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文革特大外交丑闻令周恩来震怒 大呼周门不幸

2016-09-20 11:55:36    中国台湾网

文革特大外交丑闻令周恩来震怒 大呼周门不幸
周恩来

“文革”期间,由于我国的外交工作人员疏忽而导致一场巨大的外交事故的发生,此事件被周恩来认为是新中国建国以来的特大外交丑闻。

1973年5月7日中午,中国驻希腊大使周伯萍外出归来,在大使馆区看到很多车辆来往,心想是否有什么外交活动,便让翻译回馆查看是否有请帖。翻译回馆后从值班人员那里得到报告,说当天中午科威特大使馆有国庆招待会,只剩下10多分钟的时间了,周伯萍听到报告后,赶紧驱车前往。但其实那个翻译在匆忙中并没有看请帖,而那个值班员看到有一张捷克斯洛伐克大使馆的请帖,大使的名字叫科威克,便误以为是科威特大使馆。当时周XX因为过于匆忙,自己没有按照程序亲自将请帖过目。当他们出了中国大使馆后,就随着车多人多和有警察引路的方向走,鬼使神差般地进了以色列的大使馆。

当时周伯萍既没有见过科威特大使,也没有见过以色列大使,以为站在门口迎接的就是科威特大使,下车后就和他握手,匆忙中就连挂在门口的以色列国旗都没有细看。此时,站在门口的《纽约时报》记者看到中国大使前来以色列大使馆,觉得非常意外,因为新中国成立后对以色列一直不予承认。美国记者便问周伯萍:“来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政府要承认以色列?”他问的是“这里”,因为读音相近被翻译错误地翻成“雅典”,周伯萍以为这是西方媒体的无理挑衅,便一句话顶了回去。

文革特大外交丑闻令周恩来震怒 大呼周门不幸

图为周伯萍所著的《非常时期的外交生涯》

第二天,《纽约时报》就中国大使到场祝贺以色列国庆发了报道。从罗马尼亚大使那里得知事件真相的周伯萍这才如梦初醒,他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国际“反华势力”定会以此事大做文章,离间中国与政治盟友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势同水火),为防止事态扩大,周大使向希腊外交部和各阿拉伯国家解释,此事件系工作失误所致,中国外交政策不变,不久外交部要他立即回国。

周伯萍回国后得知周恩来已经将此事定性为“特大丑闻”。说是“十分严重、极为荒唐的政治错误,成为外交界的丑闻,影响极坏”。在国务院此后召开的国务会议上,周恩来盛怒道:“美国出了水门事件,中国也出了雅典事件,雅典事件主角姓周,真是周门不幸!”本以为要倒大霉的周伯萍却没有栽倒。在关键时刻,毛泽东救了他。

毛泽东在由总理办公室起草、以外交部名义上送的报告中删掉“十分极为荒唐、极为严重的政治错误”,改为“是没有调查研究的结果”,并把周伯萍对错误的认识从“较好”改为“很好”。毛泽东的批示转送给周恩来后,周恩来要求外交部根据主席批示重新估计错误性质,对周XX要鼓励。因此周伯萍此后不但没有被免职,反而调任驻阿尔及利亚和扎伊尔大使。

文革特大外交丑闻令周恩来震怒 大呼周门不幸

1976年的1月8日,中国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因病与世长辞。从1月12日到14日,中央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隆重吊唁仪式沉痛悼念周恩来,朱德、王洪文、叶剑英、邓小平、张春桥、宋庆龄等均赴现场哀悼,首都工农兵群众、机关干部、学生四万多人也赴劳动人民文化宫吊唁。图为邓颖超在周恩来的遗体旁,追悼这位陪伴了自己半生的革命伴侣。

延伸阅读:周恩来遗体火化时八宝山的灵异事件 至今无解

本文摘自《八宝山纪事》作者:何虎生 中共党史出版社1998年出版

1976年1月11日,就在周总理遗体火化的当天下午,在北京八宝山发生了一件谁也意料不到的奇事——八宝山的水井突然干枯了!对此,人们议论纷纷,什么猜测和说法都有。

八宝山这口18米的深井,是明朝永乐年间建护国寺时打的,当打到18米时,打出了几个泉眼,碗口粗细的泉眼“咕嘟、咕嘟”地向外冒着清凉的泉水。其后,北京地区几次逢干旱,八宝山附近的井水皆干,惟有此井泉水不绝,附近村庄的人们都到这里拉水吃。人们说八宝山风水好,是皇上赏赐的圣地。1950年在井口安上了水车,1958年又安装了抽水泵,建了水塔,从此公墓吃水不用发愁。

上世纪70年代初,随着城市建设速度的加快,大量开采地下水,井里的水位也逐年下降,但一直没有断了泉水,八宝山人也从不为水而担忧。但在周恩来去世后,井里的水量骤减,有时水塔只够抽满,好在不一会泉水又复出,人们也没在意。

文革特大外交丑闻令周恩来震怒 大呼周门不幸

图为周恩来的遗体,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他忍受着癌症的折磨,为国家和人民鞠躬尽瘁。

