地、官涌等地被他们瓜分完毕。会上约定,以白布缠住左臂为记号,口令是“胜利”。

后来,这些黑社会汉奸分子就被称为“胜利友”,在香港历史上留下了永远的耻辱。他们在各自瓜分的势力范围内疯狂洗劫金铺、士多店和商场,最后闯进平民家中。如果有人拒不交出保险柜的钥匙,就被当场砍断手臂;找不到钱的士多店,会被一把火烧掉。

图为日军在香港岛市区推进。

图为日军在香港岛市区推进。

在一条金铺集中的街巷,两帮“胜利友”火并,砍杀声四起,鲜血四溅。

到12月10日凌晨,那些被瓜分的街区已被上千名“胜利友”洗劫殆尽,他们又向柯士甸道以南的尖沙咀地区杀去。

此前,“胜利友”之所以没有将这一地区列入“瓜分范围”,是一时看不准这里的“鬼佬”是否有防卫能力。当其他各区已被反复洗劫一空之后,又传来新界英军溃败的消息,日军即将进入九龙市区,“胜利友”便开始对尖沙咀一带大开杀戒。

图为日军以港督私人秘书的夫人为人质,向守军招降。

图为日军以港督私人秘书的夫人为人质,向守军招降。

经过一天一夜的烧杀,一些地痞无赖和胆大妄为之徒纷纷加入“胜利友”的行列。九龙仓大闸遭到爆窃,仓内库存的白米、砂糖、棉纱、布匹、罐头及洋酒等被洗劫一空,仓库留守员工纷纷被杀或被殴伤。

日军入城香港沦陷

接着,“胜利友”又闯进红磡区。战前的红磡街道简单,居民很少,商户不多。“胜利友”在黄埔船坞找到的全是笨重的机械和钢铁材料,一怒之下放火将整个船坞烧毁。

在红磡区三约的居民区,“胜利友”疯狂至极,所到之处,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就放火烧光。当时正是北风凛冽的时节,芜湖街的一名老妇,为抢一张棉毯,被“胜利友”推进火堆活活烧死。在马头围道(今天的金门戏院附近),十几个居民也被烧死。

1941年12月25日傍晚,香港守军司令莫德庇少将在电力中断的半岛酒店与日军谈判投降事宜。

1941年12月25日傍晚,香港守军司令莫德庇少将在电力中断的半岛酒店与日军谈判投降事宜。

在考兰街、山东街、豉油街、上海街等地,“胜利友”们大肆强奸和轮奸妇女。在上海街近榕树头的某号四楼,三名匪徒轮奸一个年约13岁的少女,这个少女最后跳楼自杀。

×盛金铺被劫时,东主拒绝交出金铺钥匙,被匪徒乱刀砍死,但死者身上仍然一无所有,于是匪徒将全体五名店员,逐一提出门外,盘问钥匙下落。这五名店员实在不知东主将钥匙藏于何处,匪徒们将他们乱刀砍死。杀至最后一名时,那个年仅18岁的少年,跪地哀求,说父母双亡,还有一位70岁的祖母由他奉养,求免一死,但这群疯狂残暴的匪徒并没有放过他。

在“胜利友”的暴劫之下,商户、银行无一幸免。反抗的居民被纵火焚烧房屋,接近油麻地警署的数幢被烧毁的楼宇,后来一直残留很久。

图为从太古船坞登上香港岛的日军司令酒井隆(左),其旁为海军司令新见政一。酒井隆战后因犯下战争罪行被国民政府处决于南京。

图为从太古船坞登上香港岛的日军司令酒井隆(左),其旁为海军司令新见政一。酒井隆战后因犯下战争罪行被国民政府处决于南京。

在12月9日和10日,各区警署人员虽然尚未撤往港岛,但已无人出动巡逻。当时上述各地区仅有油麻地、旺角、深水岗三间警署,而且都已经大门紧闭,连门口站岗人员也被撤销。10日下午,“胜利友”纷纷杀进九龙城区。在九龙城道北帝街附近,两帮人为争夺地盘开始火并,双方死伤无数。

当晚,日军枪炮声逼近九龙市区,“胜利友”们已经不再有区域划分,各堂口及一些趁火打劫的无赖地痞,甚至黑帮人物的家属们,携带着担挑绳索、麻包布袋,分别由弥敦道、漆咸道、广东道,再度进入尖沙咀地区。

九龙半岛的大劫掠行动,引起港岛各堂口的眼红。由于当地治安尚有人维持,他们除了打劫薄扶林及香港仔一带偏僻的地区,还不敢对市区下手。于是,他们纷纷过海参与对九龙的再一次彻底搜刮。

日军于1941年12月26日在香港岛北岸举行入城仪式,陆军司令酒井隆(左二)在海军司令新见政一(左一)陪同下,向在轩尼诗道列队的日军士兵敬礼。

日军于1941年12月26日在香港岛北岸举行入城仪式,陆军司令酒井隆(左二)在海军司令新见政一(左一)陪同下,向在轩尼诗道列队的日军士兵敬礼。

暴徒掠过之后,街道萧条冷清,家庭主妇都不敢外出取水。于是,“胜利友”代为挑水,每担1元。按当时的币值,1元钱几乎可以购买上等白米50斤。这一行当后来变成了强行勒索,不管你是否同意交易,都送水上门,水到收银。

接着,“胜利友”又开始“代客购物”,油盐柴米,均可代购。实际上,那些货物都是抢来的,收取货款之外,还另加一笔“服务费”。

1941年12月28日,日军举行入城式,香港市民惊恐地目睹着占领军耀武扬威的情景。参加入城式的两千多名日军行进的路线从跑马地到上环,空中有三四十架军机做飞行表演。路边挂着太阳旗,播放着音乐,一些黑帮堂口组织的马仔拿着彩旗,举着“胜利友”的牌子夹道欢呼着。至此,香港开始了长达三年零八个月的沦陷期。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