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邓小平女儿:毛泽东去世人们的忧虑远大于悲痛

2016-09-08 10:30:52  广安日报  

邓小平女儿:毛泽东去世人们的忧虑远大于悲痛

本文节选自《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 作者邓榕

唐山大地震时的毛泽东,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是这样记述的:“7月28日唐山发生大地震。那天凌晨三点多,地震波及北京。主席在6月因心肌梗塞已经抢救了一次,到了7月,病情才稍稍平稳了些。他的卧室太小,医疗器材放不下,医护人员连转身的地方也没有,只好将主席的大床搬进书房里,也就是人们常看见主席会见客人的地方。地震发生后,主席的神志还很清楚,也知道发生了地震,但是他说不出话,只用手摆摆,大概想说不用惊慌。我们正在睡觉,震醒后,起身就往书房跑,当我们来到书房,看见主席躺在床上,就用了一个大被单,几个人拉住四角,罩在主席床铺的上面,防止掉东西下来砸着。天亮后,经医生同意,我们又将主席搬到旁边防震的房子里。很快,唐山地震灾情开始登在新华社的内参和各大报上,主席躺在床上一个字一个字地看。重病之后,他的耳朵也听不见了。以前先是眼睛看不见,我们念文件给他听,1975年夏天一只眼睛动了手术,戴上眼镜能看见字迹了,可是听力又减弱了。是主席看了报告后亲自圈阅并同意华国锋去灾区查看灾情,慰问灾民的。”

8月份,中央三次特急电报,向有关领导通告毛泽东病危。8月28日,毛泽东的女儿李敏经中央常委同意,到病榻前看望她的父亲。毛泽东微睁双眼,看清了是自己的女儿,便紧握住李敏的手,闭目不语。到了9月2日,毛泽东病情更加沉重。9月8日,毛泽东进入弥留状态。

从毛泽东病危到处于弥留状态这些情况,我们这一家人完全不知道。我们像全城的北京市民一样,每天忙于安排震后的居食问题。

地震的当天,天降豪雨,我们搭的塑料布棚子塌了。白天,人还可以呆在走廊里,可到了晚上,全家十几口人都不能进屋,住在哪里啊?我们全体开动脑筋想办法。经过一番设计,我们在客厅里竖着摆了三排三屉桌,用三排桌子当间隔,上面搭上木床板。在床板下的木地板上,铺上褥子,再在褥子上面放上被子和枕头。嘿,这个地铺看上去还真不错,不但外观很好,而且完全符合抗震力学原理,十分安全。就是再有余震,掉下根房梁也砸不坏。我们接上电源,在地铺边上放了一个台灯,这样既可以照明又可以看书。我们还安排每天晚上轮流值班守夜,万一再有大震,可以及时报警。

一个有组织有计划有安排的抗震生活,便正式开始了。到了晚上,全家人从院子回到屋里。大人小孩一个一个钻到桌板下面。最高兴的是孩子们,简直就像“过家家”一样,又叫又笑,兴奋之极。我们这些大人也都觉得不错,全家人一起睡在床板之下的地铺上,舒舒服服热热闹闹。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们安全、舒服、照明都考虑到了,却没有想到三屉桌太矮了,我们年轻人一钻就进去,毫无问题,但对于父亲母亲奶奶这样的老人,要进去可就困难了。特别是父亲,快七十二岁了,腰腿都不方便,钻进去和钻出来都挺费劲的。一时我们也想不出别的抗震办法,先这么凑合着吧。晚上,夜深了,一家人都钻进了“抗震棚”,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可能是白天干活儿干得太累,大家很快就都睡着了,有的还打起了呼噜。在一盏小台灯下,守夜的人一边听着外面的响动,一边看书。夜深沉寂,万籁无声。慌慌张张地忙乱了一天,没有想到,天摇地动之后,还会有这样的宁静。