周恩来遗体火化的当天下午,人们打开水龙头,发现水龙头张着口却吐不出一滴水来。人们以为是水塔没抽上水来,电工肖义就来到水塔前,合上电闸,抽水泵声音嘶哑地干吼着,却抽不上一点水。肖义有些奇怪,难道井里真的没水了!他抬起一块石头扔到井里,井底传来清脆的石头落地的声响。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丢了一块石头,还是没有水声。不好!他马上跑去向李兆诚副主任汇报。

李兆诚闻听马上带几个人来掏井。没有水还了得,这么多人的吃用水全指望这口井了。井里不会没水,估计是多年未掏井,泥沙把泉眼堵住了。

他们扛着梯子来到井旁,用手电向井底照了照。井底里黑乎乎地,手电光根本照不到底,照到半截灯光就无力地消失了。人们把梯子慢慢地放到井底,李兆诚第一个下去。竹梯子在李兆诚的脚下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在空洞的井里听起来特别地响,越往下走,阴冷潮湿的气味就越重,抬头看看,井口只有锅那么大。头顶上,肖义等人拿着铁锹等工具下井。

文革特大外交丑闻令周恩来震怒 大呼周门不幸

图为毛泽东送的花圈,他未能出席追悼会既是遗憾,也给人们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估计摸到底了,李兆诚停住脚,用手电向下看看,离井底还有半人高,井底全是潮湿的沙子,一点水也没有。他纵身一跳,站在松软的沙土上,用手电照着上面的人,让他们顺利地爬下来。等人们都下来了,他们便动手清理泉眼。可奇怪的是几个碗口粗细的泉眼都没被堵,全都赤裸裸地在岩缝之间,张着黑洞洞的大口。这真是不可思议,几个人越琢磨越觉得这井干得奇怪,早不干晚不干,偏偏在周恩来火化的这天干了。

几个人在黑洞洞的井底愣了半天,一闪一闪的手电光中,人的模样都有些走形,变得有些可怕,巨大的身影在井壁上忽闪忽闪地晃动,人们的说话声也空洞而有回音,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人们不禁有些毛骨悚然。不知是谁用颤抖而微小的声音说:“先上去再说吧,别老在这儿呆着。”

李兆诚抬头看看高高的井口,确实呆在这里有一种远离人间、在阴曹地府的感觉。“好,先上去,等明天看看还能不能出水。”几个人一个跟着一个爬出了深井,来到外面,人们才重重地吐口气,轻松许多。

文革特大外交丑闻令周恩来震怒 大呼周门不幸

图为邓颖超送的花圈,挽带上的“小超”尽显亲切。

那一夜,八宝山没有水,人们只有靠上午接的水来解渴、洗漱。

第二天,井里还是没有水,只好派车到附近的单位拉水以解燃眉之急。

从此以后,这口上百年的水井干涸了,再没有甘甜的泉水供人们湿润干渴的喉咙了。

水,水到底哪去了?!

这件事惊动了八宝山,人们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其中也不乏带有迷信色彩的猜测。因为无从解释上百年泉涌的井好好地为什么突然干了。而且干的就这么巧,就在周恩来灵车已离开医院,到八宝山来火化的时候干了。人们无法解释这奇特的自然现象,就自然而然地发挥联想,把它同周恩来去世联系在一起。

文革特大外交丑闻令周恩来震怒 大呼周门不幸

图为邓小平慰问邓颖超,邓小平在文革中能出来工作跟周恩来有一定的关系。

有人说:“总理去世,不光老百姓难受得哭,连老天爷也难过地哭,把泉眼都哭干了。”

有人说:“总理不是凡人,是天上神仙下凡为老百姓解救困苦的,自古以来有神人出现和离去的时候,总会有奇异天象出现。这不总理走了,泉水也就干了。”

还有人说:“咱八宝山公墓就是当年总理指示兴建的。总理走了,八宝山的泉水怕总理寂寞也跟着走了。”人们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这现象到底是天意还是巧合,谁也说不好。

后来八宝山一连拉了好几个月的水吃,直到打出了新的井才结束了拉水吃的日子。但新打的机井再未打出泉水,水也没原先那口井里的好喝。

文革特大外交丑闻令周恩来震怒 大呼周门不幸

1976年的1月8日,中国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因病与世长辞。从1月12日到14日,中央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隆重吊唁仪式沉痛悼念周恩来,朱德、王洪文、叶剑英、邓小平、张春桥、宋庆龄等均赴现场哀悼,首都工农兵群众、机关干部、学生四万多人也赴劳动人民文化宫吊唁。图为王洪文慰问邓颖超,他的身后分别是叶剑英和邓小平。

文革特大外交丑闻令周恩来震怒 大呼周门不幸

1976年的1月8日,中国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因病与世长辞。从1月12日到14日,中央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隆重吊唁仪式沉痛悼念周恩来,朱德、王洪文、叶剑英、邓小平、张春桥、宋庆龄等均赴现场哀悼,首都工农兵群众、机关干部、学生四万多人也赴劳动人民文化宫吊唁。图为华国锋在周恩来遗体旁垂泪哀悼,他的身边是王震将军。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