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揭秘:1980年代《毛选》在书店为何无人问津?(2)

2016-09-22 14:55:44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经过不断修改和反复校对,最后经出版委员会认定可以付印,然后由两位校对员住在印刷厂,再交换校对两遍然后付型,接着就是读校纸型,《毛选》开印之后是查看机样。

《毛选》的出版发行情况

经过100多个日日夜夜的奋战,终于在1951年10月12日迎来了《毛选》第一卷在全国同时发行的日子。当天下午,出版总署举行庆祝会,署长胡愈之发表讲话,希望以《毛选》的出版工作为标准,不断提高质量,为出版界开创新时代。

第一卷打出的七副纸型只在北京、上海、长春三地印制,不能满足广大读者的需求,于是不久又重排,把第一副纸型浇出的铅版镀铜,这样便可以打出更多的纸型,加大印数。重排本第一卷中毛泽东像改用正面像,把暂编在第二卷的《矛盾论》归到第一卷末,护封改为褐色。把“满清政府”改为“清朝政府”,把“各取所值”改为“按劳取酬”。

雷锋坐在驾驶室里读《毛泽东选集》旧照。

雷锋坐在驾驶室里读《毛泽东选集》旧照。

《毛选》第二、三、四卷分别于1952年、1953年、1960年出版,都是25开本。之后,出版32开的普及本。

1963年3月,出版委员会指示,出版《毛选》线装大字本,每卷一函,专供高级干部学习;同时,用普及本版子出版32开合订一卷本。这两种本子,书名采用的是隶书字体。从此时起,《毛选》第三卷中一处“高岗”的名字改为“一些陕北同志”(第一版直排本第824页)。

到1965年末,全国累计印制《毛选》1000多万套。

从1951年到1976年共印制属于第一版的各种版本的《毛选》(包括少数民族文版、盲文版、外文版)大约2.5亿套。后来,新华书店发现有大量积压,国家出版局党组为此于1979年12月7日向中宣部提出《关于解决马列著作、毛主席著作积压问题的请示报告》,经批准同意减少印制数量。

《毛选》第五卷于1977年4月出版发行,书中有些提法不符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和六中全会精神,经中央批准,新闻出版总署于1982年4月10日通知停售。

《毛选》第一版在“文革”中大量印制,以致造成积压,到20世纪80年代,《毛选》在书店无人问津。但在1989年以后,大学生们在历经纷繁复杂的思潮影响后,开始寻找《毛选》阅读,呈现“寻找毛泽东热”,《毛选》又一度脱销。

陈永贵学习《毛泽东选集》旧照。

陈永贵学习《毛泽东选集》旧照。

“文革”中,毛泽东就《毛选》出版工作的指示

1966年7月,中央决定根据重排本出版《毛选》横排简化字32开普及本。任务紧急,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石西民从上海临时调来一批校对人员支援,在盛夏时节短期内完成了任务。“文革”爆发后,一些中央领导同志和省市负责人陆续受到冲击,有的在报刊上被点名批判;

1967年2月,一批老同志对“文革”的错误做法表示强烈不满,同林彪、江青等人的罪恶活动进行面对面的斗争,竟被诬为“二月逆流”,遭受连续的批斗。

1967年3月16日,陈伯达、康生、王力向毛泽东请示《毛选》出版工作中的问题,毛泽东当即作出指示。当天,人民出版社作出如下传达:

图为《毛泽东选集》生产车间。

图为《毛泽东选集》生产车间。

1977年4月15日,为庆祝《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出版,新华书店职工把《毛选》送到北京长途电信局电报大楼。广大邮电职工载歌载舞,热烈欢迎。

1977年4月15日,为庆祝《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出版,新华书店职工把《毛选》送到北京长途电信局电报大楼。广大邮电职工载歌载舞,热烈欢迎。

相关报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