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邓丽君假护照风波:用印尼假护照被日本拘七天(2)

2016-09-26 16:02:39  澎湃新闻网  

当时台湾对她是不够好的,舆论也不是很好。那段日子,一沉百踩,基本上邓丽君的名字在台湾是慢慢往下走了,谁知道突然之间小邓在祖国大陆大红特红起来,家家户户每天晚上都是《小城故事多》《甜蜜蜜》,那还了得?台湾的军政要人、各种媒体又把邓丽君送回神台。唉!人呀人!就是这样神仙、老虎、狗。小邓那时真是点滴在心头,命呀命!


80年代在邓丽君与周龙章在香港

谈邓丽君,还不能不提到Angela Mak(麦灵芝)。一年又一年,我看到她们在一起,前后有十二年之久。麦灵芝本身长得不难看,不过,她看起来整个外型像个菲律宾的粗犷男人,根本不像女孩子。麦是个强势的女人,对邓非常好,也非常保护她。我去香港时,不论是去香港仔吃海鲜小粥,还是在五星级的四季大餐厅,只要是邓请客,Angela都在那里打理一切,包括付钱。麦本身也是一个很有来头的人,很有艺术修养的一个才女,人也很深沉低调。她是邵氏公司《连体》这部电影的导演,这部电影的主角是陈玉莲。

邓丽君和麦灵芝在香港赤柱有一栋好大的房子,两人在那里一起住了十二年。我跟麦不是太有缘分,因为我每次碰到邓,总是跟她胡来乱闹,而麦总是在旁边不大开心。有一次,邓丽君和我们在饭桌上聊得愉快,大笑起来,麦就拿着筷子朝她点一点。


香港媒体报道邓丽君与周龙章在纽约

邓丽君也交过几个男朋友,也许都让她灰心和失望。唯一的一次订婚是在一九八一年,她与香格里拉集团老板郭鹤年的儿子郭孔丞订婚。香港的豪门是很烦人的,自以为是的,规矩又多,后因郭家老祖母要求她退出演艺圈,也要她断绝和圈内好友的来往,让她无法承受压力而退婚。台湾当局,因为邓丽君在大陆受到疯狂热爱的关系,对小邓是特别礼遇。基本上小邓爱台湾,但对台湾不能不说是有某种程度上的失望。还有一点,就是邓丽君看不惯台湾或香港电影圈那种虚无缥缈、钩心斗角,然后暗器伤人、不择手段往上爬的作风。这让她觉得无聊及可笑。因此,一九九○年后邓基本上定居法国,每隔三两个月也飞日本录录音出张CD,直到她准备在纽约无线电城做正式告退演出,但却在第二年死在泰国。

像邓丽君这么红,亿万的人都崇拜她,爱护她,要听她的歌。结果呢?结果她在泰国的清迈,在一家旅馆里,叫天不应,叫地无门,一个人死掉了。这对人生来说是不是个天大的玩笑?

还有些可怕的事情,一个人要是往生了,我们对他应该要有基本的尊敬和重视。可是邓丽君在清迈过世了,记者知道她已经走了,赶到现场的每个记者只要付五块钱美金,都可以跑到太平间去,把邓丽君头上的白布掀起来拍照。这对邓丽君又是一件多么可怕及不公平的事情?真是一个苦命的女孩子,才四十出头,就这样与世长辞了。

至于有些人或媒体把一个小她十五六岁的什么Paul(保罗·史帝文)——只帮她拍拍照片的人包装成她的男朋友,或是各式各样的大小明星争先恐后地说,我追过邓丽君,又或是某个大哥大明星夸口说邓丽君追过他,等等,这对往生者都真是莫大的侮辱。她生前就是不声不响、委曲求全的一个人,往生后还要被别人消费、被别人摆布成各种各样其实不是她的形象,情何以堪?

邓丽君死后,麦灵芝等于被世界除名了,整个人就从人间消失了。麦把她们住的房子还给邓家。那栋别墅很值钱的,她什么都不要,就消失了。我相信她现在一定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还在怀念邓丽君。

我也在怀念邓丽君。记得有一次在香港,我和她还有罗大佑一起进一家夜总会,台上有一个菲律宾乐队在表演。他们都认识邓丽君,一看到她眼都直了。没一会儿,除了打鼓的起不了身之外,三个歌手、琴手都从台上走下来,来到我们桌旁唱起《月亮代表我的心》。他们又要邓丽君接着唱,那天她开心,就她唱一句,然后叫罗大佑唱一句,我再唱一句,我们三个人轮流唱起来。一下子,这一切都过去了,是非成败转头空呀!我爱小邓,我爱邓丽君。这样也好,上帝身旁多了一个天使!本文摘自《戏梦纽约》,周龙章著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