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揭秘:何事为中央禁止毛泽东坐飞机埋下伏笔?(3)

2016-09-26 11:53:11    中国台湾网

1962年3月周恩来总理与冰心在飞机上交谈。

闻听此言,周恩来显得有些吃惊,炯炯的目光望我好一会儿说:“飞机好呀。它快嘛,能够节省时间,办事效率高啊。我的身体又很适应坐飞机,何乐而不为呢?”

停了一会儿,周恩来总理又笑着补充道:“但这并不等于我不支持铁道部的工作,不关心铁道部的建设啊!”

唯物主义者信奉天命论似乎很荒唐。但人世间繁繁杂杂的许多事件中,还真得讲点天命论,讲点缘。周恩来总理日理万机,工作繁忙。在他案头的日历上,那张纸常常排不下他当日的工作日程,上天便给予他一副经得起翻飞颠簸的筋骨。周恩来总理很适应空中生活,有时候气流肆无忌惮地把飞机抛上掷下、摇来摆去。有的服务员、飞行员都受不了,张开嘴巴“哇哇”地呕吐,周恩来却一点儿事也没有,仍旧谈笑风生,同服务员开着玩笑。

乘飞机的时候,周恩来喜欢坐在临窗的座位上。他长时间批阅文件感觉疲倦的时候,就凭窗向外眺望,观赏脚下的秀山丽水,以及村镇城市的景色风光。偶尔也会望着头顶轻纱般飘浮的白云出一会儿神,藉此使大脑稍事休息。看上去,周恩来坐在飞机的客舱里如同坐在中南海办公室一样舒适惬意。

北京——拉萨试航成功,陈毅登上拉萨首航北京的飞机。

北京——拉萨试航成功,陈毅登上拉萨首航北京的飞机。

陈毅痛苦难耐晕飞机

然而,并非所有的人都像周恩来那样具备坐飞机的先天身体素质。如陈毅元帅,坐飞机对于他不是件轻松愉快的事。

1965年的初夏,以周恩来总理为团长、陈毅副总理为副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非洲的坦桑尼亚。回归时,途经叙利亚,两国领导人决定:在机场进行短暂会晤。

飞临大马士革,周恩来总理将阅读的有关资料交给秘书,并亲自动手把散放在桌面的文件、铅笔等物件放置整齐。之后,他的目光移到窗外久久凝视,不知是欣赏热带植物,还是观赏城市的建筑风格。当飞机在机场上空盘旋下降时,周恩来总理发现候机楼前列队等候的仪仗队,方才如梦初醒般收回视线。

周恩来总理转过头来,一眼望见对面坐的陈毅老总,只见此时的陈老总如同受刑一般:两目紧闭,浓眉双锁,一动不动钢浇铁铸似的。本来,身体肥胖的人不容易晕机,而陈毅老总长得连腰都弯不下去,系鞋带都得请人代劳,可飞机下滑打乱了人体的平衡,使得很多人不能适应,感觉头晕目眩,肠胃翻江倒海,好似五脏六腑随时有可能从口腔里蹦出来。看着陈毅老总那副模样,周恩来总理知道他正在忍受着晕机的痛苦。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轻轻呼唤:“老总,就要落地了,快整理整理,准备一下吧。”“嗨哟,落地比咽粒枪子还难受。”

虽然痛苦难耐,但陈毅老总一开口仍不失平日的风趣、诙谐。随即,他睁开两只大眼睛,慢慢将头扭向窗口,瞟一眼窗外,见飞机只有地上的树梢高了,忙学着周恩来的样子,五指当梳,理平头上的乱发,整理好自己的仪表。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