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毛泽东为何跟"蒋介石"说老朋友对不起我狠了些

2016-09-18 11:34:36  中国网  

毛泽东是比较富于幽默感的。这种幽默在不同场合与形势下,有不同表现。就比如走路吧。毛泽东并非总是庄严或稳重,他非常喜欢晃肩扭腰,手舞足蹈,全身活动着走路,很有些像公园里某些活动着的老人。你想,他办公常常一坐十几个小时,走路时还不想活动一下全身吗?每当他从卧室出来去颐年堂参加会议时,短短一段路也要晃肩扭腰,手舞足蹈地走路,一旦到了广众之下,才改成庄严或稳健的步子。当他手舞足蹈时,还要略显夸张地呼吸,并且朝跟随的卫士递个眼色,那是无声的幽默:“发愣干什么?我也是人哪!”

毛泽东的幽默,很能反映出他的优秀品格。

毛泽东在危急时刻,常常有幽默之举,不但表现出领袖人物的从容镇定,每逢大事有静气,而且也能反映出他那高超的战略洞察力,因而以自己的信心鼓舞了全军的士气。

胡宗南进攻延安,几十架飞机轮番轰炸。王家坪被烟尘笼罩,燃烧弹在毛泽东的门前燃烧,弹片飞了一地。卫士们冲进毛泽东居住的窑洞,毛泽东依然在聚精会神地查看地图。

“客人走了吗?”毛泽东看着地图问。

“谁,谁来了?”卫士愣怔着。

“飞机呀,”毛泽东手中的笔朝天一指,“喧宾夺主,讨人嫌。”

于是,卫士们都笑了,紧张全部消失。

这时,有人拿来一块落在窑前的弹片给毛泽东看。毛泽东接在手里掂量掂量,一本正经地说:“嗯,能打两把菜刀呢。”

这些话若非当时当地身临其境,是难以全部体会其中的幽默的,再加毛泽东讲话时的表情和他那抑扬顿挫的湖南口音,效果就更强烈了。

转战陕北时,从小河村出来,走到一个光秃秃的山上,向导迷了路,大雨倾盆,五六万敌人就在山下的沟里运动,时时响起零落的枪声。同志们又饿又冷又紧张,紧紧靠拢到毛泽东周围。毛泽东忽然笑了一声:“嗯,真是铜墙铁壁,风雨不透了。”

于是,大家的心便安定下来。

毛泽东常常有自言自语、自得其乐的时候。从白龙庙村出来,下山遇到急流,会水的同志动手架浮桥,白龙庙方向忽然枪声大作,追兵上来了。轰隆隆的爆炸声就在头顶上响。眼看这里就要变成战场。毛泽东却在大青石上坐下来看军用地图,拿笔在上面画着,好像那地图是个摆满棋子的棋盘,好像棋盘对面坐着蒋介石。毛泽东画一笔就像走了一步棋,与想象中坐在对面的蒋介石说:“老朋友,对不起我是狠了些,真有点对不住你……”

于是,我们这些扯了油布替他遮雨的卫士们都忍不住哧哧笑起来。

在困难时期,毛泽东又会表现出充满乐观主义的幽默。

三年困难时期,毛泽东七个月没吃肉,青黄不接的时节多天不吃一粒粮,只吃菠菜,马齿苋等野菜,谁劝也不听。有一天我帮他做睡前按摩,脚脖子小腿骨那里,皮肉按下去一个坑就起不来。这是浮肿。我忧虑地想劝说:“主席,你太缺营养了,你看……”不等我说完,毛泽东接过话头说:“看什么,脚脖子都长胖了,你还说我缺营养?”

毛泽东在胜利的时候,春风得意十分高兴的时候,也会表现出极大的幽默。

沙家店战役获胜后,毛泽东首先表现出的不是大笑和欢呼,而是替胡宗南遗憾,带着同情悲怜的语气叹息:“唉,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哪样想,他就哪样办……”

于是,毛泽东把胜利后的开心大笑送给了同志们。大家尽情笑过之后,毛泽东扳着手指数:“青化泛、羊马河、蟠龙、沙家店……整个凑起来我们吃掉它六七个旅。”

胡宗南说他有四大金刚,毛泽东略一停,摇摇头:“我看他的‘金缸’不如老百姓的腌菜缸。”

同志们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他们四口缸被我们搬来三口:何奇,刘子奇,李昆岗。只剩下一口缸。叫什么……”

会场活跃起来,后面有人喊:“叫李日基!”

毛泽东吮吮下唇:“对了,叫李二吉。这次没抓住他,算他一吉;下次也许还抓不住,再算一吉;第三次可就跑不了啦!”

会场里又哄声大笑起来。毛泽东就像一名幽默大师,大家越笑,他越能忍住不笑;他越忍住大笑,就越将更多欢笑送给了大家。

很多人都熟悉毛泽东在双清别墅的凉亭里看解放南京胜利捷报的照片。摄影师照完那张相后,我们很想同毛泽东合一张影的,但又说不出口。毛泽东从我们眼神里看出了什么,先问摄影师:“你为什么给我照这张相呢?”

“解放南京了,多有意义啊!”

“噢,有意义就要照相。”毛泽东忽然转向我们工作人员问:“你们不觉得有意义吗?”

“有意义。”“给我们和主席合一张影。”

在大家高兴的喊声里,毛泽东走出凉亭,同在场的工作人员一起合了一张影。

毛泽东日常生活中,与我们卫士和警卫人员相处随便,更是不乏幽默。

记得第一次游长江时,我照顾毛泽东换好游泳裤后,自己也脱了衣裤,换游泳裤。我发现毛泽东在打量我。

“银桥啊,你已经比较伟大了,发展下去就比我伟大了。”毛泽东一本正经说。

我不明白毛泽东为什么这样说?甚至有点不安。毛泽东忽然拍拍我的肚皮:“你肚子大了啊,快跟我媲美了!”

我笑了,往回收肚子。毛泽东又拍我肩榜:“你直起腰来,背不要驼着。也快随我了呢……”

毛泽东有些驼背,我也有点驼背,忙挺胸收腹说:“岁数不知不觉就大了,可我是做不出主席的贡献了。”

“才而立之年就这么泄气?我老了,你还是大有前途。”毛泽东说着,走了出去。

毛泽东在连续工作时,常需我们一再提醒才肯到室外散步,每次散步,他常交待:“看看表,十分钟。”为了让他多活动活动,我总是瞒时间。可毛泽东身上总像装了一座生物钟。每到十分钟左右必要问:“怎么样,到钟点了吗?”我便说:“还差2分钟。”“你那个表总是犯路线错误,要改也难。”毛泽东嘀咕着,不再问时间,自己数着走百步,便回屋继续办公。

有一次,我指挥几名卫士利用毛泽东散步的机会,准备将他书房里的大沙发搬到另一房间去。试几次,搬不出门,只好又放回原处。

毛泽东回屋来,见沙发仍在原处,便问:“怎么没搬出去?”

“门太小,出不去。”卫士封耀松说,“干脆留在屋里吧?”

毛泽东看看我们,又看看沙发,作严肃思考状:“唉,有件事我始终想不通呢……”

毛泽东在与专家或领导干部谈论国策之后,常有踱步到警卫人员那里,就同一问题听听战士们意见的习惯。我们也乐于在他面前发表见解,便问:“什么事啊?主席。”

毛泽东皱眉作不解之色:“你们说说,是先盖起这间房子后搬来沙发呢?还是先摆好沙发再盖这所房子?”

我们都红了脸,这还用说吗?我们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将沙发搬出门去。

类似的例子太多了,你随便找个卫士问问,他都可以给你讲几条。毛泽东的幽默总是能给人信心、欢乐、启发、知识和力量。

摘自《我所知道的毛泽东》权延赤著四川人民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